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七章 買卷子

    滿寶和白善白二郎也站在二門處目送楊家的人離開,莊先生扭頭見他們一動不動,便輕咳一聲道:“好了,這麼多人給你們挖石鋪路,你們也該好好的努力一番了。”

    白善三人躬身齊聲應下,和莊先生回書房念書去。

    滿寶上完了自己的新課,默誦了幾遍,又將作業做完,沈入意識看了一眼系統內的時間,覺著差不多了便起身,“先生,我出門了。”

    莊先生揮手,“去吧,去吧。”

    白善抽空從書裏擡起頭來,向窗外道:“大吉,你送滿寶去吧。”

    大吉應下,去前院駕馬車。

    滿寶則轉身找了一張大白紙,提了筆在上面寫了一行大字收卷子(國子學和太學年中考,年末考和大考的卷子)。

    寫完了以後,滿寶在莊先生的目瞪口呆中吹了吹,待幹的差不多了便卷起來走,還伸手和莊先生打了一下招呼,“先生我真走了,善寶,你們記得幫我洗筆。”

    白善這才發現她筆還沒洗呢,他才要表示反對,滿寶已經一溜煙跑了。

    白善忍不住嘟囔起來,他最討厭洗筆了。

    滿寶將她的小背簍給背上了,背簍裏有筆墨紙硯,這是常備的,說不定會用得著。

    到了國子監大門口,正是他們下學的時候,有不少學子結伴一起從裏面出來。

    滿寶立即拿出那張大字交給大吉,“快撐開站到大門口前去。”

    大吉:……

    倆人大眼瞪小眼了一會兒,滿寶問,“有問題嗎?”

    大吉紅了臉羞的!他默默地展開大紙,站到了國子監大門對面。

    滿寶滿意的點了點頭,將背簍放在腳邊,背著小手滿意的站在他身側等著。

    魚貫而出的學子們看了眼大吉手上撐開的白紙,再看一眼滿寶,紛紛離開,但也有人駐足看了一會兒,然後忍不住搖著折扇上前,“小娘子,你要收卷子?”

    滿寶點頭,“你有?”

    他笑道:“在下便是國子學的學生,怎麼會沒有?不過卷子在家裏呢,要取來太麻煩,不如我念出來你記下如何?”

    滿寶笑道:“當然可以。”

    她轉身從背簍裏取出紙和筆,對他笑道:“你念吧。”

    對方挑了挑眉,顯然沒想到她準備得這麼齊全,笑道:“不急,我們先來談一談價錢如何?”

    滿寶道:“一套卷子一錢銀子。”

    “才一錢?”

    “一錢已經很多了好不好,”滿寶道:“我又沒要你的答案,卷子也不是你出的,甚至都不要你寫出來,連筆墨和紙張的費用你都免了,就復述一下就能掙一錢銀子還不多呀?”

    “可這是國子學的卷子啊。”

    “是啊,所以我給了你一錢銀子呀,要是別的書院的卷子,我十文錢都不給的。”

    學子:……

    滿寶已經準備好了,問道:“你到底賣不賣?”

    對方楞了一下後點頭道:“賣,你可聽好了。”

    他輕咳了一聲後便背著手念道:“《康誥》曰:‘克明德。’《太甲》曰:‘顧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滿寶靜靜地看著他。

    他見滿寶沒落筆,便問道:“你怎麼不記?是不是不會寫?沒關系,我來幫你寫,再多給一錢潤筆費就好。”

    滿寶躲開他的手,問道:“然後呢?這是策論的題目?”

    “不是呀,這是帖經。”

    滿寶沒好氣的問,“你們帖經考《大學》呀。”

    學子眨眨眼,“是啊,《大學》可是《禮記》中的重中之重,當然要考的了。”

    滿寶想了一下,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就問道:“你們國子學經常考《大學》嗎?”

    “還好吧,你到底記不記?”

    滿寶看了他一眼,在紙上只寫了“大學”二字,然後繼續問道:“帖經多是從哪兒出題?都是《大學》裏的?”

    學子笑看她道:“先生們都愛從《禮記》裏出題。”

    《禮記》那麼厚的一本,白善倒是背下來了,白二郎估計夠嗆,“《禮記》的哪部分呀?”

    學子道:“這價錢可就不一樣了。”

    滿寶懷疑的看著他,問道:“算了,帖經什麼的先放一邊,你們去年年末考的策論題目是什麼?”這才是重中之重。

    學子眨眨眼,胡謅道:“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就這一條。”

    滿寶咬著筆頭看他,半響後懷疑的問,“剛才你給我的帖經是哪一年的年末考?”

    “就是去年的呀。”

    滿寶咬牙切齒的問,“你們家的先生出題會把帖經和策論同出一書?”

    學子輕咳一聲道:“這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才學了《大學》。”

    滿寶很懷疑的看著他,“你這麼大年紀了才學《大學》?”

    學子忍不住摸了摸臉頰,問道:“我很大年紀嗎?”

    一旁一直強忍住笑意的學子們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大笑道:“封宗平,你少捉弄人小娘子,去年國子學的策論明明是‘南方之強與,北方之強與,抑而強與?寬柔以教,不報無道,南方之強也。君子居之。’”

    封宗平才要笑著反擊回去,眼角的余光就瞥見滿寶快速的在紙上記下“《中庸》子路問強”幾個字,他忍不住楞了一下,再次認真的打量了一下滿寶,“小娘子問卷子幹什麼?”

    滿寶沒好氣的道:“你撒謊騙人,一錢銀子沒有了。”

    封宗平便笑著道歉,道:“在下並不是有意的,只是第一次見人在國子監大門收卷子,所以忍不住好奇,小娘子是代哪家書鋪來收的卷子?”

    “我是替我師弟來收的,他要考國子學了,我想給他弄幾個卷子做做。”

    封宗平就笑道:“這大考和我們年末考的卷子可不一樣。”

    滿寶好奇的問,“怎麼不一樣了?”

    “容易的要容易很多,難的又難些,”他笑道:“我們好歹在國子監裏學了幾年,卷子容易的總不能比大考時還容易吧?那豈不是進學後毫無進步?”

    “有道理,那若是你們的祭酒給一級的學生出題,他愛從什麼書上出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