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決定

滿寶覺得,這世上沒有什麼技能是看書後學不來的,而百科館內各種書都有,釀酒這樣的書應該也是有的。

所以她很自信滿滿,直接和兩個哥哥拍胸脯道:“釀酒的事交給我,鋪子你們就選定了這個?”

周五郎看著紙上的各種信息,找了筆來將好幾個鋪子劃掉,然後把紙遞給周六郎,上頭現在沒被劃掉的只有三個了。

“你選一個吧。”

周六郎的目光還是忍不住落在那間最大的鋪子上,作為廚子,他就是喜歡寬敞的地方。

周立君看到了便道:“既然六叔喜歡那就買這個吧。”

周立重和周立威也點頭,“買吧,買吧,地方寬敞,晚上要是忙,坊門關得早,我們回不來也能在那兒住。”

周五郎便看向滿寶道:“來前,娘給我們湊了一千五百兩的銀子。”

滿寶大氣的道:“剩下的錢我來出,我再給賬上放二百兩。”

周五郎之前沒跟滿寶去益州城,可不知道她賣花賺了很多錢,他眨了眨眼問,“你手上到底有多少錢呀?”

滿寶嘿嘿一笑,不告訴他。

周五郎就看向周立君。

周立君搖頭道:“我算不出,小姑的錢一直是自個收著的。”

她能算出四叔有多少錢,能算出大哥和二哥存了多少私房錢,但小姑的私房錢她還真算不出來,因為小姑的賬一直是自己管著的。

而且小姑人在外面行走,來前的路子有很多,賣花得的這些大錢她當然知道,但除了這些錢,小姑得錢的渠道還有很多呢。

比如季家給的謝禮,來回好幾趟,她並不全都知道有多少。

再比如她和紀大夫出診,她總能分到一些診金,去一些富貴人家,人家見小姑可愛,還會額外給一份見面禮。

除此外,還有他們莊子的收益。這兩年老周頭和錢氏以滿寶要在外讀書為由,不要滿寶再往公中交錢了,她前腳交上去,老周頭後腳就扣下來,說是要還給滿寶。

不過老周家上下一致覺得那是老周頭扣下來自己存著,就算是要給滿寶,估計也是等滿寶要成親的時候給。

但出門前,老周頭和錢氏拉著滿寶說了許久的悄悄話,那些錢說不定還真給滿寶了。

所以她是真的算不出。

周五郎雖然很想知道幺妹到底存了多少錢,但見她樂滋滋的不肯說,他便也不再問了。能給得起就好。

“行,明天我去找個牙人去談價錢。”

滿寶問,“要不要請鄭大掌櫃幫忙去做個中人?”

周五郎想了想後搖頭道:“暫時不必了,我先去談一談,能談得下來我們自己簽了,不能,再找鄭大掌櫃出面吧。”

周立重道:“我們都知道估價了,何必還要花錢請個牙人?”

周五郎道:“你懂什麼?這買鋪子的事復雜著呢,誰也不知道這裏頭還有沒有別的事,那些牙人有人脈,也熟,知道這樣的事要怎麼弄,我寧願多花幾兩銀子有保障,也不想事後被人坑。”

滿寶連連點頭,“是這個道理。”

周五郎起身道:“行了,你啥時候把錢給我?”

滿寶道:“晚上給你,我回去數一數錢。”

周立君特別好奇的跟著回去,“小姑,你的錢到底藏在哪兒呀,那麼多的錢呢。”

滿寶面不改色的道:“看見我屋裏那麼多箱子了嗎?”

“那不是裝書和衣裳的嗎?”

滿寶意味深長的道:“所以我不告訴你。”

不過滿寶決定找時間把系統空間裏的銀子換成金子,金子要比銀子好帶多了。

滿寶數了數自己的銀子,抽出一千五百兩來,想了想,又把她的那些金子找出來,換出了部分銀子,這才放在一個空的藤箱裏拿出空間。

晚上周五郎就領著弟弟和侄子們過來擡錢。

看到滿寶從床底下拖出一個藤箱,打開,裏面全是銀子。

他便認真的看了一下那床底下,懷疑的道:“你的錢藏在床底下?”

“不是,這是下午放進去的,五哥,你別總是想找我的錢藏在哪兒,要不然下次我去把你的私房錢找出來直接給五嫂。”

周五郎臉一紅,小聲的道:“胡說,我不藏私房錢的。”

周六郎帶頭起哄,“噫——”了一聲,一臉的不相信。

周五郎就踹了一腳周六郎屁股,“噫什麼,我都有媳婦了,藏什麼私房錢?只有四哥和你才想著藏私房錢。”

周六郎就鼓動滿寶,“滿寶,快去把五哥的私房錢找出來。”

滿寶揮手道:“行了,行了,快把錢擡走吧,立君,你可得把我的賬記上,回頭鋪子賺了錢,收益可是要分我一半的。”

“我知道了小姑,我會記上的。”

周六郎一邊擡錢一邊道:“滿寶,你直接要一半的收益太多了吧?最多給你四成。”

周立重也點頭,“是啊小姑,你錢只出一半,可我們還出人工了呢,我們這會兒可是沒工錢的,白幹活兒。”

滿寶想了想道:“行吧,那就四成。”

周立威:“小姑你要不再考慮一下三成?”

滿寶哼哼道:“不行,我還出釀酒的方子了呢,酒水也能掙不少錢的。立君,回頭這個也要記上。”

周立君點頭,高聲應下,“好!”

滿寶以做姑姑的威嚴定下了四成的收益,在心裏和科科道:“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放肆的買買買了。”

科科丟給滿寶一個笑臉的表情以作鼓勵,不過它不是很有信心的,對他們賺錢的能力。

因為它在百科館內找了找,適合遠古時候的釀酒方子,現代研究出來的一個都沒有,至於有關記錄,它仔細的找了找,發現都沒有具體的配方,只是有一些技藝的描寫而已。

等滿寶把擡錢的人送走,它這才把這個結論告訴滿寶。

滿寶盤腿坐在床上,依舊很有信心,“拿來我看看,既然有記錄,那應該不難琢磨出來,以前做各種豆幹我們不就是這麼琢磨出來的嗎?”

科科便把找到的那幾本書搜出來給她看。

滿寶特別豪氣的買下,然後付了積分印刷成書。

滿寶取了書出來翻找,問道:“在第幾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