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故人

白善想了想道:“立重他們不熟,這種事還是讓劉貴去打聽吧。”

說罷就要把劉貴叫進來吩咐下去。

被扶著坐在椅子上的莊先生總算是找到了自己說話的機會,“不必了。”

大家看向莊先生。

莊先生笑著搖了搖手道:“這不是沖著你們來的,就是對著我來的,不必查了。”

滿寶憂心,“先生,你仇人很厲害嗎?不查一查,萬一以後你出門被害怎麼辦?”

莊先生好笑的道:“誰說他是為師的仇人了?只是一個故人而已。”

就連白二郎都知道,“哪有故人見面不上前相認,卻讓人跟蹤的?先生,您只管告訴我們吧,您跟他有什麼仇?我很堅強的。”

滿寶和白善也點頭。

反正他們已經有一個當王爺的仇人了,那人總不至於比王爺還厲害吧?

莊先生卻沒告訴他們,而是按著桌子起身,白大郎連忙上前扶住他。

莊先生對他微微頷首,這才對三個小的揮手道:“行了,此事為師會解決的,你們先休息去吧,今天又是考試,又是出門的,還不累嗎?”

他道:“明日給你們放一天的假,自去玩去,後天成績出來你們就要入學了。滿寶,你也不能日日去藥鋪,回頭你得和濟世堂商量一下,把休沐的日子定下,待回頭白善他們也休沐了,為師帶你們滿京城的逛一逛。”

不知道是因為喝了酒,還是因為今天碰見了個故人,莊先生的話顯得有些多,他念叨道:“為師雖離開京城多年,但許多地方還是記得的,到時候帶你們去看……”

滿寶和兩個師弟對視一眼,乖乖應下,然後上前扶住他,和白大郎一起把莊先生扶回房間,四人給莊先生泡好腳,簡單擦了一下臉,解去外裳便塞進被窩裏,把蚊帳等都放了下來。

四人出了房門。

滿寶肯定的道:“那一定不是故人。”

“就算是故人,那也是不友好的故人。”白善回想起了先生停頓的那一下,既然先生當時把人認出來了,卻連招呼都沒打,顯然是關系不好。

白二郎問:“這世上竟然還有與先生關系不好的人?”

在他的記憶裏,先生不論在哪兒都很受歡迎和尊重的,這世上竟然有不喜歡先生的人?

“我覺得你們應該先告訴我一下你們為什麼會懷疑是益州王的人在跟著你們。”白大郎盯著三個人問。

滿寶就扭頭和白善道:“你覺得那個陳大人是先生的仇人嗎?”

白善也看著她道:“很有可能。”

倆人邊說邊加快了腳步,白二郎緊跟其後,倆人便把他也帶入了話題中,“你們說我們要不要叫人去打聽打聽他的身份?”

白二郎點頭道:“去吧,去吧,要是他官兒不大,我們就幫先生把仇報回去。”

白大郎見他們越走越快,不一會兒就走到老前面去了,半響無語。

等出了白大郎的視線,三人便一哄而散,各回各的房間躲避去了。

白大郎搖了搖頭,轉身去前院找高松。

他們不說,難道他不會問下人嗎?

白大郎到底和白二郎不一樣,一來,他是白家的嫡長子,二來,他年紀長,所以他一問,高松便把知道的都告訴他了。

當然,他知道的並不多,只知道一點兒,但這一點兒也足夠了,“家裏好似與益州王有仇,上京前,老爺只讓我看著二少爺,不要讓他在外面闖禍就行,其他的一切聽莊先生的。”

白大郎目瞪口呆,“我們這樣的人家竟然和益州王有仇?我們能有什麼仇?”

高松搖頭,他一個下人哪裏知道?

他想了想道:“小的知道的不多,不過看樣子,大吉和劉貴知道的不少,大少爺不如去問他們兩個?”

劉貴又不是他家的下人,他怎麼好意思去問?

白大郎皺了皺眉,將此事記在了心裏,晚上便抱了枕頭過來要和白二郎兄弟情深,秉燭夜談。

可惜白二郎死也不開口,怕自己不小心說多了,或是晚上做夢說出來,他還偷溜到白善的房裏,楞是硬擠上床道:“我大哥現在我房裏呢,我可什麼都沒告訴他啊,不過再被問就不一定了。”

白善打了一個哈欠,給他讓出了半張床,“不過你不許踢人,不然我讓大吉把你扔出去。”

白大郎見自家蠢弟弟如此堅決,便感嘆了一番,然後不再問此事了。

劉貴到底悄悄的去查了一下那位陳大人,滿寶剛從濟世堂回來,便看到白善和白二郎站在二門處的一個陰影裏和劉貴說話。

她立即背著背簍上前。

白善和白二郎正聽得認真,突然聽到腳步聲嚇了一跳,回頭見是她才放松下來,“你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

滿寶道:“今天病人不多,我已經和鄭大掌櫃說好了,以後我每旬都休沐兩天,若有能用得上我的急癥也可來家裏叫我,你們剛在說什麼呢,這麼神神秘秘的?”

白二郎就壓低了聲音道:“劉貴查到了那位陳大人。”

滿寶便看向劉貴,問道:“他叫什麼名字呀?”

劉貴躬身又說了一遍,“回滿小姐,他叫陳福林,是戶部的一位郎中,昨日他是和吏部的尚大人去狀元樓吃酒的。”

劉貴頓了頓後繼續道:“小的打聽到,這位陳郎中也是劍南道人,且是益州人,如今家小都在京城,他的長孫便在恩蔭進了四門學讀書。”

五品官名下都有一個恩蔭進四門學的名額的。

白善問,“打聽過他和先生的事了嗎?”

“小的和他府上的下人悄悄打聽過,但他們從沒聽說過莊先生的名字。”

所以一丁點兒也打聽不到。

除了陳福林的一些基本信息,他們什麼都沒打聽到。

滿寶左右看了看,問道:“先生呢?”

“先生在書房寫字呢,”白善道:“今日我們休沐,不用上課,但先生從早上便開始練字,我去給磨了一下墨,先生的字筆鋒太過,比之昨日差了一些,顯然心不靜。”

白二郎感嘆,“這是大仇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