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新病癥

周五郎問:“什麼意思?”

周立君搖頭,“小姑說,她看見這詩的時候胸中既有豪情,又有些悲傷,但更多的是笑看風雲事的釋懷,所以她也想釀葡萄酒。”

周六郎迷茫:“不應該是想喝嗎?”

周立君道:“小姑說這天下的酒就沒有不苦的,雖然她不是很喜歡吃甜的,但也絕對不喜歡吃苦的,所以酒嘛,釀釀就好,聞一聞香氣,喝還是讓別人去喝吧。”

眾人:……

周六郎遲疑道:“她能釀出來嗎?”

“不可能,”周五郎道:“我都問過莊先生了,這釀造的法子只有世家和少許酒坊知道,而且我們大晉人釀造的葡萄酒是遠遠比不上西域人釀造的,更別說那葡萄有多難得了,你知道一斤葡萄多少錢嗎?你知道這麼小一瓶的葡萄酒多少錢一瓶嗎?”

周五郎說到這兒突然頓了一下,一下就想通了,高興的揮手道:“算了,反正她也找不著釀造的法子,找著了也不可能有葡萄種子,隨她去吧。”

免得時間多了還來折騰他們。

幾人沒想到五哥(五叔)這麼壞,不過他們想了想,竟然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於是默默地沒說話。

滿寶對此一無所知,她讓科科幫她搜索了一下,已經找到了些釀造的資料,但技藝之多,之精細,根本不是她這個時代能夠做到的,所以她還得在她這個世界找,或是找到別的搜索詞條,讓科科幫忙搜索一下。

同時,她也想到了種子的事,不過科科很惋惜的告訴她,未來世界裏沒有葡萄,甚至連變種的都沒有。

滿寶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在當下尋找了。

這種事急不來,滿寶也不會著急,她依舊每天一大早便去藥鋪裏坐堂看病學習醫術積累經驗,下午回來與莊先生上課。

今天一大早,她才放好自己的東西沒多久,竇老太太便拉著一對青年男女進來了。

滿寶擡頭看向他們,竇老太太笑道:“麻煩小周大夫了,這就是我與您說過的病人,您還記得吧?”

滿寶看了眼臉色臭臭的男青年,點了點頭道:“記得,請坐下吧。”

小媳婦揪著手站在一旁,怯生生的沒動。

男青年皺了皺眉,對她道:“楞著幹啥,坐下呀。”

滿寶擡頭看他,竇老太太看到了,便伸手拍了他一下道:“你吼你媳婦做啥?好好說話。”

男青年便閉嘴不說話了。

滿寶便看向竇老太太道,“您先出去吧,我給他們看看。”

竇老太太警告的看了眼男青年,這才轉身出去。

屋裏是有兩張凳子的,滿寶示意他們夫妻倆都坐下,翻開本子問道:“都叫什麼名字?”

男青年看了眼她的本子,皺眉道:“這個還得報姓名呀?”

“就是個稱呼,你也可以報個假的,”滿寶揚了揚下巴,問道:“你想叫什麼?”

反正他們要買的又不是違禁藥,並不需要記真名,衙門也不會查。

男青年憋紅了臉,不安的動了一下後道:“那就叫我竇大郎好了。”

滿寶便在上面寫下竇大郎的名字,還特意在後面標註了假名二字,這才看向那個小媳婦,小媳婦小聲道:“我叫柳娘。”

滿寶點點頭,寫下柳娘的名字,問道:“你們成親多久了?”

柳娘聲音低落,小聲道:“三年了。”

滿寶示意她把手放到脈枕上,問了她一些私密的問題,比如月事是否準時,每次來幾日等……

滿寶把完脈,又看了一下她的臉色和舌苔,扭頭便看向竇大郎,“你把手拿出來我看看。”

竇大郎皺眉,將手伸出來。

滿寶一邊把脈,也一邊問他問題,這下子,竇大郎的臉色又青又紅,臉上好似燒了一樣,一樣都回答不上來。

還是柳娘在一旁小聲謹慎的回答了些,主要是滿寶問的問題都太羞人了,這問題聽著一點兒也不像是個女孩子問出來的,就是以前年紀很大的男大夫都不會問呀。

這些問題都是滿寶老早便準備好的,是莫老師想要問的。

他們覺得這都是靠譜的問題,沒辦法,未來世界是沒有這方面的煩惱的,自己的精子存活率不高,那就不要孩子嘛,或是到精子庫裏申請一個精子就是,很少有人會為生育而煩惱。

多少人還不想生呢,要不是為了完成任務……

滿寶一一記下,記錄得特別詳細,然後又伸手摸著竇大郎的脈思考起來。

竇大郎看著心驚膽跳的,滿寶擡眼看了他一下,道:“別這麼害怕,問題也並不是很大。”

柳娘驚訝的擡起頭來,竇大郎哆嗦著話問,“我,我的問題?”

滿寶思考了一下,覺得兩個人都有問題,柳娘有些宮寒體弱,不過不是很嚴重,這樣的病情很多娘子都有,倒是竇大郎的問題更嚴重些。

滿寶收回手,點了點本子道:“你們倆都調理調理吧,尤其是你,放松心情,你們還年輕,孩子這種事急不來的,要隨緣。”

這話竇大郎三年來沒少聽,但都是聽長輩鄰裏和柳娘說的,和他說的……這還是第一次。

他心情有些微妙。

滿寶埋頭寫方子,擡頭見他們心惶惶的,便思考了一下放下筆與他們交流起來,“你們的病我看著都不是很嚴重,柳娘只是有些體弱,要想以後孩子好,還是得好好的調理一下,你嘛……”

竇大郎提起心。

滿寶道:“怎麼說呢,你腎虛精弱,我這麼說你懂嗎?”

竇大郎點頭,然後又立即搖頭。

“只是精弱,不是死精,所以還是有的治的,我先給你們開藥,吃上半個月看看。”滿寶提筆,才寫了兩個藥方又擡起頭來,“你們治嗎?”

竇大郎還沒說話,一旁的柳娘已經連連點頭道:“治治治,大夫說怎麼治我們就怎麼治。”

滿寶點點頭,這才繼續寫藥方,“你吃上一個來月的藥就差不多了,剩下的註意一下飲食就好,竇大郎估計要吃上三個月左右的藥,一個月內不要同房,可以同房的時候我會告訴你們的。”

夫妻倆都紅了臉,滿寶將寫好的兩張藥方遞給他們,柳娘將藥方交給竇大郎,遲疑著沒出去。

竇大郎看了她一眼,先拿著藥方出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