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發現刺

這藥方是滿寶自己開的,並沒有參照任何的藥方,所以她還是有些不夠自信的。

丁大夫肯定了她的方子,“先調腎虛,這個藥方是沒錯的。”

反正對方也腎虛,怎麽吃也不會吃出毛病來的,至於弱精要怎麽治,他也不知道啊。

不僅丁大夫三個大夫不知道,就連剛回到藥鋪的鄭大掌櫃也不知道,不過他也看了一下滿寶的藥方,不覺得她開的有什麽問題,於是遞還給她道:“你既然想治,那就治一治吧。”

反正腎虛也是要治的。

滿寶就以為他們覺得她的藥方開的好,高興起來,決定晚上要再和莫老師詳細的討論討論之後的治療方案。

之前他們不知道病人的情況,這會兒卻是做成了醫案,正好可以詳細的討論討論。

滿寶和他們商討完,見沒什麽事兒了,便收拾東西要走,還沒出門便聽到外面鐺鐺鐺的響,她好奇的看向外面,問道:“是有人辦喜事嗎?”

“不是,”鄭大掌櫃笑道:“是益州王回京了,這在清街道呢,我剛才從外城回來,外面正在清,沒想到這麽快就清到內城來了,你要回去,這會兒就得抓緊了,一會兒先行隊過來,你就走不了了。”

“益州王到京城了?”

“是啊,九月太後壽誕,益州王素來得寵,他肯定要提早進京給太後賀壽的。”

“會路過這裏嗎?”

“會。”

滿寶就不急著走了,放下背簍道:“我去看看熱鬧。”

有兵丁拿著鑼小跑著鐺鐺鐺的往前跑,後面則一溜的跟著一群士兵,揮舞著讓街上走的人避開,讓出車道,兩邊擺攤的人也要立即收了攤子躲在角落裏。

本來還熱鬧的街道一下安靜了下來,大家往兩邊屋檐下一站,有的人直接避到了旁邊的店鋪裏,店鋪的主人也不趕人,人進來了就讓站著,或坐著。

不多會兒,便“鐺”的一聲悠長的鑼聲傳來,一聲高高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避”。

一陣馬蹄聲響起,二十來騎高頭大馬護佑著一匹紅色駿馬和八輛馬車過來,滿寶踮起腳尖便看到了騎馬走在正中間的益州王。

她見過他,去年端午的時候,在大街上,她還看著他被刺殺了呢。

正這麽想著,噠噠的馬蹄聲從濟世堂門前過,然後是咕嚕咕嚕的馬車,滿寶似有若無的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很淡很淡。

滿寶吸了吸鼻子,定睛去打量從她眼前過去的馬車。

滿寶很好奇的問科科,“剛才過去的馬車裏是不是有血?”

科科掃描後道:“是,第五輛馬車上有兩個人,昏迷,正在出血。”

“咦,是他們家的人嗎?”

科科再度掃描,頓了一下後道:“應該不是,時去年端午節上刺殺益州王的人。”

其中一個還到他們家裏偷過東西呢。

滿寶微微瞪圓了眼睛,盯著馬車驚訝起來。

滿寶想了想,轉身回去找鄭大掌櫃,“大掌櫃,你說益州王府的人要是生病了會找我們看病嗎?”

“不會,”鄭大掌櫃頭也不擡的繼續整理自己的藥材,道:“人家有太醫呢。”

“要是不是很重要的人呢?”

鄭大掌櫃就擡起頭來看向滿寶,與她笑道:“人家府裏養有大夫呢,你要想出人頭地,那就得把醫術學好,將來聲名遠揚,自有請你去看病的權貴,說不定以後你還能做女禦醫呢。”

滿寶覺得鄭大掌櫃說這話時臉上的表情一點兒也不真切,她可是知道的,大晉雖有醫女,卻沒有女禦醫。

她才不要當只能留在京城的醫女呢,還隨時都要被砍頭,給病人看個病都得跪著,她還是在外頭當女大夫更好。

滿寶問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便揮手和鄭大掌櫃告別。

一出藥鋪,街上已經快速的恢復了常狀,該擺攤的擺攤,該買東西的買東西,該趕路的趕路。

大吉也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將馬車停在濟世堂的側邊,滿寶一出來就看見他了。

滿寶爬上馬車,好奇的問,“你剛才躲到哪兒去了?”

大吉道:“巷子裏。”

滿寶便點頭,一回到家便跑去找莊先生,“先生,你瞧我今天在街上碰見了誰?”

“益州王?”

滿寶一楞,“先生,你足不出戶都知道呀,好厲害啊。”

莊先生便笑了笑道:“外面鑼聲那麽大,我便讓人出去看一下就打聽到了,又不難。”

滿寶便坐到了莊先生對面,壓低了聲音道:“那您猜,我還在益州王的車隊裏見到了誰?”

莊先生笑問,“誰?”

“兩個刺客。”

莊先生皺眉,“刺客?”

滿寶連連點頭,這會兒莊先生什麽都知道了,在上京前,莊先生就找她和白善談過,他不會阻攔他們做什麽事情,但在做什麽事情前得找他商量過才行。

所以滿寶一有了新發現才會立即找莊先生。

滿寶壓低了聲音道:“就是去年端午在大街上刺殺益州王的刺客。”

莊先生坐直了身體,問道:“你怎麽知道?不對,你是怎麽認出他們來的?”

當時人蒙著面,身上包的嚴嚴實實的,這孩子是怎麽認出來的?

滿寶總不能說是科科認出來的吧?

她想了想後道:“我聞出來的,他們身上的味道不一樣,而且他們受傷了,出了好多血,被丟在益州王府的馬車裏,先生,你說他們會不會死呀?”

莊先生緩緩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既然益州王把他們帶回京城,那應該是想從他們嘴裏知道些什麽,他們不開口之前,應該不會死。”

可要是傷重,或是刑訊失手就不一定了。

他看向滿寶,很有些懷疑,“你是怎麽看到人的?”

“馬車走過,風掀了一下窗簾,血腥味兒和他們身上的味道傳了出來我就認出來了。”

莊先生盯著滿寶的鼻子看了好一會兒,半響點頭道:“你們這會兒要做的就是讀書,學醫,靜待時機,其他的事不要管,知道嗎?”

可那畢竟是兩條人命呀,滿寶有些憂心,但還是點了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