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八章 買不到

封宗平懷疑的看著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後面的雲信玹已經笑道:“祭酒最愛從儒家的典籍裏出題了,只是儒家的典籍裏有這麼多,你師弟記得過來嗎?”

滿寶若有所思,“也是,他是孔家人。”

她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他們,問道:“那你們手上有孔祭酒歷年給一級新生出的題目嗎?”

封宗平確認了些,問道:“你那師弟不會參加的是兩天後的應招考吧?”

滿寶看了他一眼,點頭道:“是呀。”

封宗平就摸了摸下巴後問道:“你可知剛才那道子路問強的策論要怎麼解?”

滿寶思考了一下後道:“從君子和而不流,國有道,不變塞焉來解吧。”

封宗平撫掌,“不錯,不錯,你師弟比之你如何?”

滿寶用更長的時間思考了一下,不太情願的道:“比我略強一點兒吧。”

封宗平就笑道:“那他考國子學沒問題了,這是我二級的年末考,我如今三級了,他都能解出來這樣的策論,就算差一點兒,比那些人也強多了。”

滿寶眼睛微亮,問道:“你知道另外四十六個學子?他們學識如何?”

封宗平看著她但笑不語。

滿寶便有信心了些,然後一想又苦惱起來,“可我有兩個師弟呀。”

眾人:……這話的意思是?

滿寶來回看著正圍在她旁邊的這四個學子,笑瞇了眼,“我請你們吃飯吧,你們都長大了,會喝酒吧?我請你們喝酒,我們來談一談歷年考試的題目如何?你們能記住的吧?”

封宗平:“……你兩個師弟都應招?”

滿寶點頭,“他們一家的。”

“所以,你跟他們不是一家的?”

“不同姓,怎麼樣,我們要不要一起吃飯?”

封宗平就左右看了看後問,“他們怎麼不親自來?”

“他們被先生關在家裏讀書呢,這兩天估計都不能出來了,你們要喝酒嗎?我聽說前頭有一家酒樓的酒特別好喝。”

一旁的易子陽插嘴問,“是狀元樓嗎?”

滿寶哪知道是什麼樓呀,她連路都不認識呢,不過既然有人點了酒樓的名字,她就順勢點頭道:“不錯,就是狀元樓。”

易子陽就扯了扯封宗平的袖子,低聲道:“狀元樓的酒呢。”

封宗平橫了他一眼,小聲道:“你能記得歷年的考試題目?”

易子陽沈默了一下後道:“胡謅幾個糊弄糊弄?”

“我剛沒試過嗎?她連《中庸》的題都破出來了,你想想年前你把這題破成了什麼樣兒。”所以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糊弄不住呀。

滿寶見他們湊在一起交頭接耳,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但代入自己和白善白二郎想了一下,她便能猜出大概來了。

她嘆息一聲道:“我知道了,你們肯定沒記住題目,不過這不要緊,你們總還留著卷子吧,把卷子給我也行啊,我可以在這裏等你們,等你們把卷子拿來,我請你們喝酒。”

四人繼續沈默。

滿寶一看就明白了,“好吧,看來你們和我的小師弟一樣,不僅考完就忘了考題,就連卷子也沒留著。”

四人:……誰沒事留著考試的卷子呀,那肯定是能塞到哪兒去就塞到哪兒去呀。

滿寶嘆息一聲,拱手道:“後會有期。”

四人:……

封宗平忍不住道:“你在這兒是沒用的。”

他示意她去看陸續從門裏出來的學子,大多數人是看一眼便走,並不多停留。

“你也看到了,大家最多是好奇的看了看,誰會上來賣卷子?”

滿寶好奇的問:“為什麼不賣?”

易子陽道:“因為不缺錢呀,能不住在學裏的,要麼家在京城,要麼在外頭租得起房子,誰家缺錢呀?”

封宗平笑道:“是啊,國子學的學生多為三品以上官家子弟,基本都住在外面,只有少數能考入國子學的庶民,但也多住在外面,太學的學生多為四品官家子弟,四門學為五品官家子弟,真正缺錢需要賣卷子的都住在裏面呢。”

滿寶沒好氣的問,“那你幹嘛過來?”

封宗平輕咳一聲道:“我這不是好奇嗎?對了,你師弟出自哪家?是祖輩是功臣,還是……”

滿寶道:“是他爹,但我不告訴你他爹是誰,好了,我找著熟人了,先行一步。”

滿寶看到了白大郎,拍了一下大吉後迎上白大郎。

白大郎一出門就發現他們了,所以他的嘴巴是大張著的,一臉的不可思議。

滿寶上前拉著白大郎走到一邊,“白師兄,你打聽到歷年考試的卷子了嗎?”

白大郎一臉恍惚的搖頭,“時間太緊了,哪有那麼快,不過滿寶,你怎麼直接撐著紙在門口收卷子?讓博士們知道了要訓誡的。”

“我又不是國子學的學生怕什麼?”

也是。

白大郎點了點頭,點頭過後還是覺著這樣不好,正想與她說話,滿寶就已經快嘴道:“白師兄,你再進去一趟唄,別找你的同窗,他們也才進學沒幾個月,盤子都還沒踩熟呢,你找二級的學長,嗯,家境不太富裕的,人又好交友,又活潑的,他們手上就算沒有卷子也肯定知道誰有。”

白大郎沈思了一下便點頭,他也是一級一級從綿州那裏考進來的,自然知道一些書鋪悄悄的出售各種隱秘的卷子,而這些卷子基本上都來自於學裏的學生。

只是他以前都是直接從書鋪裏買卷子,或是用莊先生的關系,直接從府學的先生們手裏得到他們匯總的卷子,很少這樣直接跟學生打聽的。

於是他還有些不好意思,臉都紅了。

滿寶見了很憂心啊,覺得這位師兄的臉皮比他親弟弟可差太多了。

滿寶將自己的錢袋子塞給他,“師兄,錢只要給夠,這世上就沒有買不來的卷子。”

白大郎底氣不是很足的點頭,“好吧。”

封宗平等白大郎進去了才走過來,和滿寶一起看著人消失,問道:“這是四門學的學生吧?你們認識?”

滿寶不理他。

“餵,小娘子這樣就很不好了,我拿不出卷子你就不理人了?”

滿寶道:“主要是你還騙人。”

封宗平輕咳一聲道:“那在下再與你道一聲不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