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坐診二

竇珠兒認真的思考起來,滿寶起身道:“你先想著,我去給你拿些藥膏。”

滿寶回到診桌,對焦急的老太太點了點頭笑道:“沒事,我給您開個方子,這裏頭有個藥膏,回去後早晚擦一次,再吃些藥看看。”

滿寶將藥方開出來,又寫了一個藥名在另一張紙上,“您將這紙交給小鄭掌櫃,讓他使人送一盒藥膏來給我。”

滿寶決定先給竇珠兒擦一次試試看,她又拿了一塊白色的布條進去,擦完藥後用布條給她纏上,“怎麼樣,想到了嗎?”

竇珠兒糾結道:“實在想不出來,我那天也沒幹什麼,吃了早食便去找朋友玩去了,然後我們上河岸邊玩,看到好多蒜,就往家裏挖了一些,我娘說那不是蒜,是野草,要扔掉,我看著怪可惜的,正好家裏有個空的爛盆,我就給種在盆裏了,然後中午和家裏人吃的一樣的東西,下午跟我娘一起出門給人送貨去了,回來後就再沒出過門,也和往常一樣。”

滿寶素來對植物敏感,微微坐直了身體道:“長得像蒜的野草?”

她仔細的想了想,沒能想出是什麼東西,便問道:“那天你只這一件事不是照常的事嗎?”

竇珠兒點頭,“對。”

滿寶便道:“那你讓你家裏人把東西挪開,別放在家裏了,你也不要再靠近它。”

滿寶頓了頓還是忍不住好奇,“你家遠嗎?要不你搬來給我看看?”

竇珠兒連連點頭,“我家在外城,但就在坊外而已,離得很近。”

滿寶給她上好了藥,笑道:“我給你也開了一罐藥膏,你拿回去早晚擦一次,盡量少摩擦疹子,兩天後你再來看看,若有減弱的痕跡,我再給你紮針,用不著幾日東西就下去了。”

竇珠兒紅著臉點頭,不好意思的問,“是不是太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是大夫嘛,本就該我做的。”

竇珠兒就悄悄松了一口氣,小聲問,“你這麼小就做了大夫?”

滿寶笑著點頭,“老師們教得好。”

將竇珠兒送出去,竇老太太也取藥回來了,她看了竇珠兒一眼,見她臉色還好,便拉著她笑著和滿寶道謝告辭。

滿寶又將剛才對竇珠兒的話說了一遍,道:“得把她過敏的東西找到,不然便是此時用藥將疹子去掉了,過後它還是會長的。”

“是啊,是啊,之前吃其他大夫的藥也下去了的,但沒過幾日又重新長出來,而且還越長越多……”

竇老太太覺得滿寶說到了點子上,決定回去就把那盆花給送來,她道:“那花上個月還開花了呢,長得特別漂亮,這孩子喜歡,近前去嗅了又嗅,會不會是因為那花有毒?”

滿寶道:“花不一定有毒,不然你們怎麼沒事呢?有可能是它對特定的人有毒。”

老太太楞楞的問道:“啥叫對特定的人有毒?難道它還能專對珠兒用毒?”

“人和人也是不一樣的,有的人不能吃雞蛋,吃了身上也會長疹子;有的人不能吃柿子,吃了會拉肚子;這就是過敏,而有的過敏更奇怪,比如春天柳絮紛飛,有的人被粘到就會覺得呼吸難受,有的人則是不能聞花香……”滿寶道:“我看她的疹子一大片一大片的,就像是過敏長起的疹子。”

老太太有聽沒有懂,但她卻聽明白了一件事兒,那就是她孫女這一身的毛病有可能是家裏那盆野花造成的。

老太太先是轉身點了一下竇珠兒的腦袋,念叨道:“早和你說過不要從外頭亂撿東西回家,你就是不聽,現在遭罪了吧?”

她對滿寶道:“周小大夫你放心,我這就回家把那盆野花搬來給你看看。”

滿寶才點了點頭,老太太就風風火火的拉著竇珠兒走了。

病人一走,診房裏一下就安靜了下來,滿寶唉聲嘆氣的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才坐下,簾子就被掀開,一個中年人扶著一個老頭兒進來,看到坐在診桌後面的滿寶楞了一下。

滿寶也擡頭看著他們,上下打量了他們一眼後笑問,“是看病嗎?來這兒坐下吧。”

猶豫著是不是要退出去的父子倆頓了一下,然後便走了進來。

中年人將父親攙扶著坐到凳子上,有些拘謹的看著滿寶道:“您給看看。”

滿寶示意他將手放上來,問道:“怎麼了?”

“咳嗽,”中年人搶先回答道:“沒日沒夜的咳……”

說著話,老人家又咳了起來,滿寶看了一眼他,等他咳完了這一趟才問,“什麼時候開始咳的?”

“就這幾天……”

滿寶皺了皺眉,和中年人道:“你出去外面等著吧,我問你父親就好。”

中年人躊躇著沒動,遲疑道:“我爹老糊塗了,您有什麼話還是問我吧,問他是說不清楚的。”

滿寶一臉嚴肅的道:“老糊塗也是一種病,為了診斷清楚還是得請病人親自回答問題,所以你不要插嘴。”

中年人目瞪口呆,半響才道:“我,我們不治老糊塗的病,就治咳嗽而已。”

滿寶便揮手道:“知道了,不給你們開這樣的藥就是了,但我還是得確定一下病情,你先到外面等著。”

中年人猶豫了一下,見滿寶瞪著眼睛看他,便只能轉身出去。

等他走了,滿寶再看向老年人的目光便輕柔了許多,她問道:“您咳嗽多長時間了?”

“有一個來月了。”

“吃過藥嗎?”

老人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後點頭道:“吃過兩三天藥,但不見好。”

“一點兒都不見效?”

老人想了想後不好意思道:“吃了藥後是好了一些,我估摸著病快好了,所以就不再吃了,誰知沒兩天就又咳嗽起來了。”

滿寶問,“咳起來嚴重嗎?什麼時候咳的多?”

“晚上,有時候要咳一晚上的,怎麼也睡不著,家裏人也睡不著。”

滿寶把著脈,皺了皺眉後問道:“肚子疼嗎?”

“啊?”

滿寶便起身走到他身邊,伸出三根手指按了按他的肋下,他忍不住痛呼一聲,然後又咳嗽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