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排名

皇帝有些頭疼,“那孔卿怎麼又放他進國子學了?”

“他有才嘛,雖然要挫一挫他的銳氣,但也不能讓人太受委屈,他的才氣足夠進國子學,自然是要進國子學的。”

皇帝還能說什麼呢?

要打壓是他,要扶持也是他。

皇帝將白善的卷子放到一旁,去翻別人的卷子,看到最後,沒發現另一個小朋友的卷子,他便輕咳一聲問,“白家不是也有兩個名額嗎?另一個學識如何?”

“差得遠了,”孔祭酒對這四十八個學生都是充分了解過的,而且他們的卷子他都有閱改,所以皇帝一提起來他就知道他說的是誰,畢竟四十八個人裏也就只有兩個是姓白的。

他道:“不過那是和白善比的,和其他人比基礎打得還不錯。”

皇帝問:“他進了哪一學?”

孔祭酒道:“排在了第十三名,剛好進太學。”

皇帝點了點頭,翻過他們的卷子後,略微調整了一下太學那七個學生中的兩個排名,然後便將卷子都交給孔祭酒,“便如此吧。”

孔祭酒看了一眼,皇帝調整的這兩個名次還算公正,文章都在伯仲之間,他要改顯然是個人愛好,這點面子孔祭酒還是要給的,因此躬身應下,拿著卷子退了下去。

皇帝等孔祭酒走了便搖了搖頭,和身邊的大太監古忠道:“讀書人想的就是多,白善不揚名那不是為了不張揚嗎?他們要是鬧得滿城風雨,等益州王一進京,恐怕第一眼就看到他們了。”

古忠笑道:“孔大人畢竟不知道這裏頭的事,多想些也是正常的。”

“不過他有句話倒是說對了,白善的確傲氣。”雖然只見過兩面,相處過一個晚上和小半天,但皇帝還能記得白善當時的樣子,那孩子可比周滿高傲多了。

古忠笑問,“陛下要不要去見見他們?”

皇帝搖了搖頭道:“算了,益州王就要進京了,朕還是少出宮的好,免得給人找麻煩。”

古忠心驚膽戰的低下頭去。

作為皇帝,若是連出門都要顧忌一個王爺……那個王爺離死也不遠了。

皇帝背著手回後宮。

宮外的人卻沒怎麼睡得著覺。

就連一向自信的白善都有些忐忑。

這畢竟和考益州府學不一樣。

當時他考益州府學時就沒想著自己能考上,抱的是積累經驗的心態去的,所以他考前考後都很自在。

但這一次,哪怕進京的主要目的是伸冤,但好好學習也是他的重要目的之一,而這一次,參考的只有四十八個人,而且是一定會被錄取,只是去的學院不一樣而已。

所以白善還真的緊張,害怕自己名次不夠好,落到了太學。

其實太學也沒什麼不好,可國子學顯然更好。

白善睡不著,白二郎更緊張的睡不著了,就連莊先生和白大郎都失眠了。

也就只有滿寶,她從系統裏上完課出來,打了一個哈欠便抱著一個薄薄的小毯子睡著了,別說失眠了,連夢都沒怎麼打攪她。

第二天,滿寶精神滿滿的與大家告別去藥鋪了,到門口的時候還道:“你們得了成績就叫大吉去藥鋪告訴我呀。”

白善應下,揮手道:“你快走吧,再不去就晚了。”

滿寶便嘆息,“昨天玩得太累,不小心就睡多了。”

一個晚上沒睡好的白善等人覺得她特別的欠揍。

到了藥鋪,她果然晚了一點兒,古大夫他們已經到了藥鋪,大堂裏等了不少病人了。

竇老太太帶著竇珠兒排在了滿寶診房外的第一個,一見到滿寶進來,立即拉著竇珠兒跟上,她滿臉是笑的道:“周小大夫,我這孫女的病看著似乎快好了,想讓你再看看。”

滿寶笑著應下,撩開簾子讓她們進來。

竇珠兒一直在吃藥和擦藥,現在胸前的疹子已經全消了,只是腰腹上還有一些。

滿寶看了一下,發現是比較厚的那一層,當時因為衣服摩擦和腰腹上的肉折疊,所以疹子破損了,現在周遭還有一些,而那些破損的疹子此時正在結痂。

竇珠兒有些擔憂,小聲的問道:“周小大夫,你說會不會留疤呀?最近我覺著好癢呀。”

“不會的,這些疹子破的皮都不大,等過段時間它徹底結痂脫落就好了,只是顏色會稍深些,我回頭給你開點兒藥膏,等痂都脫落了你就擦一些,顏色會慢慢恢復的。”

滿寶檢查過後,出了內室開藥方,“再吃兩天的藥鞏固一下就行了。”

滿寶叮囑道:“這段時間依舊要忌口,雞蛋一類的腥物不要吃。”

竇珠兒一一應下,滿寶開了方子遞給她們,笑道:“行了,出去抓藥吧。”

竇老太太卻拉著竇珠兒沒動,問道:“周小大夫,她不會再復發了吧?”

“我摸過她的脈了,也看過長疹子的地方,沒有要復發的跡象。”

竇老太太就松了一口氣,“看來果然是那天蒜搗鬼,以後你可從外頭亂撿東西回來了。”

竇珠兒應下。

竇老太太和滿寶道謝過後正要拉著竇珠兒出去,她想到了什麼,把藥方往竇珠兒懷裏一塞,把她推出去後湊到滿寶前面小聲的問,“周小大夫,我問你個事兒。”

滿寶眨眨眼,點頭。

竇老太太小聲問,“你能看不能生孩子的病嗎?”

滿寶歪頭,“不孕?”

竇老太太連連點頭,小聲道:“有個人怎麼也懷不上孩子,去看大夫,大夫又說沒病,我想著或許是那些大夫不好檢查,小大夫是個娘子,反倒更方便些。”

滿寶問,“她丈夫看過嗎?不孕不一定是女人的問題,更多的時候是男人的問題。”

比如她前姐夫。

竇老太太楞了一下後拍著大腿道:“人家也看過了,也說沒什麼毛病。”

滿寶便道:“那你讓她和他丈夫來看看吧,我得先問診過後才知道。”

竇老太太連連點頭,不好意思的道:“您也知道,這種事不好往外傳的,所以……”

“這個您放心,我的醫案除了我就只有我們的大掌櫃能看,不會特意往外傳的。”

竇老太太便松了一口氣,笑道:“行,那我明兒就讓人過來看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