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六章 楊家來人

    滿寶點頭,“不錯,請兩個幫工吧,就請當地的,我們也好與這裏的人熟悉熟悉。”

    白善點頭,招來劉貴道:“你去招人吧。”

    劉貴應下。

    大家把飯菜擺在院子裏,劉貴他們自己去前院吃。

    滿寶就坐在邊上,白二郎看向她,“你不吃嗎?”

    滿寶搖頭,“才鄭大掌櫃請我吃過了。”

    白二郎便點頭道:“看出來了,他對你的確很看重。”

    他很好奇的看著滿寶,“你不就給了他們幾個方子嗎,他們怎麼這麼看重你?”

    滿寶道:“我可不止是給他們方子而已,我們一直在交流醫術的,凡是我知道的,只要問及我都會告訴他們的。”

    所以滿寶也是很理直氣壯的在濟世堂裏學醫術的,因為他們是互相交流教導呀。

    莊先生輕輕地敲了敲碗,“快吃飯吧,吃完了去休息一會兒,下午我們上新課。”

    白二郎臉有點兒苦,“先生,上午才上了新課呢,怎麼下午還上。”

    “下午上算學。”

    白二郎眨眨眼,“您不是說主要算學可以暫且放一邊嗎?”

    莊先生便嘆息道:“那是白善,你不行。”

    他指著白善道:“他已經把該學的算學都學會了,考國子監夠用了,你行嗎?”

    白二郎便低下腦袋。

    莊先生語重心長的道:“雖說你們得了恩旨,不管怎麼考都不會落榜,但考得好點兒便能選擇去的學院,所以你還是得努力一番。”

    滿寶連連點頭,“你至少得進四門學吧?”

    白二郎不是很有信心,“劉貴都說了,這次應招的學子就我們幾個最小,他們比我們年長,讀書的時間肯定比我們長。”

    莊先生忍不住訓他,“還沒考呢,你自己先沒了信心,誰說年紀長,讀書的時間就長的?白善不就比你還小嗎,他卻比你還早半年開蒙呢。誰又說讀書的時間長就比你更有學識?滿寶讀書比你晚,這兩年讀書的時間也不比你多,不還是比你更有學識嗎?”

    白二郎悲憤道:“先生,您這到底是鼓勵我,還是打擊我?”

    “是勸誡你,由此可知,他們比你年長未必就比你厲害,比你讀書的時間長,學識未必就比你高。”莊先生道:“你這是不相信自己,還是不相信為師?”

    滿寶和白善連連點頭,“就是呀,我們先生比他們的先生厲害,你就算是笨,學的也比他們快,比他們會的更多。”

    白二郎運了運氣後道:“我不笨!”

    白善點頭,贊同道:“所以你還怕啥?四十八個人而已,你只要考過一半的人都能進四門學了,你要是能考過三分之二又一個人,那就能進太學了。”

    “太學呢,比你大哥的學院還更高一級。”

    白二郎眼中迸射出亮光來,狠狠地夾了一塊紅燒肉,又惡狠狠的咬了一口吃下去,狠點頭道:“你們說的沒錯!”

    白二郎扭頭和白善道:“到時候我和你一塊兒念太學。”

    白善搖頭,“不,我要念國子學,太學你自己去吧。”

    白二郎張大了嘴巴。

    滿寶扭頭和白善道:“要不明天中午不回來吃飯了,替你跑一趟書鋪,翻找一下這兩年國子學考試的卷子。”

    “書鋪會有嗎?”

    “沒有我就和大吉走一趟國子監,我想總會有學生留存有,到時候出錢買就是了。”

    莊先生道:“還有兩日就考試了。”

    “沒事,你們在家讀書,能找到,一天半也夠我們看的了,找不到,只當是運氣平常唄。”

    白二郎連忙道:“你運氣一向好的,要不一會兒你去拜一下天尊老爺,下午就去吧。”

    “我下午要上課。”

    “那傍晚去。”說罷眼巴巴的看著莊先生。

    莊先生就知道這個小弟子還是沒有信心,便是為了安他的心,莊先生也只能點頭,和滿寶道:“下午上完課你就去看看吧,正好國子監也要下學。”

    滿寶應下,然後沖白二郎和白善伸手。

    白二郎一頭霧水,“幹嘛?”

    白善已經低頭從腰上將荷包解下來,從裏面找出一塊銀子來放在她的手心,然後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這才回過味兒來,他在伸手摸了摸,沒摸出錢來,就不在意的揮手道:“先欠著,回頭再給你。”

    “好。”滿寶把白善的錢收好了,打著哈欠起身,“先生,我先去午睡了。”

    “去吧。”

    下午三人才坐到書桌前,大門便被人踩著點兒似的敲響了,劉貴連忙進來稟報,“莊先生,少爺,堂少爺,滿小姐,楊家來人了。”

    屋裏的四人對視一眼,莊先生便起身道:“請到大堂坐下用茶吧。”

    楊家來的是一個大管事,還有一個管事嬤嬤。

    來人不僅來了,還給眾人帶來了見面禮。

    管事嬤嬤拉著滿寶的手笑道:“老夫人說有空該請周小娘子去家裏坐坐才好,這大老遠的,勞煩你們一路將這些東西帶回京,真是辛苦了。”

    滿寶道:“不辛苦,東西都是直接綁在車上的,反正我們的車也沒裝滿,就是順帶的事兒。”

    管事嬤嬤沒料到滿寶這麼實誠,楞了一下才笑起來,“周小娘子可真愛開玩笑。”

    一旁的大管事也和莊先生客套完了,他們就是來拿一下東西,順便認識一下自家少爺要他們照看的人的。

    最主要的是留下一張他們府上的名帖。

    有了這張名帖,他們以後在京城遇上麻煩事可以用這張名帖去解決,或是上門求楊家。

    畢竟楊氏的門也不是那麼好近的,有名帖,府裏的主子們便能很快的看到。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白善他們的來歷,更不知道他們上京的最終目的,只當他們真是奉旨進京讀書的功臣之後。

    只是他們少爺在羅江縣當縣令,他們剛巧來自於羅江縣,所以關系還不錯罷了。

    說起來他們少爺雖溫和謙遜,卻很少會帶朋友上門,更別說讓家裏照看的朋友了。

    所以昨天府上收到他們的帖子和信時,府裏的老夫人高興的多吃小半碗飯,然後積食,今天請了半日的大夫,下午他們才過來拿東西。

    本來,他們應該上午就過來以示看重的。

    大管事和管事嬤嬤留下了一張名帖,再三行禮後便告退。

    連一向嚴格的莊先生都忍不住摸著胡子道:“到底是世家之仆,的確知禮。”

    何止是知禮,簡直是多禮了,讓莊先生都有些汗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