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待客

封宗平喝了酒,左右看了看後看向白善,問道:“周小娘子呢?”

“在後廚呢。”

封宗平笑著頷首,問道:“這鋪子是你們三個一起合作的,還是她單開的?”

白善道:“她家單開的,怎麽了?”

“沒怎麽,只是覺著厲害,初入京城的外鄉人可是很少有人能在京城開鋪子的。”

而且樓下其樂融融,一個上門來找麻煩的都沒有。

他祖父現在是刑部尚書,更早一點兒是刑部侍郎,他打小在京城長大,從他祖父那裏可聽到過不少案子,大的小的,其中京城地界兒的,最多的就是打架鬥毆。

封宗平好奇的打量白善,不是說白家沒什麽靠山,只出了白啟一個功臣嗎?更別說周滿了……

說到周滿,封宗平這才想起,他似乎還沒問過周滿的家世呢。

難道他們家才是家世好的那個?

封宗平正想再問,滿寶已經在後廚裏幫完忙,洗臉凈手後跑上樓來招呼鄭大掌櫃。

鄭大掌櫃笑著招呼她,“你家這飯菜不錯,很下飯,我看將來生意必定不錯。”

滿寶笑嘻嘻的拱手,“謝大掌櫃吉言,您吃得還好吧?”

“好好,已經很少再吃到川味兒這麽濃的飯菜了,尤其今日還結識了莊先生這樣的人物……”

鄭大掌櫃沒兩句話便和莊先生商業互吹起來,滿寶在一旁聽著,等他們互吹完了便招待了眾人一下,當然,她是不能喝酒的,但她可以以茶代酒的敬眾人一杯。

從鄭大掌櫃他們的桌子轉到了國子監學這邊的桌子上,白二郎的同窗全都不認識滿寶,彭誌儒和盧曉佛也不認識,但封宗平他認識呀,他特別熱情的和滿寶打招呼。

然後問道:“上次你說你一個朋友特別的像,他是誰?”

滿寶沒想到他到現在還記著這事呢,問道:“你非得知道他是誰幹嘛?”

“我要是不問清楚我會睡不著的,”封宗平道:“我聽你的意思,那人我竟也認識?但我似乎沒印象。”

滿寶想了想後道:“你還真認識。”

滿寶說到這兒燦然一笑,樂道:“唐鶴認識嗎?”

封宗平:……

雲信玹和易子陽:……

滿寶一看到他們的表情就更樂了,問道:“認識吧?”

封宗平只覺得喉嚨發緊,他輕咳了一聲問:“你是怎麽認得唐學長的?”

“我們以前在益州城讀書,你覺得呢?”

封宗平就回頭問雲信玹,“唐學長是外放到益州了吧?”

雲信玹:“好像是的。”

封宗平便長嘆一聲,“難怪呢。”

難怪她能反過來坑她,她以前肯定沒少被唐學長坑,還有……

封宗平看了眼生意還不錯,且平安無事的周記飯館,笑問:“你們關系很好?”

滿寶道:“一般,一般吧。”

封宗平才不信呢,回家後便讓人去打聽一下今天怎麽沒人去找新開的周記飯館麻煩。

沒過多久下人便回來了,道:“小的找那條街上的混混問過了,說是楊家的管事傳出話來,說周記飯館是他們家罩著的,所以沒人敢去找麻煩。”

“楊家?不是唐家嗎?”

“少爺說的是哪個唐家?沒打聽到什麽唐家。”

封宗平就問,“是哪個楊家?”

“梧桐巷的楊家。”

封宗平驚訝,沈默了一下後想起來,楊家的那位楊學兄似乎是去了綿州?

封宗平敲了敲腦袋,“他們認識的人可真夠多的。”

“少爺,是不是周記飯館得罪您了?要不要和巡街的衙役交代一聲?”

封宗平揮手道:“別亂說,那是朋友開的飯館子,我就是想多問問,沒事就好了。”

下人一聽就明白了,立即笑道:“小的明白了,小的這就傳出話去,說他們家的鋪子我們家也在罩著,不許那些地痞流氓去找麻煩。”

封宗平:……不,你誤會了,我沒這個意思。

但見下人臉上笑嘻嘻的,封宗平拒絕的話也說不出口,他總不能說他跟這個朋友不太熟吧?

他揮了揮手,讓他下去。

下人便下去傳話了。

於是,周記飯館以很快的速度走上了正軌,每天要操心的就是買菜買肉做菜,招攬客人的活兒。

除此外,其他新開張的店鋪遇到的各種問題他們一個都沒遇著過。

一連忙了三四天,一直湧進店裏吃飯的人才便少了些,周五郎他們這才抽出時間來算這四天來的總賬。

之前他們都太累了,起得早,睡得晚,基本上才趴到床上就睡著了,根本沒空算支出和收益之比。

從賬本上來說,他們賺的最多的還是開張那兩天,開張那天請的客人給了賀銀,進門吃飯的陌生客人也不少。

而第二天更是多,不過周五郎覺得這些人不是一般的客人,多是附近的同行過來打探的,不過他也從他們身上賺了不少錢就是了。

而且店門大開,讓外面的人看到大堂裏這麽多人,一看就是飯菜做得不錯的樣子,所以也吸引了不少客人進來。

周立君把賬算好,又對了一下銀子,滿意的點頭道:“還是賺了的,不算房屋的成本的話。”

周五郎道:“那就算上人工。”

周立君便照著當下的人工費扣除掉,還是點頭道:“賺的也不少,有六成。”

“那算上房租就沒多少了,越往後人肯定更少,就看這段時間的回頭客怎麽樣了。”周五郎捶了錘後背道:“可累死我了,生意好也有生意好的難處呀。”

周立君合上賬本,問道:“小姑說她最近正在找釀葡萄酒的法子,等她找到了,我們家要不要釀葡萄酒?”

“等她找到了再說吧。”

周立君對小姑還是很有信心的,道:“小姑托白善去國子監裏找書了,自己還抽空去書鋪找,我覺著小姑對這個很有執念。”

周五郎就頭疼,“你們說她也沒喝過葡萄酒呀,怎麽就這麽想釀葡萄酒呢?”

周立君道:“小姑說,她從書上看到了一句詩,就是描寫葡萄酒的,寫得特別好,叫什麽,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