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回歸

白善他們要連考三天,從七月初一考到七月初三,參考的學生就四十八個,老師卻沒少,所以初五就可放榜。

說是考三天,但也只是考上午而已,下午是不考的。

滿寶從藥鋪裏出來,爬上大吉的馬車,順著就到了國子監大門口。

六學的學生們下學後陸續從學裏出來,白善他們要交卷,收拾桌面,等他們提著考籃出來時,滿寶已經撐著下巴在大門口等了快一刻鐘了。

滿寶看見對面的大門裏出現白善,她便掀起眼皮懶洋洋的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在這兒。

白善看見了,拽著白二郎就找過去,白大郎跟在他們身後搖了搖頭,也走過去。

白善三個還沒走到跟前,滿寶腦子裏便傳來茲茲的電流聲,滿寶眼睛大亮,茲茲幾聲後,滿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在腦子裏響起,“宿主……”

滿寶“耶”的一聲就從車轅上蹦了下來,興奮得原地蹦了兩跳,不說白善三個被嚇懵在當場,就是大吉都嚇了一跳,一下繃緊了脊背看向滿寶。

附近走過的學子也被滿寶的大叫聲嚇到了,有一個腳一軟,差點半跪下。

滿寶渾身散發著高興和興奮,原地蹦了兩下後高興的和白善幾人拍著胸脯道:“師姐請你們吃飯。”

眾人:……

科科:……

科科沈默了好一會兒後道:“宿主,水仙花可以收錄。”

滿寶這才在腦子裏回應科科,“科科你沒事了吧?”

“沒事,只是出現了程序異常,殺毒自檢過後就沒事了。”科科將話題拉了回來,“水仙花屬於珍稀物種,不論是觀賞價值還是研究價值都很高,建議宿主收錄。”

“收錄,收錄,回去就收錄。”滿寶高興得不得了。

白善幾個終於也回過神來了,見滿寶笑得眼睛都快要不見了,嘴巴大大的咧著,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

白二郎捂著小心臟心驚膽戰的問道:“不會吧,她這幾天臉色這麼臭是因為我們要考試?所以現在我們考完了她就高興了?可也不至於高興成這樣吧,我自己都沒這麼高興呢……”

白善則左右張望起來,尤其是他和滿寶之間的空地,他認真的盯著看了看,很懷疑周小叔又回來了。

滿寶總算是收斂了點兒,但臉上的笑意怎麼也壓不住,“就說你去不去吧。”

“去呀,去哪兒吃?”有人請客,為什麼不去?

白二郎還把他大哥給拉上了,“大哥一塊兒去,你說哪兒的東西好吃?”

白大郎覺得小弟真是太沒有風度了,滿寶年紀最小,還是個姑娘家,怎麼能讓她請客吃飯呢?

誰知道滿寶也看向他,熱情的問道:“白師兄,你比我們早來京城,你說哪家店裏東西好吃?”

大吉已經把附近都打量過了,再次確認了沒危險,他便也看了滿寶一眼,然後道:“少爺們,滿小姐,我們先上車回家吧,莊先生還在家裏等著呢。”

大家這才想起還等在家裏的莊先生,立即爬上馬車回家。

回家的路上一片熱鬧,整個車裏都飄著笑聲。

雖然白善私心裏有些擔憂,但見滿寶笑得這麼開心,他也忍不住放松下來。

這幾天滿寶一直繃著臉,而白善白二郎又被考試困擾,所以這幾天氣氛都有些緊繃。

今天考試結束,滿寶再一放開,大家便都開心起來了,白二郎得意忘形,扭頭和滿寶道:“要不我們去狀元樓吃吧,聽說狀元樓的酒特別好喝。”

滿寶第二次聽到狀元樓的名字,忍不住好奇的問,“你怎麼知道狀元樓的酒好喝?”

白二郎指著白大郎出賣道:“我大哥說的。”

白大郎:……

滿寶問道:“只有酒好喝嗎,菜好不好吃?”

狀元樓可不便宜,為了滿寶的錢袋子著想,白大郎違心的道:“一般吧。”

看著他臉上的表情,滿寶便和白善白二郎一起默默地看著他,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真誠點兒?這是當他們是傻子嗎?

白二郎看向滿寶。

滿寶沒好氣的道:“你又不會喝酒,找酒好的地方幹什麼?”

“見識見識嘛,而且我不喝,先生喝呀。”白二郎道:“先生喜歡喝酒。”

這倒是真的,滿寶思索起來。

雖然先生很少喝酒,多是喝茶,但僅有的幾次滿寶也看出來了,先生喝到好酒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

白善道:“這幾日先生辛苦了,幹脆我們三一起出錢請先生喝酒吧。”

白大郎立即道:“算上我一個。”

於是大家談著談著就變成了大家一起出錢,滿寶和白二郎都沒有意見,通過商議,大家還是定在了狀元樓。

大吉把一車子說得熱鬧的人送回家,莊先生正在書房裏等著,孩子們一到他就察覺到了不對,今天大家都很開心啊,氣氛很好的樣子。

他的目光在四人身上滑過,最後落在了滿寶身上,忍不住輕輕一笑,看來不用找這孩子談心了。

莊先生指了他們的桌子對白善和白二郎道:“來,將題目寫下來,還記得你們做的詩嗎?”

最後一天考的是詩賦。

白善點了一下頭,上前寫題目。

自己做的詩,這會兒功夫白二郎還是記得的。

見他們談論考試的事,滿寶便悄咪咪的溜到了院子裏,去找她的水仙花。

自從把水仙花拿回來後她好像就沒怎麼搭理它了。

水仙花已經不在原來的屋檐下了,滿寶原地轉了一圈,沒找著花去哪兒了。

周立君正坐在屋檐下做針線,見小姑就跟要捉自己尾巴的貓一樣轉圈,忍不住問:“小姑,你找什麼呢?”

滿寶問:“水仙花呢?就是那盆長得像蒜的花。”

“我給移到小園子的一棵樹底下了,”周立君道:“小姑不是說那是長在水邊的嗎,那一定喜陰,這會兒太陽這麼大,我怕它在屋檐下被太陽曬死,所以給移到樹下去了。”

那裏要更陰涼。

滿寶點了點頭,又四處翻找起來,“立君,家裏有空的花盆嗎?”

花盆沒有,缺口的甕或大盆卻是有,還有個漏底的木盆,都是前一個租客留下來,之前劉貴他們收拾時把東西堆在了前院,周立君看見沒有讓扔,想著這些木盆和甕裝了土種上些蔥和蒜也是好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