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四章 互相認識

鄭大掌櫃領著滿寶出來,在大堂裏拍了拍掌,大家便暫停了手上的動作,簾子後的大夫也安撫了一下病人出來。

小鄭掌櫃領著抓藥的夥計們也站了出來,等人都到齊了,鄭大掌櫃便笑著介紹還背著小背簍的滿寶,“這是益州城來的周小大夫,從明日起她會來我們藥鋪坐堂,今後大家便在一處共事,還望相互關照些。”

滿寶上前一步與大家行禮,笑容燦爛的道:“大家可以叫我滿寶,也可以叫我周大夫,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

古大夫看著她笑,“小娘子便是那位制出了三七止血散的小大夫?”

一旁的鄭大掌櫃輕咳一聲,古大夫頓了頓後略過這個話題,躬身與滿寶回禮,笑道:“我聽老紀提起過,小娘子天賦極高,又有奇書在手,只是年歲小經驗不夠而已,假以時日,成就必遠在我等之上。這請教就不敢當,以後互相交流便是。”

古大夫帶頭做了示範,一旁的陶大夫和於大夫連忙跟上,就連小鄭掌櫃都笑瞇瞇的過來和滿寶行了一禮。

見大家其樂融融的,鄭大掌櫃很滿意,笑道:“好了,既然已經見過,大家便回去各司其職吧,別讓病人們等急了。”

三位大夫便回了自己的診房,小鄭掌櫃也回到了自己的櫃臺後頭。

大堂裏候著的病人好奇的看著滿寶,顯然是第一次看見女大夫,還是個年紀這麼小的女大夫。

但聽鄭大掌櫃和各位大夫的意思,這位女大夫的醫術貌似還不錯。

剛拿了藥還沒來得及走的老太太猶豫了一下,還是湊上來問道:“小娘子啊,你也是大夫呀?”

滿寶笑著點頭。

“那,那你會不會看紅疹呀?”

“紅疹?是怎樣的紅疹?是成片的,還是一顆一顆的?”

“既有成片的,也有一顆一顆的,哎呀,等我明天帶她來給你看看如何?”

滿寶點頭,“好呀,那你明天帶來吧。”

老太太高興的拍掌,“那我明天一早就來,你可要等我呀。”

滿寶點頭,表示一定等。

等她高興的走了,滿寶就好奇的看向鄭大掌櫃,鄭大掌櫃帶著她往後走,等避開了前面的病人才笑著道:“這位老太太有個孫女,今年才十三,就快要說親了,可身上莫名的長了許多紅疹,可惜那紅疹是長在胸腹之間,所以大夫們只能聽描述,並沒有看過。”

他道:“大夫們判斷是體內有濕毒之氣,一直在開藥,但吃了半個多月了,她的病反反復復一直不見好,反而皮膚還有潰爛之勢,聽老太太描述,那成片的紅疹黏連在一塊兒,衣服只是輕輕擦過就刺痛不已,還有黃液滲出。”

“大夫們都沒看過病體嗎?”

鄭大掌櫃搖頭,“她年紀或小些,或再大上二三十都不要緊,偏偏正是豆蔻之年,就算大夫們敢看,她家裏人也不會答應的。”

滿寶點頭表示明白,“那我明兒早些過來等著。”

鄭大掌櫃笑著頷首,帶她去逛後院,“這後頭是藥房,還有大夫們吃飯休息的地方,我回頭使人將這個小房間收拾出來,給你放張小床在裏面休息。”

後院還是挺大的,其中有兩間挺大的可供人休息的房間,一間是鄭家父子的,一間則是三位大夫共有的。

據鄭大掌櫃說,藥鋪每天都還要留一位大夫值夜,診治晚上來敲門的急病,有時候甚至需要出診。

所以除了大夫,夥計也要預留一個,就連鄭大掌櫃和小鄭掌櫃都要值夜班的。

當然了,掛單的滿寶不需要,她是來學習的,也是來交流學識的,還是和在益州城的一樣,每日只來濟世堂半天,除非遇上急診,不然她是不會久留的。

畢竟莊先生那裏的功課也不少。

鄭大掌櫃帶著滿寶把重要的藥房逛了一遍,又說了一下京城濟世堂的規矩及習慣,一個上午就這麼過去了。

鄭大掌櫃請滿寶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飯,然後才把人送到門口。

滿寶坐上馬車,笑容滿面的和鄭大掌櫃揮手告別,大吉見他們話別了,這才駕著馬車離開。

走到半路,大吉忍不住道:“滿小姐,三七止血散的事怎麼從未聽您說起過?”

滿寶道:“三七止血散的藥方是我給他們的,但我和紀大夫老鄭掌櫃研究過後發現,藥膏比藥散的功效要好很多,於是我們改了藥方,制成了藥膏。說起來,這裏頭的功勞紀大夫的最大,老鄭掌櫃次之,我最多是提供了一個三七和框子罷了。”

滿寶知道大吉想說什麼,她道:“藥膏的藥方我也有,甚至季家手裏都有一份,將來我要是想做這藥膏生意,直接拿來便可以做。但讓我越過濟世堂把這藥膏賣給別的藥鋪是不可能的。”

在滿寶看來,這是最基本的為人的道德和職業道德。就比如季家手裏有藥方,但他不會做這門生意,也不會把方子透露給別的藥鋪,最多是自己用,或是制成成品送給親朋。

或是將方子記錄在書中流傳下去。

世家為何存書頗多,各種隱秘方子無數?

不就是這麼來的嗎?

但他們也都沒有宣揚得全天下都知道,也並沒有每一項都拿出來使用,秘方之所以成為秘方,首先就得隱秘起來。

其實滿寶自己並不是很喜歡這樣,她更喜歡像濟世堂一樣,有了好東西就要做出來廣而告之,使天下人都受惠。

只是因為這其中還有濟世堂的利益,不然滿寶是不介意將三七止血散和止血膏的方子廣而告之的。

反正這東西是救人的東西,又不是害人的東西。

大吉半響說不出話來,他有時候真的很看不明白滿小姐,有時候她與周老爺很像,似乎很摳門,但有時候花起錢來也大手大腳的,很多錢說給人就給人,很多東西,買下來都不帶眨眼的;有些利益,舍掉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比如明知道這藥方可以換來大利益,卻又可以吃虧放手不要。

濟世堂現在做的止血散和止血膏的生意就不知道能帶來多少利益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