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蔫頭耷腦

    周五郎等莊先生走了,這才再次看向滿寶,問道:“是不是藥鋪那邊不順利?還是被人欺負了?”

    滿寶搖頭,“沒有,我昨天還學到了東西呢,我就是心情不好。”

    周五郎好奇的問,“為什麼心情不好?”

    滿寶瞥了他一眼後道:“我想爹娘和大嫂了。”

    周立重一聽便擡頭,“我也想爺爺奶奶和我爹娘了。”

    周五郎一聽就不說話了,同樣有些憂愁,他也想他媳婦跟孩子了。

    周立威左右看了看,扭頭問周立君,“二姐,你想家嗎?”

    周立君想了想後搖頭,“現在還沒想。”

    畢竟她是跟著小姑在益州城住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已經過了最想家的那個階段。

    所以她看了一眼滿寶,覺著小姑不是想家。

    她皺了皺眉,快速的將手裏的饅頭吃完,道:“小姑,一會兒我跟你一起去藥鋪吧。”

    滿寶:“你去藥鋪幹什麼?”

    “認認路,而且我也想到處逛逛,看看咱家的店開在哪裏好。”

    “對對對,這是正經事,”周五郎道:“冊子我和六郎去賣就行了,反正地兒我和老六都走熟了,你和立重立威都到處逛逛,看看哪兒的館子熱鬧,都賣了什麼東西,價格怎麼樣。”

    周立君曾經和周六郎找過一個來月的鋪子,很有些經驗,點頭應下。

    滿寶這才點頭。

    等他們姑侄一行人走了,白善和白二郎果然拿了錢還給白大郎。

    白大郎看著錢沒接,默然無語了好一會兒才道:“你們也太與哥哥我見外了吧?”

    白善就笑嘻嘻的把錢塞到白大郎手裏,道:“大堂哥,滿寶說得對,親兄弟明算賬,我們名下的那個小莊子一直能做得那麼好,就是因為賬目清楚。”

    人情會有,但絕對不在賬上。

    白二郎連連點頭,也把錢塞給了自家大哥,擠眉弄眼的道:“大哥,你要是心疼我,回頭給我買些禮物送我就好了。”

    白大郎就收了錢走,“我上學要遲到了。”

    滿寶到了藥鋪,周立君送滿寶進去,見她有一個單獨的診房,藥鋪裏的掌櫃和大夫夥計都對小姑很友好,這才放心。

    再去看小姑,她的心情似乎還是不太好,但對著病人也是帶著笑容,周立君更疑惑起來了。

    不是藥鋪裏的掌櫃大夫和夥計,看著也不是病人,但這兒是京城,他們剛來幾天,人生地不熟的,家裏人也沒惹小姑,小姑是為什麼生氣?

    總不可能真的是因為想家吧?

    “二妹,趕緊走了。”周立重見她進去半天不出來,忍不住在藥鋪外叫了叫她。

    周立君就覺得兄弟也不省心。

    滿寶將自己的東西拿出來放好,和周立君揮了揮手道:“你快去吧,中午你們自己回家,不用特地來接我,大吉會來的。”

    周立君應下。

    滿寶叮囑道:“京城很大,你們可不要亂走,記得回家的路啊。”

    “放心吧,小姑,我們都把家裏的地址背下來了,不會忘記的。”

    而且京城的道路四四方方的,又不饒,他們又識字,還能不認得路嗎?

    走過的路總會記得的呀。

    滿寶的病人依然很少,但一上午也看了七八個病人,一來,有的病人進來後看到滿寶雖然心裏很懷疑,很猶豫,很想退出去,但臉皮薄,所以沒退;二來,有的病人不耐煩等,看她這裏人少,雖然年紀擺在這兒,但濟世堂的招牌也擺在這兒,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進來看一看;三則是因為有些急癥的病人,在其他大夫都有病人的情況下便會先送到滿寶這裏來。

    然後滿寶發現了,京城的人似乎很喜歡打架,她昨天接了一起砍胳膊的,今天就接了一起手骨折的,都是打架打的。

    在益州城,她雖然也會接到外傷的病人,但那多是爬山摔的,走路摔的,爬梯子摔的,坐車摔的,各種摔……

    打架的,也有,但會很少。

    滿寶請了一個夥計幫忙,把病人被打折的骨頭正了,上了藥膏後夾上夾板,這便給他開藥方。

    病人很懷疑的看著她,“大夫,你要不再找其他大夫給我看看?我可還年輕呢,萬一這骨頭不正……”

    滿寶理解他的擔心,雖然她對自己有信心,但她正骨的經驗還真不多,除了她四哥外,也就給兩個病人正過骨,這是第三個。

    因此滿寶毫無壓力的點頭,扭頭對剛才幫忙還沒退出去的夥計道:“你去把大掌櫃請來看一看。”

    病人沒想到這大夫開口就是請大掌櫃,一時有些坐立不安。

    鄭大掌櫃很快就過來了,他解開了病人的夾板,摸了摸骨頭後道:“正了的,接下來就看骨頭能不能接上了。”

    病人提著的心放下一半,連忙問道:“要怎麼樣才能讓骨頭接上?”

    鄭大掌櫃沒說話,笑看向滿寶。

    滿寶擡頭道:“首先你得年輕,年輕骨頭長得快。”

    病人咽了咽口水,忐忑的問,“我今年十九,算年輕嗎?”

    滿寶勉為其難的點頭道:“算吧,第二你得聽話,不許亂動,骨頭還沒接上,你動作幅度大了,用力大了,它就又歪了,就算最後長出來了,那手也瘸了。”

    “第三,你乖乖吃藥吧,按時來藥鋪復診。”

    滿寶將藥方遞給他,揮手道:“行了,去抓藥吧。”

    把這個病人送走,滿寶也到了下班時間了,鄭大掌櫃特別熱情的邀請她留下吃了午食再走,大家可以再順便交流交流醫術。

    要是往常滿寶就答應了,但她這會兒心情不好,於是給拒絕了,她道:“我兩個師弟就要考試了,我得回去看看他們。”

    鄭大掌櫃同樣從紀大夫那裏知道周滿之所以會上京,就是因為她兩個師弟接到了恩召進國子監讀書,他立即道:“此事的確重要,那過兩日等小公子們考完我再一並擺酒給幾位接風洗塵。”

    這都來了幾日了,還接什麼風啊?

    不過滿寶現在沒有精力去維持這些人情世故,於是點了點頭。

    她蔫噠噠的告辭出去,大吉趕了馬車來接她。

    科科一直沒有動靜,莊先生第二天要送白善他們去國子監裏考試,只看了滿寶一眼,決定等白善他們考完了再和她認真的談一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