第九百六十二章 碰瓷

鄭大掌櫃:……

才處理好手上的一個病人趕過來的丁大夫:……

他看了一眼滿寶紮的那三針的位置,默默地又轉身走了。

男子的三個兄弟都一臉驚疑不定的回頭看向他們的兄弟。

鄭大掌櫃收拾好了臉上的表情,輕咳一聲,接上滿寶的話道:“周小大夫說的不錯,幾位,你們別看她年紀小,其實她醫術很不錯的,她在這坐堂都快一個月了,可是治好了不少的病人的。”

大堂裏的老病人們連連點頭,應和道:“竇老太太的孫女不就是周小大夫治好的嗎?”

“沒錯,上次陳家那孫子一直拉稀,也是她給治好的。”

“還有我們街坊,風寒,吃了她兩劑藥,一發汗,好了。”

鄭大掌櫃對病人們的知情識趣很滿意,補充道:“她很久以前就跟著我們濟世堂的紀大夫學醫了,在益州城的時候還跟著一位太醫學過呢,醫術是很不錯的,小夥子要是信不過她,我可以幫你看嘛,來,你剛和她說,你哪兒不舒服?”

男子:……

他在三個兄弟的目光迫視下,還是沒忍住,舉起右手道:“先把我手上的針拔了,我現在覺得整只手都沒力氣了。”

“不能拔呀,”滿寶道:“這就是在給你治病呢,對了,你現在覺著右手是麻,還是痛,還是沒有知覺?”

“麻,沒有力氣。”

滿寶又問道:“那你的頭呢,痛不痛?”

男子下意識的道:“不痛。”

“那腳、肚子和後背呢?還痛不痛?”

男子仔細感受了一下後道:“不痛了。”

滿寶便拍掌,樂道:“怎麽樣,我就說這針法有效吧?這可是我從書上琢磨了好久才琢磨出來的針法,你的病有的治,別擔心。”

鄭大掌櫃和小鄭掌櫃:……

他們看出來了,可圍觀的人,包括被治的病人沒看出來呀,大家看得一楞一楞的,別說外面大堂的病人了,就是男子自己都有些驚疑不定起來,忍不住相信滿寶。

只有他三個兄弟一頭霧水,他們不是來找茬的嗎?

怎麽真成看病的了?

滿寶已經大著膽子走到了男子身邊,伸手扶住它他的右手,慢慢的帶到桌子前,道:“你別怕,來,先坐下,我再給你看看舌苔和脈象,你放心,我剛才看過了,你中氣還是很足的,應該可以支撐得起一會兒的治療。”

一回頭見小鄭掌櫃要把診房的簾子放下,滿寶立即道:“不用放下,我看他有些緊張,他可能不喜歡在緊閉的空間裏呆著,所以把簾子掛起來,反正他也不用脫衣裳,最多紮紮手腳而已,大男人沒什麽怕的。”

小鄭掌櫃看了眼他爹,默默地把簾子掛了起來。

滿寶動了動針,又給他往右手上紮了幾針,問道:“你現在是不是有一種酸脹的感覺?”

男子感覺她說的都對,越發害怕起來,點頭道:“我這是什麽病?”

滿寶嘆氣,“一種很嚴重的病,我看過那麽多病例,其實你是我見過的第一例活例,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把你治好的。”

正說著話,濟世堂裏又湧進來一夥兒人,幾個身穿差服的衙役推開病人進來,嚷道:“怎麽回事,我怎麽聽說這兒有大夫治壞了病人?是誰?”

鄭大掌櫃眼睛一瞇,立即迎上去,笑道:“誤會,誤會,都是誤會,是病人對我們大夫的治療手段有些錯誤的認知,這會兒已經解決了。”

“解決了?不像吧,我怎麽看著倒像是你們藥鋪把人治壞了?”

衙役推開鄭大掌櫃走進滿寶的診房,目光一掃便看向站著的三個青年,擡了擡下巴問道:“怎麽回事?”

雖然覺得事情有些出入,但三個青年依舊指了滿寶叫道:“是她,她把我們兄弟治壞了。”

衙役便上前,問道:“是你把人治壞的?”

滿寶淡定的搖頭道:“不是。”

“不是?”衙役嚷道:“你說不是就不是啊,先跟我們回衙門一趟,有話堂上說。”

說罷抖了抖鎖鏈就要拿她,滿寶便伸手按住了男子右手上的一根針,他立時慘叫起來,額頭上都冒著汗了。

滿寶笑著安撫他道:“沒事,別怕,這是正常的疼痛,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清醒了許多?”

男子含著淚點頭。

鄭大掌櫃也上前攔住了衙役,臉色沈下來,“幾位官爺也看到了,我們的大夫正在治病人,病人可沒有說我們大夫把他治壞了。”

“可病人的兄弟……”

“這些人可不是陪著病人來的,他們是後來自己沖進來說是病人的兄弟,”小鄭掌櫃插嘴道:“我倒覺得他們像是病人的仇人,哪有不給自個兄弟請大夫看病,而是把兄弟往外架的?這可是在藥鋪內。”

“誰知道你們藥鋪裏有什麽勾當……”

鄭大掌櫃沈著臉道:“你這是何意?懷疑我們濟世堂?也不看看我們濟世堂在京城多少年了,走,我們這就去衙門把這事說清楚。”

說罷一把手抓住說這話的青年。

衙役和青年們:……

為首的衙役輕咳一聲道:“鄭大掌櫃誤會了,我們並沒有其他的意思,你們濟世堂自然是沒什麽問題的,只是這個大夫看著年紀小,人也是她治壞的,我們就是找她問問話,並不與你們濟世堂相關。”

鄭大掌櫃沈著臉道:“她是我們濟世堂的大夫,病人也是我們濟世堂的病人,怎麽會與我們無關?”

滿寶見他們吵起來了,伸手撚了撚病人手上的針道:“我說,病人就坐在這兒,你們官差不問問他的意思嗎?”

眾人一靜,低頭去看,這才想起當事人病人就在跟前呢。

衙役輕咳一聲,問道:“你說,她是不是把你治壞了?”

滿寶收回了手,男子就看到那根針顫動起來,他感覺到一股氣正在往外冒,似乎頂著那根針,就跟燒開的水一樣噗噗的……

他哭喪著臉道:“沒,沒治壞……”

滿寶笑著對他們攤手,“你們看吧,這就是個誤會,麻煩你們跑這一趟了,請出去吧,我要給他看病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