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消息

老周家的人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他們有錢,人家也直接把鋪子賣給他們了,他們當然要直接把錢給人家啦。

不然拖欠著有什麼意思?

周五郎請來的牙人也驚了一下,然後迅速回神,和原東家笑道:“原老爺您看,我們周五爺夠誠意吧?”

原老爺楞楞的點頭,他還以為今天會先給個兩三百兩的定金,剩下的要查驗過後再給呢。

遇上無賴一點兒的,恐怕還有的追呢。

不過,他想著對方是外鄉人,又是要自己開飯館的,肯定不敢拖欠太久。

他為什麼最後還是選定了周五郎做交易?

不就是因為他們是外鄉人嗎?

篤定他們不敢拖欠太久,結果人家壓根沒想著拖欠呢。

當著官衙裏辦文書的官吏的面兒,還有他們請來的中人及牙人的面兒,原老爺稱好了銀子,一一的檢查過,銀色和金色都不差,大多都還是官銀,便點了一下頭,互相交接完畢。

老周家的人爽快,原老爺便也爽快起來,笑問,“周五爺,你們要不要再去鋪子裏勘驗勘驗?”

周五郎順勢點頭,“也好。”

他們正想再去畫一畫圖,晚上回去和滿寶商量一下,重新把鋪子刷一刷就可以重新開張了。

下午,老周家的人回到家裏時便給了滿寶一張房契,滿寶仔細的看了看,問道:“這就是我們家那個掏空了家底會下金蛋蛋的鋪子?”

老周家的人一本正經的點頭,嚴肅的道:“沒錯。”

一旁的白二郎樂得哈哈大笑起來,道:“會不會下金蛋蛋還不知道,不過它是個吞金獸倒是真的,我已經預感到接下來你們要花很多錢了。”

滿寶道:“不夠了問你借。”

白二郎想也不想的回道:“不借!”

白善道:“你不是想賣花嗎?找到花了嗎?”

早就找到了,滿寶和商城那個專門賣花的商家聯系過了,純種的菊花他沒有,但變種的有呀,更有各種千奇百怪的花型。

不過滿寶最後還是選了幾盆正常一點兒的,和鄭大掌櫃等人打聽過後估摸著會值錢的花色。

可惜了,此時中秋未到,很難找得到高價買花的人。

白善道:“據說益州王要進京了,這一次他帶著妻兒一塊兒,我想益州王妃剛進京,肯定要宴請親朋,到時候少不了要布置花園。”

他看著滿寶道:“你那些花……”

“賣她!”

白善便笑道:“這個不難,我想經過益州城的事,他們家的下人應該不會再做強買的事了,可你和立君卻是不適合再出現的。”

於是倆人的目光一起落在了周五郎等人身上。

周五郎楞楞的問,“你們在說什麼呢?”

滿寶道:“我們在說賣花掙錢的事,五哥,到時候你和立重他們拿著花去賣給益州王妃吧。”

周五郎瞪大眼,壓低了聲音道:“你不要命了,這時候不應該躲著他們走嗎?”

滿寶不在意的揮手道:“不怕的,賣盆花而已,我們按照市價賣,他們不會多想的,且你們是生面孔,他們不會懷疑的。”

白善點頭,“益州王府的錢,不賺白不賺。”

“就是。”

白二郎沖倆人豎起大拇指,“你們的膽兒可真夠大的,難怪先生說論惹禍你們比我厲害。”

白二郎說著覺著有些不對,問白善,“你怎麼知道益州王他們要進京了?”

“國子學裏聽說的,”白善道:“聽聞昨天皇帝又在小朝會上提起了這事,太後又病了,大臣們這才讓了一步,同意讓益州王提前進京賀壽,也是侍疾。”

滿寶算了算時間,“哎呀,那七月半他們豈不是要在路上過?”

從小深受錢氏影響的滿寶還是有些小迷信的,“我娘說了,月半的時候不能出遠門。”

周五郎覺著她也太操心了,道:“要是路上出事才好呢,最好被冤魂勾去魂魄,倒省了我們的力了。”

白善卻嚴肅的道:“不行,他就是要死,那也得死在案子翻了以後。”

滿寶連連點頭,“他這會兒死了豈不是太便宜他了?而且我親爹和親娘還死得不明不白的呢。”

白善點頭。

周五郎不太理解他們的想法,他覺得這種仇人死了就行了,管他是怎麼死的呢。

但仇主要是他們兩個人的仇,他們既然認定如此,他還能怎麼辦呢?主要是他也不能真指揮冤魂去勾益州王的魂呀。

這種話也就私底下說一說罷了。

迷信的不僅是錢氏和滿寶,太後也很迷信。

所以哪怕皇帝下了旨讓益州王入京,她還是不怎麼高興,在皇帝皇後來給她請安,順便共進晚膳時抱怨道:“你怎麼就不能早些下旨,我說上個月就該讓他們進京來了,結果非得拖到了七月,等旨意到了益州城,他們一啟程正好趕上七月半……”

皇帝笑道:“知道母後心疼五弟,所以我讓人傳話了,讓他歇過了七月半再啟程,過不了多久母親就能見到老五了。”

太後便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半響後嘆了一口氣,“希望他們一路平安吧。”

皇帝笑道:“會的。”

皇後順勢接過話題,笑道:“母後,益州王府那邊要不要妾身先派人過去看一看?五弟妹在京中留的人手有限,那益州王府他們也有三四年不住了,得好好的收拾收拾。”

太後一下被挑起了話題,連連點頭道:“對,是得派人去好好的收拾收拾。”

她想了想,扭頭對自己的大宮女道:“這事兒你去安排,就不麻煩皇後了。”

皇後在一旁笑著,還微微躬身,連聲道:“那就要辛苦母後了。”

太後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幸虧你提醒,不然我都要忘了這件事了。”

皇家一片其樂融融,總算是把益州王鬼月趕路進京的事給揭過去了。

滿寶最近除了讀書學醫術外,又癡迷回她的花花草草去了,隔三差五的往家裏搬一盆還未開的菊花,這其中竟然還有一盆隱隱看著似乎是綠色花苞的菊花。

莊先生都沒忍住圍著看了半天。

他覺得很新奇,問道:“你這些菊花都是哪兒來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