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進入

張博士直接帶著他們進了一個空房間,然後發給他們一張紙,“你們填一填,是決定住學裏,還是住在外頭?還有後頭的那些你們都看一看,自己選擇著填了,這個不難吧?”

都是識字的人,這個當然不難,大家連忙應下,張博士便點了點頭道:“行了,你們先填著,我去讓人把書擡來。”

皇帝說是要厚恤功臣之後,他就一句話下來,跑斷腿和費盡心思的卻是國子監。

既是厚恤,那自然學習和生活都得照顧到,畢竟有些功臣之後是真窮,要是他們只管學習,不管生活,恐怕學子在國子監裏也待不久。

所以孔祭酒在權衡過後,就和戶部吵了幾天的架,成功讓他們撥出了一部分教育基金專門給這批學子。

他們排好名次進入國子監後,上學的課本是國子監發的,他們可以選擇住在學裏,免費的……

當然,住在外面他們也不反對,但沒錢,這樣的學子一看家裏就不缺錢。

除了住宿之外,還有吃飯,國子監內有食堂,每個學生每個月都有一定的糧米和錢款,他們可以選擇拿走,也可以選擇放在食堂裏吃。

這些補助讓他們過得富余不至於,但基本可以保證他們在學裏認真學習,天天向上。

白善填得很快,刷刷的幾下就填完了,白二郎跟在他身邊,見他填完了,直接把紙扯過去,照著上面的就抄。

白善道:“你可別把我的名字都抄了。”

白二郎沒好氣的道:“我又不傻。”

馮晨翔正好站在不遠處,見他們關系不錯的樣子,便有些羨慕道:“你們兄弟間感情還真是好,對了,你們誰大?”

白善和白二郎異口同聲的道:“我!”

不僅馮晨翔,其他人也擡頭看向倆人,年紀還能有異議?

白善道:“我是師兄。”

白二郎:“問的是年紀,我比你大一歲。”

白善哼了一聲,扭過頭去,想想不對,又伸手把他的紙給扯回去了。

白二郎一點兒也不在意,反正他已經抄完了。

眾人:……

白二郎吹了吹卷子,讓它幹了以後便交給白善拿著,他轉身去看別人的了,不大會兒就跟不少人交上了朋友,尤其是一塊兒念太學的同窗。

填好了單子,領了書,又領了兩套學子服,大家便被帶到隔壁六學裏參觀。

當然是分開的,白善他們去國子學,白二郎他們轉道去了太學,剩下的一撥人則去了四門學。

六學是在一起的,共用國子監的大門,但大門之內分為六個大園子,六學便是。

而六個大園子之內又分成了許多個院子,就是各級各班的學生了。

其中太學和四門學最大,因為他們的學生最多。

不僅白二郎,就是白善走著去國子學都覺得腿累。

國子監學占地實在是太廣了,本來還想著今後多指導一下白二郎的白善將心頭的這個想法拾出來丟掉了,算了,要是每次去太學找白二郎都要走這麼遠的路,他寧願不教他。

白二郎也憂愁,“這麼遠,以後可怎麼去找善寶玩呀?”

一旁的馮晨翔笑問:“善寶是白善的小名?”

白二郎不好意思的笑笑。

馮晨翔就道:“這不算是遠的了,太學和國子學挨著,其中肯定有側門或小門來往,你要是從太學去算學那才是遠呢。”

白二郎就好奇的問,“那律學和書學呢?”

“這兩院卻不遠,也與我們太學挨著,正好在我們後面。”

“那算學怎麼與我們最遠?”

“因為算學在四門學的側邊呀,”馮晨翔笑道:“我們之間隔著一個大大的四門學呢。”

白二郎突然眼睛一亮,樂道:“哎,我們這邊是國子學,那邊是四門學,我們正好在中間,那我豈不是想去找我大哥就找大哥,想找白善就找白善?”

馮晨翔微楞,問道:“你大哥在四門學?”

“是啊,他今年大考考上的。”

馮晨翔就微微一笑,“你們家才氣可真好。”

白二郎不好意思的笑,“哪裏,哪裏,……”才氣都在白善那兒呢,嗯,還有滿寶那裏。

中午的時候,白二郎跟隨其他十一個同窗一起去食堂吃飯,小半天的時間他們就全混熟了。

而同樣去食堂吃飯的白善卻是獨身一人走在了前面,另外兩個國子學的彭誌儒和盧曉佛覺得他們今後要在一起學習,尤其要插班進入別的班級,他們情況相似,恐怕還得互幫互助,於是跟在了白善身邊,大家一起用飯。

三個人坐一張桌子,白善與另外兩人也只是點頭之交而已,還不算熟。

封宗平呼朋喚友呼啦啦的湧進食堂時便察覺到氣氛有異,順著大家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白善。

他微微一笑,拎著自己吃的東西就坐到了他們那桌去。

彭誌儒和盧曉佛一見他身上的衣服紋飾便提了一下心,這是一位學長。

倆人站起來正要行禮,封宗平連忙按手道:“不用多禮,不用多禮,這是食堂呢,吃飯最大。”

白善贊同的點頭。

封宗平見了便笑道:“白善學弟,你果然考中了國子學,恭喜恭喜啊。”

白善再次點頭,“多謝。”

“不謝,不謝,對了,你還不知道吧,祭酒把你的文章貼在了我們國子學的公告墻上,說你的策論做得還行,這個贊譽可不算小了,你現在我們學裏可是名人了。”

白善微微蹙眉,他可不想出名。

封宗平見了微楞,“白學弟,你才名遠揚不高興嗎?”

白善垂下眼眸道:“沒有,只是有些意外而已。”

封宗平揚了揚眉,雖然表現得不明顯,但他還是察覺到了,他不太喜歡孔祭酒張貼他的文稿,他轉了轉眼珠子,暗想:這到底是不想出名,還是因為另有隱情呢?

作為文人,哪有不想出名的?

出名了才好出仕呀,多少人想揚名而不得呢。

可惜白善沒給他探究的機會,白善快速的將飯吃完,然後問道:“封學長,閱書樓怎麼走?”

“閱書樓?哦,你說藏書樓呀,你出了食堂向右走,再轉個彎走到後面去就到了。”

說得不清不楚,走多遠都沒說,不過白善也沒問,點了點頭道謝後便和彭誌儒盧曉佛打過招呼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