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一對一

白大郎:“……這不好吧,誰相信你拿的卷子是真的?而且善寶他們可是要應考的,你還往外賣,這不是在給他們增加對手的實力嗎?”

滿寶道:“這就是你們狹隘了,這冊子為什麽這麽貴?就是因為買到的人都不想別人再看到,而賣冊子的人,冊子多了便便宜。賣十冊的卷子的價錢和賣一冊的卷子是一樣的,他們自然願意只抄一冊。”

“但是讀書不僅看書,還看讀書的人,不然天下的書都是一樣的,怎麽有的人讀了有所得,能成大儒,有的人讀了一輩子還是學生?”滿寶道:“所以啊,這關鍵的不在於冊子,在於看冊子的人。”

白大郎問:“萬一就有人比善寶他們還厲害,看冊子所得在善寶之上,本來他還落於善寶之後,但看過後就在善寶之前了呢?”

“那也是人家的能耐,說明他是可塑之才,”滿寶道:“而且我相信師弟們。”

白大郎:……可是他不相信他弟弟呀。

滿寶拿著冊子回家,直接交給莊先生。

裏面只有題目,答案需要自己去找,但莊先生教了這麽多年的書,這點兒難得倒他嗎?

他只翻看一遍,不僅冊子上的答案出來了,心中的答案也出來了,他思量片刻後道:“滿寶,我記著你的《論語》上記了好多釋義……算了,你把書拿來,我給二郎勾幾篇文章,你給他將釋義都解下來,先考過他,哪裏不懂的教教他。”

滿寶應下。

說是幾篇,但勾選下來足有十六篇,白二郎看著眼都懵了,他道:“先生,你還不如讓我把《論語》重新再背一遍算了。”

莊先生就停下筆道:“這也不錯,你都還記得多少?”

白二郎想把自己的嘴巴縫起來,他以前倒是整篇背下來過,但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日子久了,這兩年背的書又有點兒多,不免就有些弄混,當然,大部分他還是記得的。

莊先生一看他的模樣便明白了,他將圈好的課本交給滿寶,道:“監督他背下吧,好幾年前背的課文,再復習一下,應該可以背下來的,重要的是墨義,有些詞句的墨義很難記,你幫幫他。”

滿寶記下。

莊先生知道這個弟子素來聰慧,甚至自己都押過他的題目,因此笑道:“你覺著哪些詞句會考的,你便重點教他。”

滿寶連連點頭,表示明白。

將任務布置了下去,莊先生這才拿了冊子思考了一下,招過白善道:“走,我們去園子裏談一談策論,且不打攪他們。”

白善應下。

被落下的白二郎連忙道:“先生,先生,我也要考策論的,我們倆考的卷子是一樣的,我不聽嗎?”

莊先生就停下腳步,回頭與他笑道:“莫慌,雖然你們考的卷子是一樣的,但側重點可以不一樣,白善的帖經和墨義都不成問題,為師想讓他爭的是國子學的名額。”

“你嘛,策論你才學了半年,剛學會破題,這個隨性就好,回頭為師再給你說一說規矩就行,只要行文不亂,其他的隨便了,但你的帖經和墨義卻一定要好,如此,說不定可以爭一爭太學的名額,一定要爭取上四門學。”

莊先生指著滿寶道:“這兩樣,你師姐足以指導你,你先跟著你師姐學吧。”

白二郎扭頭與滿寶的目光對上,滿寶沖他露出笑容,眉眼彎彎,可愛的不行。

但白二郎卻抖了抖,覺得瑟瑟發抖。

一旁的白大郎見了忍不住道:“先生,要不讓我來吧。”

莊先生便看了他一眼,笑道:“讓滿寶來吧,你在一旁看著。”

他頓了頓後解釋道:“你可彈壓不住這小子。”

白二郎苦著臉道:“先生,我很乖的。”

乖倒是乖了,就是總也忍不住走神。

白大郎趁著滿寶出去和老周家人說話的功夫拿起課本指導自家的弟弟,一低頭就看見他雙眼放空的在發呆。

白大郎:……

“二郎,你想什麽呢?”

白二郎沒理他。

白大郎就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等他回神後蹙眉問,“你想什麽呢?”

白二郎老實的搖頭,“忘了,大哥你一嚇我,我就忘了剛才在想什麽了。”

白大郎:“……趕緊背書。”

白二郎悄咪咪的往外看了一眼,見書房裏只有他們兄弟兩個,他就大著膽子抱住腦袋道:“可是背不下去了,大哥,我好愁呀,我們休息一會兒好不好,我一點兒也不想背書,剛才背了好久了。”

“你都記住了嗎?”

“差不多了吧,滿寶說的挺細的。”

是說得挺細的,有時候講解釋義,白大郎覺得比他說的都好,難怪莊先生會那麽喜歡這個師妹。

白二郎見大哥暫時沒再逼他背書,趁勢轉移開話題,探頭往外看了一眼後問,“滿寶在和大頭他們說什麽呢?”

白大郎瞟了他一眼道:“叫立重,忘了昨天被人追著滿院子跑的事了?”

出門在外頭,大頭和二頭也都不樂意大家叫他們的小名了,都嚴正聲明過要叫他們的大名,這樣出去才不會被人小看,不至於找活兒幹的時候被人當做小屁孩。

但白二郎一時改不過來,昨天被倆人追著滿院子跑。

白大郎訓完他才道:“說抄卷子賣卷子的事呢。”

到底是和滿寶一塊兒長大的,白大郎都沒詳細解釋,白二郎一下就明白了,他叫道:“不是吧,她還要把我們買的冊子抄一遍再賣出去?不行,這冊子是我和白善花錢買的,她得算我一份兒。”

還以為他不答應的白大郎一下被噎住了,半響才把到嘴邊的話咽下去,他沒好氣的道:“爹也沒少你吃穿,沒少給你錢花,你怎麽也整天想著賺錢的事?還有兩天你就要進考場了,能不能專心讀書?”

“大哥,這不是賺錢的事,這是快樂的事懂嗎?”數著錢的快樂。

“不懂,”白大郎沒好氣的道:“我就知道買冊子的錢滿寶給了五兩,善寶給了三兩,剩下的錢是我給補上的。”

“我這不是沒空還給你嗎?待晚上有空了我就還給你,不過滿寶的那五兩你別給她了,她賺錢了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