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教導

滿寶抽空把那兩本冊子抄錄了一遍,冊子很小,裏面只有題目,又沒有答案,加上她很有抄書的經驗,速度快,所以只是抽著空兒就抄完了。

“你和立威,立君抄幾冊,明天一早就一兩銀子一冊賣出去。策論和詩賦的題目貴些,二兩銀子一冊。”

周立重很懷疑,“小姑,就這麼小的一本冊子賣一兩能賣得出去嗎?”

周立威連連點頭,同樣表示懷疑,“會不會太坑人了?”

滿寶:“……你知道我買這兩本冊子去了多少錢嗎?”

倆人一起搖頭。

滿寶道:“十五兩,這一本五兩,這一本十兩。”

周立重和周立威:……讀書人的錢可真好掙。

滿寶塞給他們道:“好歹讀了幾年書,趕緊抄去,記住,多檢查兩遍,別有錯字,以免誤人子弟。”

倆人應下,一旁的周五郎卻問道:“上哪兒賣去?如今用得上這冊子的就是那四十來個人吧?也不知道他們住哪兒。”

滿寶道:“問劉貴,他肯定知道。”

周六郎不解,“他為什麼會知道?”

周立君,“因為他去打聽了呀,這就是小姑常說的,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兩天後大家都是對手了,當然要了解一下對手了。”

周五郎覺著不對,“滿寶啊,咱要把這好東西賣給對手是不是不太好呀?而且還是便宜賣的,我們可是花大價錢買來的。”

“沒辦法,咱這是二手貨,能掙錢就不錯了,放心去吧,我相信先生和善寶,也相信我和白二郎,就算是把冊子給了別人,我們也不落後於人。”

而且他們可是比別人早一些看到兩本冊子的,人家或許只有兩個人,但他們有五個人好不好?

老周家的人被她說服了,於是周立重領著弟弟妹妹去抄冊子,周五郎和周六郎則去找劉貴。

滿寶轉身回書房,一進書房就見白二郎正和白大郎樂陶陶的說話。

一看到滿寶進來,白二郎立即把桌子上的課本拿起來擋住臉,一旁的白大郎:……

“剛講過的你都背完了?”

白二郎自信的點頭道:“背完了。”

滿寶就壓下他手上的書,示意他背一遍。

白二郎便背誦起來,《論語》他以前背過的,基本上只要再看幾遍,或是有一個提示,他就能想起來,所以背誦對他來說不難。

滿寶繼續壓著書,問道:“‘道千乘之國’的‘道’是何意?”

白二郎卡頓了一下後道:“作‘導’,乃治理的意思?”

滿寶看著他,白二郎心虛的回望她,“不對嗎?”

“對呀,你說的時候能不能有信心點兒,你自己都不相信是對的嗎?”

白二郎就挺了挺胸膛,大聲的道:“是治理的意思。”

滿寶微微點頭,繼續問道:“那‘使民以時’的‘時’是什麼意思?”

坐在一旁的白大郎瞬間沒了用處,他看了一會兒,忍不住撓了撓腦袋,幹脆起身回自己的房間去,把之前他整理的大考題目給拿出來。

他歷年大考的策論和詩賦題目抄下來給莊先生送去,這才琢磨起帖經和墨義來。

等滿寶的講解告一段落了,他便對白二郎道:“我來給你說一說大考的題目吧。”

滿寶點頭,“這個也可以研究研究。”

容姨在外面喊,“吃飯啦!”

白二郎立即看向窗外。

滿寶繼續道:“晚上我們還是來講墨義,第二天一早你背書,那樣記憶要深刻些,我看你還有哪些不記得,我給你圈出來,再給你抄成小冊子,後天你可以邊去考場邊上等著邊看。”

容姨見半天沒人理她,又喊了一聲,“吃晚食啦!”

白二郎又擡頭往外看了一眼。

白大郎看著都心塞不已,忍不住拍了他一下,“別總是想著吃,還有兩天你就要考試了,你知道四門學有多難考嗎?你知道太學是什麼學院嗎?那可是全國最高的學府。”

“全國最高的學府不是國子學嗎?”

“國子學不算,裏頭一百個人裏有九十九個是恩蔭進去的,要是連國子學也算在內,那弘文館才算是最高的呢。”白大郎也是有屬於文人的傲氣的,他認真的道:“太學才是最高的學府,而你現在不需要與上千人去爭那幾十個名額,而是與四十七人爭前十五個名額,你知道你運氣有多好了嗎?”

白二郎楞楞的點頭。

白大郎道:“所以,你得努力知道嗎?”

白二郎楞楞的點頭,然後問,“可是大哥,我考上了太學,豈不是比你還厲害了嗎?”

白大郎一時楞住了,看著這糟心的弟弟心塞不已。

一旁的滿寶道:“你想太多了,你真當太學裏的學生就比四門學的厲害?那裏頭可也有不少恩蔭進去的學生,比如你,你不就是半靠恩蔭嗎?”

不然,再給他兩年的時間,他恐怕也考不上四門學。

白大郎傲嬌的看了他一眼,點頭贊同滿寶的話。

白二郎憤憤,“所以你們到底是要鼓勵我,還是要打擊我?”

滿寶和白大郎同時沈默了一下,然後紛紛道:“你還是挺厲害的,再加一把勁兒,一定比另外四十多個人厲害。”

“不錯,吃的喝的什麼都是虛妄,只有讀書才是最實在的,我們先讀書。”

外面的容姨都把飯菜擺好了還是沒人出來吃飯,忍不住掐腰叫道:“快出來吃飯了,飯菜都要涼了!”

白二郎強逼著自己低頭,但還是沒忍住扭頭往外看了一眼。

滿寶也聞到了肉香味兒,她深吸一口氣,也看向白大郎,“要不我們先吃東西吧,吃完了再繼續?”

白二郎連連點頭。

白大郎無奈的放下書,“好吧,我看你們也無心再看書了。”

滿寶便率先跑出了書房,她見莊先生和白善還沒過來,便知道他們還在園子裏,幹脆就跑到園子裏去找他們。

師徒兩個,一個正說得入迷,一個正聽得入神,根本沒聽到容姨的喊話。

等終於把一院子的人都聚在了一起,容姨便退下到前院吃飯去了。

莊先生對四個弟子道:“大郎回去睡覺,你們三個晚上點燈吧。”

滿寶領著兩個師弟起身躬身應下,白大郎則道:“先生,我也留下幫忙吧。”

莊先生想了想後點頭道:“也好,我有時候要找些書,你幫我找一找,還有之前大考策論和詩賦的參考答案,你也幫我找出來。”

白大郎笑著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