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坐診三

滿寶見了便心中有數了,她問道:“您家住哪兒的?”

“住的城外。”

滿寶咦了一聲,問道:“城外到這兒不是挺遠的嗎?”

老人家便道:“我們家給人打柴送柴,今天來得早,便順便來看一看大夫。”

滿寶點點頭,道:“那你們進城很不容易吧,我給你多開幾副藥?”

老人遲疑著沒說話。

滿寶解釋道:“你這病拖太久了,須得三個藥方換著來才能治好,不過我現在最多只能給你開兩個藥方,一個藥方兩副藥,一副藥吃兩天,早晚各一次。等吃完了這四副藥你再來,我看看效果,給你換一副方子。”

說罷,滿寶想了想,提筆寫下藥方。

老人看見,張開的嘴便閉上了。

滿寶將藥方遞給他,道:“老人家,您這病可不能再拖了,最好一次性治好了,不然只好一會兒便停藥,它便會反復,傷了根子,以後再想治就難了。”

老人接了藥方出去,他兒子看見接過去,蹙眉問:“怎麼兩張藥方?”

老人張了張嘴道:“大夫給的。”

中年人看不明白,只能拿著去給小鄭掌櫃看,小鄭掌櫃看了一眼,擡頭掃了倆人一眼後道:“稍等一下。”

他拿了算盤出來打,不一會兒道:“一共是八十四文。”

“這麼貴……”

小鄭掌櫃道:“這可是四副藥,一副藥吃兩天,八天以後你們再來看一看。”

“我們不要那麼多藥,”中年人立即道:“撿兩天的就行。”

小鄭掌櫃搖頭,“這是大夫開的藥,我只按方抓藥,而且這是兩張藥方,一張藥方也才兩副藥,先吃好了一副再吃另一副……”

中年人就扯過藥方道:“我去和大夫說一說。”

說罷拿著藥方回去找滿寶,滿寶已經接待了新的病人,是一個胳膊上被刀割了一刀口子的人,才到的藥鋪,因為是外傷,還在噗噗的冒血,屬於急癥,其他大夫都還有客人,便往她這裏塞了。

雖然送病人來的人看見滿寶時充滿懷疑,但見她拿起剪刀就把人衣服給剪了,家屬們便只能閉上了嘴巴。

滿寶將衣服剪開,看了一眼傷口後,“口子有點兒大,一會兒我清洗後把它縫上吧。”

吩咐送他們進來的夥計去打熱水過來。

見滿寶面不改色的翻著傷口看,家屬們微微不適的扭過頭去,病人更是慘白著臉,“大夫,我的手不會有事吧?”

滿寶檢查過後安慰道:“沒事,沒傷著骨頭,手不會斷,不過這傷口有點兒大,處理後要註意清潔,凡是東西都不能吃,不然傷口發炎了,手會不會被鋸掉我不知道,命有可能沒了。”

滿寶拿著白布給他清洗傷口,順便把傷口附近的汙垢也給擦了,看了眼他黑乎乎的手指,她很是擔憂,“你回去以後可一定要註意清潔呀……”

正說著話,中年人拿著藥方擠進來,見屋裏這麼多人,他首先弱了氣勢。

滿寶擡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叮囑完手下的病人後一邊穿了針給他縫上傷口,一邊問他,“還有什麼事嗎?”

“大夫,您怎麼給開了兩張藥方?我們只抓一張藥方可以嗎?”

“你父親的病很重了,時間很寶貴,你們家不是在城外嗎?開一張藥方,今天回去熬一副,大後天又一副,為了不斷藥,你得提前一天進城,而且重新排隊開方是要診費的,”滿寶道:“你父親病得久了,這咳嗽反復起來是有可能變成癆病的,趁現在還能治就趕緊治了,知道你們年輕人忙,要不我把第三副藥方也給你們開了?”

中年人立即道:“不用,不用,那我們先抓這兩副方子看看。”

中年人對屋子裏的其他人憨笑了一聲,微微躬身行禮後退出去。

一個家屬道:“這是不想給自個老爹治病吧?”

滿寶擡頭笑道:“沒有的事,他兒子挺孝順的,不然也不會帶父親到內城來看病。”

家屬們一想也是,略過了這事,開始操心起他的手臂來,看見滿寶動作嫻熟的給他縫針,但卻歪歪扭扭的不好看,忍不住道:“小大夫,我這縫的都比你好看。”

滿寶自信的道:“不可能,這縫人跟縫衣裳是不一樣的……”

她這門手藝可是得到過範太醫認可的,是自見識過範太醫縫季浩後,她日日夜夜在擬人病人身上操作出來的。

雖然她現在還只能縫皮肉,內臟還有點兒沒把握,但現在病人也只需要她縫皮肉不是?

滿寶完美的收針,欣賞了一下她的傑作後微微點頭,這才給他上藥。

傷者覺得她有點兒可怕。

滿寶正給他上藥,鄭大掌櫃撩開簾子進來,“周小大夫呀,有外傷病人……”

一進來他就看到了滿寶正在上藥,自然也也看到了那縫起來的傷口,他頓了一下後笑道:“不愧是跟著範太醫學過,周小大夫這縫合做得可真好。”

這是割了多少只兔子或豬腿才練出來的手法呀?

滿寶沒說自己這手不僅跟範太醫學過,還跟莫老師學過。

不過莫老師言語間是很看不上縫合術的,相比於他說的外科,他更喜歡內科。

不過滿寶素來不挑,她覺得不管是莫老師說的內科還是外科,或是範太醫說的瘍醫和大夫,她覺得能治病救人就是好的。

科科也說莫老師和範太醫很奇怪,應該說是所有人類都很奇怪,明明都是一樣的人,從事一樣的事,卻又把人做的事分了等級。

同為人類的滿寶一開始也和科科一樣迷惑,但日子久了,慢慢就明白了點兒。

但明白不代表就贊同。

鄭大掌櫃站在一旁看滿寶手腳利落的給他上藥包紮好,然後才坐下給他開了藥方。

“你會自己上藥嗎?”

傷者立即搖頭。

“我問的是你家裏人能給你上藥嗎?”

傷者擡頭看向他哥,他哥看了一會兒,糾結道:“大夫,要不我們每天過來您給他換?”

“行吧,那我給你們開一副藥就行,也不用每天過來,藥隔一天換一次,煎的藥早晚喝一次,一副藥可煎兩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