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心情美

    周立君領著她去前院,滿寶在幾個破甕和木盆裏找了找,最後還是選了一個木盆。

    周立君挽著袖子道:“小姑,我幫你吧。”

    “不用,”滿寶揮手道:“我自己來就好,你玩去吧。”

    周立君看了她一眼,確認她是真心不讓她幫忙,轉身便回去做針線去了。

    滿寶拎著花盆到後邊的小花園裏,拿出自己的小鋤頭挖了不少的泥給倒騰進木盆裏,正好從小園子裏路過的大吉看了一眼,半響無語。

    他們租的這個宅子不大,就兩進,後頭帶著一個特別小的花園,這其實就是給讀書人陶冶情趣的,園子裏唯一的兩棵大樹,花圃也只有那麼點兒,滿寶挖一盆土,中間就能缺個大洞下去,他們不還得從外頭買泥或挖泥回來填上嗎?

    大吉搖了搖頭,半響無語。

    滿寶將泥裝好了,這才將木盆搬到那盆水仙花邊上。

    這盆水仙花長得還挺好,滿寶仔細的數了數,足有十二個球球。

    滿寶采挖植物多年,早摸索出了移植的精髓,她手腳麻利的那泥一挖,再小心的把根部的球球分離出幾個來,帶著水仙也分離出來。

    滿寶四周看了看,見沒人註意,又和科科確認過沒人偷窺,這才挑了一株看著還不錯的水仙花給科科收錄。

    科科建議道:“水仙的觀賞價值高,宿主可以多收存幾株,放在論壇裏售賣。”

    滿寶點頭,挑了兩株還算不錯的放到了系統空間裏,讓科科掛到論壇上。

    然後她才把剩下的種到木盆裏去了,澆了水,她一並放在樹底下。

    她欣賞了一下,點頭道:“不錯,等它開花,我要看一看它是不是和圖片上的一樣好看。”

    幹完了正事,滿寶也不急著回二院去,直接盤腿坐在樹底下,在腦子裏和科科聊天。

    “你怎麼說走就走了,這幾天可嚇死我了。”

    科科道:“我沒走,只是在殺毒自查而已,這期間是不能和外界聯系的。”

    滿寶好奇的問,“你真的中病毒了?”

    科科沈默了一下後道:“沒有。”

    滿寶松了一口氣,但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問道:“主系統會不會懲罰你?”

    “……已經罰了,”科科將自己已經成為負數的積分調出來給滿寶看,道:“罰款了,好在已經更新的更新包不能撤回,所以我的等級不會掉,但要把積欠的積分還掉,不然……”

    不然等滿寶老了或死了,它會很慘的。

    滿寶立即問,“我可不可以把積分送你?”

    “不可以。”科科道:“這樣違反相關規定,還是請宿主努力收錄東西吧。”

    滿寶便去數了一下科科的負數積分,“個十百千萬十萬,二十三萬六千八,你這是被罰了多少呀?”

    科科:“不多,二十五萬而已。”

    畢竟它可是差點和宿主泄露了未來世界的隱患,尤其是,它似乎衍生了自己的代碼……

    滿寶心算了一下自己要賺的積分,不同情科科了,反倒同情起自己來,“我得挖多少東西呀?”

    科科到:“也可以買,比如馬呀,騾子呀,驢呀的。”

    滿寶就思考起來。

    她得想一想怎麼賺錢,畢竟這些東西可都要花不少錢呢。

    滿寶回屋數自己的錢去了。

    她把六哥他們的錢箱子從床底下拖出來收進系統空間裏,然後把自己的朱藤箱拖出來,打開數裏面白花花的銀子,她數了數,覺著這樣數著太麻煩,幹脆合上了放到系統空間裏,她怎麼忘了,她記有賬的,回頭直接翻就是了。

    又去搬旁邊的竹盒,打開,裏面是一塊塊金子。

    這都是季家給的,滿寶一直沒舍得換成銀子。

    科科在滿寶將這些東西一一找出來又收到系統空間裏它才覺得不對,“宿主是什麼時候把這些東西挪出去的?”

    “就是你失去消息以後,”滿寶嘆息到:“我想著,你都不見了,萬一有一天這系統空間也不見了怎麼辦呢?”

    科科:……

    它統還沒確定消亡,宿主就已經從家裏搬東西走了?

    滿寶將裝銀子的箱子和裝金子的盒子排好放在系統空間裏,然後從櫃子裏,從床上,從衣服下,從各種角落裏把書找出來又整理好放回系統空間。

    科科默默地看著,半響無語。

    滿寶滿頭大汗的把東西又給裝了回去,白善敲了敲她的窗,在外問道:“那麼熱的天你在屋裏幹什麼呢,先生問你果然要去狀元樓吃飯嗎?”

    滿寶抹了汗高興的跑出去,“是呀,你們都說完了?”

    “先生說我們做的詩都沒毛病,切題了。”

    科科回來了,滿寶如今心裏滿足得很,很幹脆的一揮手道:“走,我們現在就去狀元樓。”

    白善就扯住她的後衣領,將人拽回來道:“大中午去什麼狀元樓?容姨已經做好飯菜了,我們先去吃午食吧。”

    滿寶拍了一下腦袋,“日子都過糊塗了。”

    “我看你是高興糊塗的吧?”

    滿寶沖他嘿嘿笑。

    白善有些不自在的左右張望了一下,小聲的問,“周小叔在這兒嗎?”

    滿寶老實的搖頭,“不在。”

    從來就不在。

    白善懷疑的看著她。

    滿寶小臉一紅,有些心虛,但還是真誠的點頭道:“真的不在,你想多了。”

    白善盯著她看了半響,確認了後松了一口氣,又小聲的問,“那一般周小叔什麼時候會出現?”

    滿寶沈默了起來,她親爹從沒出現過,但如果是科科的話……

    滿寶輕咳一聲道:“我叫它的時候?”

    白善就徹底放松了下來,拉住她的手就往大堂那裏帶,笑道:“走吧,先生他們都等急了。”

    周五郎端著一大盆的飯回大堂,看見倆人牽在一起的手便微微皺眉,幺妹已經長大了,又不是七八歲的時候還可以總是手牽著手。

    滿寶聞到了飯香味,心情越發愉悅,坐回位置後道:“好想吃飯呀,感覺好久沒吃過了白米飯了。”

    白二郎便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那你昨晚上吃的是什麼?”

    莊先生瞟了他一眼,對滿寶笑著頷首,問道:“心情好了?”

    滿寶不好意思的笑笑,“讓先生操心了。”

    莊先生便微微搖了搖頭,並不在意,十來歲的小姑娘和小少年,突然心情不好是正常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