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寫信

白善和白二郎提著書籃高興的跑進來,告訴滿寶道:“益州王進京了。”

滿寶坐在書桌後,掀起眼皮看了他們一眼後道:“我知道了,他進京了你們幹嘛那麽高興?”

白善道:“你不是等著要賣花嗎,他進京了你不高興?”

滿寶一精神,這才想起來,她還等著掙益州王的錢呢。

白二郎嘿嘿樂,“你記性什麽時候也這麽差了?”

白善卻問,“出什麽事了?”

滿寶往外看了一眼,這才把她今天看到兩個刺客的事兒說了。

白善和白二郎目瞪口呆,半響才道:“你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滿寶問,“這是運氣好嗎?”

白善連連點頭,“當然是運氣好了,益州王把人放在馬車裏假裝是家人帶回,顯然是不想人知道此事,結果這都能被你看見了,這不是運氣好是什麽?”

“我看見了有什麽用呢?我又不能救他們。”

白善則道:“你看見了就相當於唐大人和楊大人看見了,他們倆看見了,就相當於老唐大人和魏大人看見了。”

滿寶一楞,總算是從憂慮中清醒過來,她想了想道:“楊縣令他們離得太遠了,我們寫信告訴他,他再寫信回京告訴魏大人他們需要很長時間呀。”

白二郎:“所以?”

“所以我們可以直接告訴魏大人呀,”滿寶道:“然後再寫信告訴楊大人唐大人他們一聲就是了。”

白善想了想道:“劉貴好像知道魏家的人,幾次替祖母給魏家送信都是他去辦的。”

他轉身坐到自己的桌後道:“你給唐縣令他們寫信,我給魏大人寫。”

白二郎就問,“那我呢,那我呢?”

滿寶伸手磨墨道:“你給楊縣令寫吧。”

白二郎高興起來,他也與楊縣令許久不說話了,這次正好與他好好的說說話。

白善的信最先寫好,主要是他寫信素來簡短,與魏大人又不熟,說明情況而已,更簡短了。

滿寶卻是個話嘮,給唐縣令寫信,一不小心便寫多了,且寫得特別的詳細,她道:“也不知道那些人和益州王有什麽深仇大恨,竟然兩次刺殺他,不過他們應該是益州人,至少是劍南道人,唐大人你在益州方便多查一查呀,說不定還能找到益州王的其他罪證呢。”

滿寶覺得,那些人要不是其他王爺大臣因為利益相爭而派去殺益州王的死士,那就一定是私仇,能夠逼得一夥兒人去殺一個王爺的,那一定是有深仇大恨,比如她和白善這樣的殺父之仇。

滿寶這會兒是不嫌棄同盟多的。

白善吹了吹信,等墨幹了以後封進信封裏,在信封寫上了魏大人的名字,一擡頭便見滿寶和白二郎還在奮筆疾書,他有些好奇,問道:“你們怎麽寫這麽久?”

滿寶道:“再等一等,快了,快了。”

白二郎則道:“不急,我才開了一個頭呢。”

白善:……

說快了快了的滿寶一刻鐘後換了兩張紙了,還在埋頭苦寫,而一旁的白二郎也寫了四張信紙,抽了一張又繼續寫。

他特別好奇,幹脆湊上去看,“你們到底寫什麽了?”

滿寶道:“也沒寫什麽,就是寫一些我們的近況,再拜托唐縣令幫著照顧照顧我四哥他們,畢竟我四哥現在主要在益州城裏做生意不是?”

白善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道:“我也就是和楊縣令說說話兒而已。”

倆人一起擡頭問白善,“你要不要也給他們寫兩句?”

白善一時有些手癢,幹脆挽了袖子道:“行,我也給他們寫幾張,回頭放在一起往回寄。”

滿寶一看白善給唐大人和楊大人都寫了信,幹脆也給楊縣令寫了一封,同樣拜托他幫忙照看一下她家裏,別讓益州王的人發現他們家之類的話。

於是,半個時辰以後大吉收到了六封厚厚的信件,白善道:“叫人送回去,順便看看祖母他們何時上京。”

大吉看了一下六封信,問道:“少爺,你們只給楊縣令他們寫信,不給家裏寫嗎?”

三人一聽,立即轉身回書房,“你等一下,我們一會兒就好。”

大吉就站在書房外等,這一會兒便等了兩刻鐘,三人又拿了三封厚厚的信來一並塞進他手裏,“麻煩你了大吉。”

大吉:……一點兒也不麻煩,反正不是他回家。

因為他們這樣的信上寫了不少機密的內容,所以是不可能通過驛站送回去的,萬一他們就這麽寸,剛好被人拆開檢查呢?

所以大吉從前院選了一個人,讓他明日套馬啟程回去送信。

寫完了信,三人便閑了下來,滿寶去給她的花花草草澆水,念念有詞的道:“你們可要長得好看點兒,爭氣點兒,回頭給我掙大錢。”

此時,皇帝也正在看他的幾個兒子,他才檢查完他們的功課,臉上不見半點笑容,正在訓誡,“給你們請了這麽好的先生,功課卻做得一塌糊塗,你們就不能爭氣點兒嗎?”

以太子為首的兒子們低下了頭顱,皇帝很不高興,正訓得起勁兒,有宮人小心翼翼的進來,他這才停了音,問道:“何事?”

“陛下,太後宮裏來人了,請陛下和殿下們一起過去用飯,說要吃個團圓飯。”

既然是團圓飯,顯然剛入京的益州王一家子也在的。

皇帝慢條斯理的將兒子們的作業壘成一堆,問道:“太後心情如何?”

“新安郡王才做了一首詩,太後娘娘誇贊不已,心情很好。”

太後心情很好,皇帝的心情就不太好了,他瞪了眼幾個兒子,起身道:“走吧,去給太後請安。”

走在半路上,皇帝越想越憋屈,幹脆扭頭與古忠道:“你去值房找魏卿,太後壽誕,各路藩王也該進京賀壽了,讓他寫一道聖旨著各路藩王進京吧。”

古忠彎腰應了一聲“是。”

進了太後的宮殿,正與太後其樂融融的益州王立即從母親身側起身,快步下去迎接,躬身行禮道:“皇兄……”

皇帝笑著上前扶住他,滿臉的笑容,“自家兄弟客氣什麽?快坐下。”

太後連連招手,“對對對,快坐下,老二你看看,老五是不是比上次見的瘦了許多,也蒼老了許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