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偷師和光明正大

滿寶開了藥方,見鄭大掌櫃站在一旁,便順手先將藥方遞給了他,“您看看?”

鄭大掌櫃有些尷尬,以為滿寶是不高興他站在一旁看,但藥方遞到了跟前,他還是接過看了一下,點頭道:“不錯,不錯,要是我,我也是開這樣的方子,這樣的用量。”

屋裏的病人和家屬們一起松了一口氣,雖然這位小大夫看著好似挺熟練的樣子,但年紀是真的小呀,還是個女娃。

鄭大掌櫃將藥方遞給他們,等他們出去了就想和滿寶聯絡一下感情,怕她因剛才的事心生芥蒂,結果滿寶也正等著他們走呢。

他們一走,滿寶便從翻開了病例冊來遞給鄭大掌櫃,高興的道:“您來得正好,這是我一早看的病人和開的方子,您看可有改益的地方?”

鄭大掌櫃到嘴邊的話一頓,仔細的看了一眼滿寶,確認她是真的高興後就接過病例冊,“周小大夫在益州城時也常把自己的病例冊給別的大夫看?”

“那倒沒有,”滿寶道:“紀大夫說了,病例是病人的隱私,不可給人翻開的,哪怕我現在還在學習,也要遵守的,所以我只給紀大夫和老鄭掌櫃看,讓他們指點一下我。”

鄭大掌櫃:……那和給所有人看有什麼差別?

益州城也只有這兩個大夫吧?

哦,還有老紀的兒子小紀大夫。

鄭大掌櫃覺著這孩子單純得讓人操心,他看了一下病例冊裏薄薄的三頁紙,合起來道:“我看著都處理得很好。”

他頓了頓後道:“比我想的還要好,甚至,前兩例處理的比我還好,不過這病例冊以後你給我看也就行了,別輕易給別人看。”

滿寶應下,“是,那以後請大掌櫃多多指教了。”

鄭大掌櫃輕笑著點頭,“好。”

鄭大掌櫃出門去,就見外面大堂站滿了人,有拿著藥方在等著抓藥的,也有在等候看病的,同排的另外兩個診房,甚至隔了一個大藥櫃的另外一側診房外都站了不少病人,只有滿寶這裏空了一大片,只等著幾個病人。

顯然,濟世堂裏早傳遍了,這一診房裏的大夫是個小姑娘。

鄭大掌櫃一出來,便有病人撩開簾子進去。

鄭大掌櫃看了一眼旁邊排得老長的隊伍,忍不住摸著胡子笑了笑,這些病人都低估了裏面的小大夫呀。

其實不僅他們,就是他一開始也低估了。

紀大夫和老鄭掌櫃來信說她天賦極高,手上有好幾本他們從未見識過的醫書,都可為杏林瑰寶。說周滿與名醫的差別只在於年紀和經驗。

所以他才用力的招攬她,可現在看來,她差的根本不是年紀和經驗,她只是差些年紀而已。

不論是處理竇珠兒的病例,還是剛才那對父子,她都處理得很好。看得出來,紀大夫把她教得很好。

要做好一名大夫,可不止需要醫生而已,尤其是在成長的時候。

滿寶的病人少,她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兒,因此對每一個病人都很細致,細細的叮囑,細細的開了藥方,但就是這麼細,不到午時,她還是把排在門外的病人都處理完了。

滿寶往外看了一會兒,幹脆就搬了張小凳子坐在門口打量隔壁兩個大夫的病人,待看到有她看上的病,對方一進屋裏,滿寶便回屋拎著自己的茶壺過去給人添茶,順便圍觀一下兩個大夫給人看病。

不過,她到底是剛來,地方還沒踩熟,跟他們也不熟,也就默默地看一會兒,並不插話,也沒有開口請教。

看得差不多了她便出門去。

見她這麼光明正大的偷師,陶大夫和於大夫半響無語。

滿寶回到自己的診房,想了想,拿出白紙寫了兩個病例和藥方,她看了一下時間,將藥方交給小鄭掌櫃,“我要回家,就不去打攪陶大夫和於大夫了,這是我看過的醫書上有的兩個病例和藥方,請交給兩位大夫,明日若有時間,我們可以辯證一下這藥方。”

小鄭大夫低頭去看,發現一個是風寒的病癥,一個是小兒驚悸的病癥,都是很常見的病情,但藥方卻與他們常用的略有不同。

他覺得有些奇怪,“小周大夫怎麼突然要和陶大夫於大夫辯證藥方?可是他們今日看的病有什麼問題?”

滿寶搖頭笑道:“沒有呀,只是交流而已,不是大掌櫃說的於大夫擅長小兒病癥,陶大夫擅治風邪外感嗎?”

那也沒有直接把病例和改良過的藥方拿出來與人辯證吧?

這不該是聲名遠揚,或是治療的病例出了問題才要辯證的嗎?

滿寶卻已經轉身回去收拾背簍準備回家了。

小鄭掌櫃撓了撓腦袋,收下了藥方,打算一會兒用午食的時候再拿出來大家討論討論。

滿寶從紀大夫那裏學習醫術,時有問題請教他,莊先生便讓她把自個的醫書抄一抄送給紀大夫一冊,紀大夫凡有病癥問她,她也都會拿去請教莫老師,兩個人再從無窮的書裏尋找出對癥的藥方和各種辯證文章……

而紀大夫對她也越來越盡心,倆人現在不僅是交流的關系而已,還互為師徒,亦師亦友。

自那以後滿寶便琢磨出來了,知識從來不會是免費的,她要學東西就得付出點兒什麼;而感情是在交流中處出來的,單一方的付出,沒有誰會願意的。

既然她才偷師了丁大夫和陶大夫,自然要還回去一點兒東西。

這叫禮尚往來,她給出了她的知識,下次她再要鉆進房裏去偷學就不用太不好意思,這一來二往的,交情自然就深了嘛。

陶大夫和丁大夫對此一無所知,他們更不會像滿寶一樣想那麼多,作為成人,他們很少會再去思索這種人情世故。

他們只是單純的對滿寶進來偷學感到不滿,但這種不滿在收到藥方後蕩然無存。

倆人點著藥方上的藥名和用量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小鄭掌櫃,小周大夫說這是她從別的醫書上看到的?不知是什麼醫書,可還有其他的藥方?”

古大夫都忍不住上前去看,鄭大掌櫃笑著在桌邊坐下,“這事不急著討論,先吃飯吧,外頭還有病人等著呢,等忙完了這一陣我們再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