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不勉強

周喜的情況並不復雜,和大夫談過後,滿寶心中更有數了,晚上藥一煎一熬,再給她行了一套針,她睡了一覺精神便好了很多。

滿寶的大外甥也開始哇哇哭著找奶喝了。

小錢氏給周喜做了下奶的鯽魚豆腐湯,關辛總算是可以進屋看妻子了。

孩子就放在周喜的床頭,夫妻倆盯著才吃飽的孩子看個不停,心裏喜歡得不行。

周喜就不用說了,這個孩子得來不易,此刻她滿心滿眼裏都是他,只覺得之前受的所有苦都不算什麽了。

關辛也很喜歡自個兒子,怎麽看怎麽覺得好看,畢竟鄰裏跟他年紀相仿的,兒子都能滿地跑著玩了。

不過再喜歡關辛也不敢伸手抱他,才出生的孩子太軟了,他也就蹲在床前看,悄悄的用指腹摸一摸他的小臉而已。

滿寶正在和錢氏低聲抱怨,“娘,外甥也好醜啊,我覺著比五頭六頭七頭都醜。”

錢氏也覺得外孫的眉眼沒有自家的孫子好看,但她還是拍了一下滿寶,低聲斥道:“別瞎說,孩子都是會變的,長著長著就變好看了。”

滿寶嘀咕了一句,“不像大姐呀。”

錢氏就笑道:“誰養的像誰,你等著看吧,將來他會慢慢變的。”

她往屋裏看了一眼,這才小聲問滿寶,“你大姐真沒事了?”

“沒事,我以後每十天請一天假過來給她紮針,換幾個藥方,後頭吃些藥膳就好了。”

錢氏就松了一口氣,“一個孩子還是太單薄了,多生幾個才好,以後彼此間也有個照應。”

滿寶:“……娘,大姐才生了孩子呢,你這會兒就想著第二胎了,那是不是生了第二胎你又想第三胎?”

“更多一些才好,不過你姐年紀不輕了,生多了對身體不好,三個應該也夠了,以後兄弟間互相扶持,這家才能長長久久的。”

滿寶撓了撓腦袋,決定不就此事發表意見,因為去過益州城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後,滿寶知道了,並不是兄弟多就好的。

若是不和睦,兄弟越多只會越亂,家也敗得更快。

第三天周大郎便來接滿寶回去,錢氏想到家裏現在正在收豆子,而豆子收完稻子也可以收割了,她便讓小錢氏也一塊兒回去。

“家裏總得有人管著,你公爹是個暴脾氣,家裏沒人壓著,不知道怎麽發火兒呢,你回去把家裏管起來,他要是鬧脾氣你就找滿寶。”錢氏道:“這兒有我一個人就夠了,反正我每日也不用做什麽,就抱抱孩子,給她做些吃的,輕省得很。”

小錢氏想了想,應下了。

錢氏已經很多年不伺候人做月子了,畢竟她家裏兒媳婦多,這個兒媳婦生了,指使另外幾個幫把手就行了。

所以一開始還感覺有些不湊手,但沒兩天下來就找回了感覺,把女婿家裏安排得妥妥當當的,還跟鄰裏搞好了關系。

關辛老家不在這裏,本來還憂愁周喜做月子的事,想著是不是花錢請個人來幫忙,這會兒見嶽母將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條,且周喜也開心,他便樂得將那份錢省下了,然後全買了肉回來燉給他媳婦吃。

錢氏一邊煮紅雞蛋,一邊念叨周喜,“我說那天你家裏怎麽來這麽多人,原來是他往外放話,等孩子生了,每家兩個紅雞蛋,兩個粽子,還要雇人回來照顧你……”

“就算他大方,那也該做了再說,哪有隔著一兩個月就往外嚷的?到那天他要是拿不出來,鄰裏不覺得是應當,只會覺著他小氣。”錢氏道:“他拿出來了,經過這一二個月的議論人家也不覺著他大方,反倒是覺著他應當應份了,你瞧那天你院子裏都鬧成什麽樣了?”

周喜道:“他樂昏了頭才這樣的,我剛懷上,他就琢磨著給孩子說親了,現在都不知道把孩子許了多少個人家了,幸虧這是個男孩,要是個女孩,將來有的鬧了。”

錢氏:“……你也說說他,鄰裏不是這麽處的。”

“是,娘,我都記住了。”

錢氏這才轉而問起她的身子,“這兩日感覺怎麽樣了?明兒滿寶就過來了,要是可以就把藥停了,這是藥三分毒,總吃藥也不好。”

“我覺得好多了,惡露也快盡了,應當不用吃藥了。”

錢氏點頭。

“娘,怎麽滿寶現在的功課這麽緊了?我記著以前她每旬都能休息兩日,現在十天來一次竟然只能請假。”

錢氏便嘆了一口氣,往外看了一眼,確認家裏只有母女二人後便道:“莊先生這是為了他們好,滿寶回來悄悄和我說,她和白善恐怕得去一趟京城,我這心啊,總也不安寧。”

“他們兩個孩子家去京城幹什麽?”老周家並沒有告訴周喜周銀的事,因為她已經是出嫁女了,這樣的機密事自然不能過她的耳,她知道了,那讓她告不告訴關辛呢?

錢氏想了想道:“讀書吧。”

周喜就笑道:“滿寶越來越厲害了,讀書都讀到京城去了。娘你就放心吧,滿寶機靈著呢,不說咱村,您就滿縣城的看一看,誰有我們家滿寶機靈的?而且你看她什麽時候受過委屈?”

“就是因為沒受過委屈我才擔心,”錢氏道:“懂得彎腰的人才能過得長久,不懂得彎腰的,不是活得短就是活得辛苦,她過得太順了,京城那麽大呢,我就怕她去了一下受了大委屈承受不住。”

但去不去京城這件事錢氏做不了主,就連正主滿寶都做不了主。

魏知已經巡視完了劍南道,才回到京城不久,他能搜集到的東西很有限,多是考察民生。因此他基本上只匯報民生的信息。

皇帝也沒想他能收集到什麽重要的證據,因為派他下去本來就是為了吸引益州王的視線的,東西,他早幾天前就拿到了。

所以他心情很不好。

一連幾天的小朝會他氣壓都很低,一見到魏知,他便問,“你可知益州王的兵馬養在哪兒?”

“臣不知。”

“哼,養在了家山坳裏,但朕著人算過,人數和他們買的糧食數量不對,也就是說除了家山坳,他還有兵馬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

皇帝問,“你這次回來怎麽沒帶白啟的後人回來?”

魏知便道:“陛下,白啟之母白老夫人哀求,說她只此一孫了,只願他平安長大,不求功名利祿,所以……”

皇帝皺了皺眉,半響後搖頭道:“罷了,朕總不能勉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