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五章 惋惜

    滿寶撩開窗簾興致勃勃的看著外面的熱鬧,她一直在藥鋪裏打轉,怎麼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利益?

    但利不是那麼好得的,三七如今只在西南一帶有,多為野生,你要買,就得派人去西南。

    那一帶多瘴氣,別說老周家,就是其他看著根基不淺的藥鋪恐怕都很難派出大量的人去西南一帶收三七。

    而收購以後還得一路押運回來,更別說制成成品後的銷售。

    止血膏用處很廣,但世間最能讓人想到止血的還是刀兵之事,那麼這藥便涉及軍備了。

    也就濟世堂根基深厚才能最後把這門生意做下來,老周家,別說做了,沾一點邊兒都有可能被拎到前面被當做案板捅成了篩子。

    而現在,距離藥方面世大半年了,滿寶和老周家過的是無憂無慮,無病無災,顯然,濟世堂把所有的利益都拿了,也把所有的災禍都擋了。

    僅這一點兒,滿寶便能安心的與他們繼續交流醫術。

    而且,還有一點兒滿寶誰都沒告訴,這藥材,這方子可不是她憑空想出來的,而是莫老師告訴他的。

    莫老師都沒與她要什麼東西呢。

    他說,這是歷史留下來的隗寶,他們後人也在受益。

    醫學和別的學科不一樣,這是救人的學科,他不是商人,只是醫生和老師。前者醫治生命,後者授人予漁,所以他沒必要去在意太多利益上的事。

    人的心裏只能裝這麼多東西,你在意的東西廣了,這兩樣就會在心裏變淺,學識也會變少,莫老師希望滿寶也如此。

    他一直覺得滿寶學的東西過多,應該專註於醫學,不要浪費了自己的天賦。

    莊先生也和滿寶說過,她學的東西不必過多,只需與他讀讀書,知道世間的道理,又學好醫術就好。

    若只是一位老師如此說,滿寶心裏或有些不服氣,但兩位老師都這麼說,滿寶就知道,她應該聽他們的,所以她從不會計較太多。

    用莊先生的話說,這世上的事不是非黑即白,真要一一的計較清楚,恐怕余生都要活在計較之中了,那也太無趣,太浪費時間了些。

    所以滿寶覺得,有些事需要計較,但世間很多事其實是不用一一計較的。

    大吉不太明白這些,但他見滿小姐心中有數,並不是被濟世堂蒙騙,只是自己不想計較便放心了。

    回到他們租住的常青巷裏,莊先生師徒三個才結束了上午的課程,正在等著吃午飯。

    看到滿寶回來便關切的問道:“怎麼樣,京城的濟世堂好說話嗎?”

    “好說話,”滿寶高興的道:“鄭大掌櫃特別和氣,就是太客氣了,還要給我開坐堂的工錢呢。”

    正喝茶的莊先生差點把茶噴出來,他問道:“你答應了?”

    滿寶惋惜的搖頭,“我哪好意思要,只去坐堂半天,還得和大夫們學習本事,不交錢也就算了,再拿錢像什麼樣兒呢?”

    莊先生把茶水咽下去,放下茶杯問,“給你多少的坐堂費?”

    “一個月五兩。”

    周立君驚訝的擡頭,“這麼多?”

    滿寶點頭,“是呢,當大夫可真賺錢。”

    莊先生問:“口上答應給你的錢?”

    “不是,要簽合約的,除了錢,每季還有衣裳鞋襪拿呢,他們濟世堂的待遇真好。”滿寶道:“我想好了,以後等我學出師了,我就去濟世堂裏坐堂。在藥鋪裏坐堂,賺的比家裏種地還要多呢。”

    周立君連連點頭,過不了幾年,新麥種他們也不能賣了,整個劍南道慢慢的都會換成新麥種,人家自家就能留種子,到那時,他們家一年種地賺的錢還真沒有小姑坐堂賺的多。

    果然,有一門手藝就是好,可惜她背不來藥材,也學不來醫術,不然她就跟小姑學了。

    莊先生看姑侄兩個都一臉惋惜心動的模樣,憋住了笑容問,“合約上除了這些還寫了什麼?”

    “我沒往下看了。”她可是以很強的意誌力才忍住的,“看久了多不好意思呀,萬一他誤會我心動了怎麼辦?”

    白善道:“你本來就心動了。”

    “但不好讓他知道呀。”

    莊先生搖了搖頭,笑道:“你應該繼續看下去的,傻丫頭,好處可不是白拿的,你拿了濟世堂的坐堂費,那你以後就是濟世堂的大夫了,將來出診的診費你能拿多少?”

    “這還是細枝末節,最主要的是,合約從來都是會規定年限的,你可能十年二十年都要留在濟世堂內坐堂,但你年紀還小,將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實無必要那麼早定下。”莊先生還真怕這孩子不好意思,又心動的情況下把合約給簽了。

    滿寶張大了嘴巴,“那我豈不是要一直留在京城?我還得回家看我爹娘呢。”

    白善立即道:“那肯定沒時間了,你這相當於賣身給人當長工了。”

    他道:“這位鄭大掌櫃不實誠,你還去嗎?”

    “去呀,為什麼不去?”滿寶道:“我是要跟他學,不,是交流醫術的,這種事不必放在心上啦,反正我現在知道了,我不會簽合約的。”

    莊先生點了點頭,“不錯,你進京可不僅是來長見識的,也是來學知識的,鄭家出了好幾位禦醫,這一代也有一個,你在裏面學習,就算遇不著人,有了疑難問題也可以通過人向上請教,僅這一點兒你就比很多大夫便利許多。”

    “先生,你還打聽過濟世堂呀?”

    莊先生看了她一眼後笑道:“你還真當先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教你們讀聖賢書嗎?”

    既然他答應了劉老夫人和白老爺帶他們進京,自然要做好準備了。

    說著話,容姨在廚房裏喊了一聲,“飯菜都好了,可以吃飯了。”

    周立君立即起身到廚房裏去端飯菜,滿寶和白善白二郎也去幫把手。

    容姨一邊將盛著飯的鍋端出來,一邊道:“少爺,家裏人多,我一個人恐忙不過來,要不再請兩個幫工吧?”

    現在他們家裏可不止有主子,還有下人呢。

    白二郎帶了兩個下人來京,他們白家更是一串的人,加上她一共有六個,再算上隔壁的大堂少爺和小廝……

    每天要做那麼多人的飯很累的。

    周立君立即道:“我們都可以幫忙的。”

    容姨就笑道:“哪能讓周小娘子做這些,還是請兩個幫工吧,你們呀,外頭的事有的忙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