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約定

白二郎指著他們道:“你們說這些話也太不要臉了些,先生不常告訴我們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嗎?”

滿寶道:“那是對我們兩個說的,對你不能這麼說。”

白二郎:“那要怎麼說?”

白善就起身,學著先生的模樣,背著手一臉深沈的道:“二郎,你不要妄自菲薄。”

滿寶撫掌笑道:“沒錯,就是這樣。”

白二郎看得一楞一楞的,皺著自己的小眉頭問,“為何我與你們的要不一樣?”

滿寶便嘆氣,“因為我和善寶不好,太驕傲了。”

白二郎總覺得她不是在批評他們自己,而是在自誇,但看她一臉羞愧沈重的模樣,他又拿不出證據來。

白二郎運了運氣後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理他們,過了一會兒又轉過來道:“要是我真考上太學了,你們就請我再去狀元樓吃一頓飯,要是沒考上,就說明你們說的不對,你們得賠我一頓飯。”

滿寶扭頭和白善道:“師弟他是不是傻了,我們看著像傻子嗎?”

白善搖頭,“不像。”

白二郎瞪著眼睛看他們。

滿寶道:“哪有這樣贏,利是你;輸,利也是你的?”

白善思索片刻後道:“這樣吧,你要是考上太學了,那便是喜事,如此喜事,你怎麼能不請我們吃一頓飯呢?你要是只考上四門學,那的確是夠惋惜的,雖然這是你的理想,但我覺得你心裏肯定還是會傷心,所以我和滿寶請你吃一頓飯如何?”

白二郎問道:“那我要是連四門學都考不上呢?”

白善默默地看著他不語。

那兩天可是滿寶給白二郎復習的,雖然她還不太了解其他學子的能力,但以封宗平的判斷來說,白善的能力不差,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考上國子學。

那再以白善的能力推導白二郎的能力……

看他們這幾天回家後談的題目來看,他們的帖經和墨義都沒有大問題,白二郎拿不準的幾個她聽了一下,苛刻的考官可能會扣分,但應該不會扣光,所以……

滿寶很自信的道:“你要是連四門學都考不上,我和白善請你吃兩頓飯。”然後再揍你兩頓!

滿寶和白善對視一眼。

白二郎這才舒心起來。

三人待到下午不是很熱了便出門去逛街,主要是找一下書鋪。

在六學附近找書鋪,那自然是找不到的,那附近宅邸太貴,一般鋪子都買不起租不起。

所以順著六學往下,逛了半條街後他們便找到了書鋪。

一連三家相鄰,附近的攤位上還有不少賣字畫、木雕之類文人愛買的東西。

這其中有許多東西是白善他們都不怎麼見過的,樣式之精巧,實在刷新了他們的認知,而且這些價格似乎還不是很貴。

白善在一個小攤位上翻出了一個造型獨特的筆架,一問,才一兩銀,立刻小聲的和滿寶道:“難怪當初我們送楊縣令筆架的時候,他不怎麼驚喜的樣子,原來京城裏有這麼多奇怪的文房啊。”

滿寶點頭,拿著一個鎮紙打量,同樣小聲的道:“真別致,比我們在益州城看的樣式多多了。”

白善和白二郎連連點頭。

因此,他們三個決定輕易不花錢買,不然這麼多好東西得花多少錢才能買回去?

買回去又得多久才能都用上?

三人強忍住自己的購物欲望,轉身進了書鋪。

進了書鋪,那誘惑性就少了一些,因為裏面大部分都是書。

白二郎不想買書,而白善想著國子監的藏書肯定比書鋪的要豐富,滿寶更要省錢,想著蹭白善的書看,於是也不輕易出手買。

三人逛了一圈書鋪,沒發現有自己特別喜歡的書,便開始挑起筆墨來。

這東西是不能在外頭小攤裏買的,因為好筆基本上只能在大書鋪裏買到,外頭的,不論表面做的多精致,就是不比名家出品的好。

白善在筆筒裏挑了好幾支,都皺著眉不太滿意。

掌櫃的瞧見了,掃了一眼他們身上的衣裳,見雖是普通的綢布,卻是半新不舊,很是貼身,而且三人身後還跟著一個人高馬大的護衛。

他微微一笑,轉身從身後的架子上取出一個盒子來道:“這些筆公子都不滿意嗎,不如看一看這一支。”

掌櫃的打開給白善開。

白善一看它單獨裝在盒子裏便知道不便宜,他伸手接過,取了出來仔細的看了看,然後遞給滿寶。

滿寶也仔細的看了看,還輕輕地摸了一下筆尖,微微點頭道:“還行。”

白二郎接過,直接轉著筆身看起來,看到一個熟悉的印記後道:“不就是翟家的湖筆嗎?我爹說還比不上川筆呢,先生用的就是川筆。”

滿寶堅持道:“這支還行,掌櫃的,你這兒還有別的筆嗎?”

掌櫃的便知道他們都算是行家,笑了笑道:“自是有的,公子小姐們要買多少支?都要這種上好的毛筆嗎?”

滿寶想了想點頭道:“差不多吧,我們先看看你這兒的有多好。”

掌櫃的便請他們到隔壁的小間坐下,然後去取了兩盒筆過來,盒子打開,每一盒裏面都有四支筆,白善看了看,發現每一支都不比剛才單獨裝一盒的茶,這才滿意了些。

掌櫃的笑道:“這就是這位公子剛說的川筆了,這一盒則全是湖筆,但要說現今最好的筆,那還得是宣筆,公子小姐們要不要看看?”

三人一起搖頭,宣筆是貢品,便是在外流通的沒有貢筆好,有貢品這個加持的名聲在,那一兩的東西也能賣出三兩來。

白善他們目前還不需要宣筆來裝點門面,自然是挑實惠的來。

白善是很喜歡寫字的,因此他更挑筆墨,滿寶也知道這一點兒,因此很用心的給他挑選。

白善挑了三支後放到一邊,問道:“還有嗎?”

掌櫃的便又去取了兩盒來,笑道:“所有的都在這兒了。”

滿寶問了價格後挑了兩支,白二郎想著他好歹也是要去國子監讀書的人了,於是也很豪氣的挑了兩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