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考察鋪子

    滿寶心情好的時候是不會介意花錢的,她吆喝上周五郎幾個,說要帶他們去狀元樓喝酒吃飯。

    周五郎搖了搖頭道:“算了,我們下午還要去看鋪子呢,你們自去吧。”

    滿寶這才想起來問,“你們找到鋪子了?”

    周立重就幽怨的擡起頭來看她,“小姑,前兒我們不是和你說過嗎?”

    滿寶歪著腦袋疑惑的問,“你們說過嗎?”

    眾人:……

    周立君揮了揮手道:“算了啦,小姑前幾天心情都不好,肯定沒把我們的話聽進去。”

    滿寶略微有些不好意思,“我可能沒怎麼註意,你們再說一遍吧。”

    周立重就低頭不理她了。

    一旁的周五郎道:“冊子我們都賣出去了,掙的銀子沒分,直接放在公中了,鋪子我們看了好幾家,坊內坊外的都看過了,內城的鋪子都不便宜,尤其是我們這一塊兒的,就算不要寬敞的,要買也得五千兩往上,租也不便宜……”

    周五郎從懷裏掏出一個小本子來道:“我們這幾天看了有十來間鋪子了。”

    滿寶張大了嘴巴,“有這麼多鋪子要賣?”

    “當然,這還只是就近找的,要是往更遠一些的地方或別的坊市去找,那更多。”

    滿寶很好奇,“為什麼,我們羅江縣和益州城的空鋪子很少的。”

    當初她能在羅江縣買到合適的鋪子,還是因為石大爺敗家敗得太厲害,不然她不知要等多久才能買到好鋪子呢。

    周六郎也覺得京城的鋪子有些多,而且貴得有點兒過分,“可惜我們初來乍到,難打聽到底細,不然問一下以前這些鋪子的售價也是好的。”

    白善問,“你們看的這些鋪子好做生意嗎?”

    “還行,”周六郎道:“我沒看過了,就是確定路過的人還可以,會有人停下吃飯才去這些地方打聽要賣的鋪子的。”

    他再次感慨道:“太貴了!”

    他覺得他們帶來的錢已經夠多了,結果還是不夠。

    滿寶一聽那價格,都不考慮內城的鋪子了,直接問道,“你們問的外城的鋪子多少錢?”

    周五郎都不用翻本子,直接道:“最貴的三千六百兩,最便宜的八百兩。”

    “咦,怎麼差這麼多?”

    周六郎道:“五哥,我不要八百兩的那間。”

    他給滿寶比劃,“八百兩的那間就這麼大,做吃的,簾子裏最多放三張小桌子,要是來的人多點兒,恐怕一撥人都招呼不下來。”

    滿寶好奇,“那這鋪子以前是做什麼的?”

    “賣衣裳布料的,他們簡單,一個櫃臺,側邊再放架子擺布料就行,賣的布料最好的就是綢緞,進門的客人站著就能挑選,位置顯得還寬敞,但我們做吃的不行。”

    周五郎皺著眉想了一下,還是提筆在本子上將這個鋪子劃掉了,“行吧,這個不看了,其他的呢?”

    以後鋪子是要周六郎主廚的,所以主要問他的意見。

    “其他的還行吧。”

    滿寶問:“六哥,你最喜歡哪一個?”

    “那當然是最喜歡最貴的那一個了,三千六百兩,就在緊靠著內城的坊市裏,離我們這兒不遠,出了我們的坊門右轉走了三十丈遠就到了。”周六郎道:“地方也寬敞,除了上下兩層樓,還帶一個院子,我看過了,後頭除了廚房還有三個房間,一個可以放食材和雜物,另外兩個可以住人。”

    周五郎卻是最開始就把它排除在外了,之所以留在本子上是因為周六郎太喜歡太堅持。

    為了說服他,周五郎已經列了不少理由了,這會兒見他還念念不忘,便橫了他一眼道:“錢不夠。”

    “所以我想租呀。”

    周六郎拍著大腿道:“我們不是問過了嗎,租一個月六十五兩。”

    周五郎問道:“你知道六十五兩是多少嗎?現在一鬥谷十文錢,六十五兩,最少能買六千五百鬥,那就是六萬五千升!”

    周立君連連點頭,表示五叔沒算錯。

    “你一個月就要費六萬五千升的谷子,你當你是白老爺呀!”

    白大郎和白二郎從茶杯裏擡起頭來。

    周五郎立即解釋道:“我的意思是白老爺豪氣。”

    周六郎到:“我覺著那鋪子一定不值這麼多錢,他們說不定是看我們是外鄉人,所以蒙我們呢。我在益州城也問過各種鋪子的價錢,就算京城的鋪子比較貴,也沒有貴這麼多的,我是說差不多大的啊。”

    “可我覺得不貴呀,”滿寶道:“兩層的樓,還帶後院,比剛才你們說的八百兩一間那麼小的鋪子不是更便宜嗎?”

    周五郎道:“那間鋪子位置好,你別看它小,打它跟前過往的人是最多的,我們去看的時候,也有別人去看了,兩幫人正好撞一起了。”

    所以他才對它戀戀不舍的。

    滿寶將手中的白開水一飲而盡,道:“沒事,錢不夠我這兒有,買鋪子的事不急,等我替你們打聽打聽。”

    白善就問,“你找誰打聽?”

    “藥鋪的鄭大掌櫃吧,”滿寶道:“他算是京城人,住的時間也長,肯定知道行情的,說不定認識的人多,還能幫我們找一找,談一談價錢呢。”

    白善蹙眉道:“欠人人情不好吧,要不等我祖母上京,她在京城似乎留有人,到時候讓祖母幫忙打聽一下。”

    滿寶現在也迫切的想掙錢,主要是為了科科,所以滿寶不想等太久。

    她搖頭道:“不要緊,鄭大掌櫃的人情很好還的。”

    畢竟她就在藥鋪裏坐堂,倆人從事一樣的行業,人情還是很容易還的,從事的行業不一樣,那人情才不好還,才要絞盡腦汁呢。

    周五郎便將其他鋪子的情況也給滿寶介紹了一下,滿寶一一記下,決定明天再去藥鋪就找空和鄭大掌櫃打聽一下,或者和小鄭掌櫃、鋪子裏的大夫夥計們打聽也行呀。

    反正都比他們自己摸索要強。

    周五郎便收了本子道:“我們今天再去別的地方看看,走遠一點兒也沒什麼,主要是價錢和位置要合適。”

    滿寶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