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準備

從滿寶還不懂事的時候科科就陪著她了,對滿寶來說,科科的存在不僅像是父母和朋友而已,更像是腦子裏的另一個自己。

雖然科科說的很少,但十年下來,滿寶也通過溝通和揣測知道了許多東西。

她知道,科科要存在,那她就得活著,死後它的積分得是正的,這樣才可以回到它的那個世界,然後再被分配任務;

她還知道,科科不能害她,不然它被判定謀害宿主,那一定會被銷毀。

她更知道,科科頭上有一個主系統,它規範它的行為,就如同《大晉律法》規範大晉人的行為一樣,若違反,它將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有很多東西,科科是不能告訴她的,比如它是怎麼做出來的,那個世界的很多情況它都不能告訴它。

最後,科科很怕被銷毀,雖然它從沒說過,但滿寶猜得出,系統被銷毀,那就跟人死了一樣,什麼都沒有了,一切歸零,這個世界再沒有它的存在,甚至可能都沒有它的記錄。

滿寶覺得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她知道什麼是病毒,她在百科館內看到過,偶爾和莫老師,和D博士聊天,他們會說到過。

莫老師說的病毒是生物病毒,而D博士說的病毒則是虛擬世界中的病毒,似乎都很厲害,每次一出現都會引起智慧生物的恐慌,因為會死人。

可科科不是人啊,它本身就是高科技產品,如果是病毒,那受傷害的不應該是她嗎?

百科館內的書都說了,病毒是有可能通過入體式科技產品擾亂腦電波,可能致人腦死亡……

可她現在什麼事沒有不說還能進出系統,倒是科科的意識不見了。

滿寶覺著有些慌,這就和另一個自己被關起來了一樣讓她恐慌。

滿寶坐下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把系統空間裏的銀子都收到滕竹箱裏,然後小心的挪到外面,給推到了床底下。

她的銀子,還有六哥的銀子,立君他們的銀子……

等錢都把床底下塞滿以後,滿寶看著系統空間內的書籍發愁。

這些書都是她在百科館內買的,打印以後偶爾拿出來看,但她從沒有拿出去給人看過。

雖然字是他們的字,排版也是照著他們這個世界的來,但有些書是真的不適合拿出去給人看到呀。

因為有些東西寫的實在是不符合這個世界的認知。

滿寶撓了撓腦袋,到底不舍得把這麼多書放在空間系統裏,於是把裝衣服的櫃子倒騰了一下,把一些衣服折疊好了放到床的裏側,然後就開始往櫃子裏放書。

壘得高高的,等裝滿了以後,滿寶就往床裏側的衣服堆裏要塞了許多本,實在是藏不住了,滿寶這才惋惜的看了一眼系統空間裏的書。

滿寶滿頭大汗的坐在床邊,嘆息的擦了一下汗。

周立君從屏風外面探進頭來,“小姑,那麼熱的天你在屋裏幹什麼呢?”

滿寶挪了挪屁股,擋住她的目光,搖頭道:“沒幹什麼,就想些事情。”

“先生叫你呢。”

“我知道了,我這就來,”滿寶起身走出去,對周立君道:“立君,你不要進我的屋。”

周立君就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水仙花,發現好像是蒜,卻又不像蒜,還像大蔥。

她就知道肯定是小姑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她搖了搖頭,應下了,不過還是道:“小姑,種花得放在院子裏種,可不能放在屋裏,到處都是泥。”

滿寶這才想起還擺在桌上的水仙花,連忙應下。

等周立君出去了,她這才把蚊帳放下蓋住床,正要抱著水仙花出去,想了想又不對,回身把帳子給掛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才不要那麼傻做這種掩耳盜鈴之事。

雖然把蚊帳掛起來心裏很擔憂,但也總比放下讓人一看就覺得懷疑的帳子強吧?

滿寶把花盆抱出去,先放在了墻腳陰影處,現在科科沒法和她聯系,所以這盆花也不急了。

容姨做好了午食,周立君幫著端上來,新請來的幫工只能呆在後面廚房那一塊,不能到他們讀書生活的地方來。

莊先生坐在了主位上,看了眼悶悶不樂的滿寶,“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回來就不高興了?”

滿寶搖了搖頭,轉開話題道:“先生,吃完了飯我就繼續教三師弟墨義?”

“不急,吃了飯你們休息一會兒,午睡兩刻鐘,再醒醒神,下午我們說一說詩賦。”莊先生看了一眼滿寶,知道現在孩子年紀大了不好管,尤其這還是個女弟子,於是沒有再詳問,而是順著她的話題道:“為師擬了幾個題目,你們都做出來,我給你們參考參考。”

滿寶只喜歡背詩和聽人作詩,自己卻是不喜歡作的,問道:“我也要作嗎?”

“對,你也要作。”

莊先生很嫌棄道:“你再不用功,你三師弟都快要趕上你了。”

白二郎:“……先生,你不是說我的詩做的很有靈性嗎?”

“嗯,就是筋骨血肉全無,不會用典故也就算了,連遣詞造句也有很多毛病。”

白善和滿寶便低頭樂。

莊先生扭頭看見便道:“你們也憋笑,你們也差得遠呢,都得好好學,知道嗎?”

他道:“人都說詩賦可明誌,詩寫得好的人,人必不差,以後你們要想揚名,這詩賦就得做好,尤其是白善和白二你們兩個,以後你們要想考官,還得寫詩投卷呢。”

白善道:“先生,我不想投卷。”

“你不投卷,恐怕無人識得你,無人識你,你考試答得再好,名次也不會好。”

白善:“就算要投卷,我也要投這世上最有權勢之人。”

滿寶盛了飯後道:“那不就是皇帝嗎,天下間就他最有權勢。”

莊先生就摸著胡子笑道:“你的詩文若能投到皇帝跟前得他一聲贊,那就算是出大名了。”

白二郎道:“等楊縣令或唐縣令回京,我給他們投。”

眾人:……

滿寶忍不住沖他豎起大拇指,“你這個辦法好。先生,我不用投卷。”

莊先生就臉一板,“不用投卷也要學好來,做學問哪有挑三揀四的?”

“好吧。”滿寶無奈的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