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悄聲

四月一過,天氣就開始熱起來,日頭也越來越長,每天天才亮她就從床上爬起來,洗漱過就跑到河邊大聲念書。

讓還在讀書的三頭三丫和四頭都忍不住跟著早起跑到河邊晨讀,等自己給自己上了一堂早課才跑回來吃早食,然後各自背著自己的小書箱去上學。

三頭他們是去學堂上學,滿寶則是去白家莊先生那裏上。

莊先生也恢復了以前上課的習慣,每天三人分開上課,滿寶和白善可以上同樣的課,白二郎單獨上一堂,然後是指點他們的功課。

劉老夫人顯然和莊先生談過,他也知道了他們兩家和益州王的恩怨,這事到這裏已經瞞不住了。

畢竟白善和滿寶有可能會被召去京城,作為倆人的老師,莊先生與他們天然綁定在一起,劉老夫人自然不可能再瞞著他。

所以最近莊先生對他們的功課很抓緊,就是一向被優待的白二郎都被作業壓垮了腰。

三人這段時間都是從睜眼就開始念書,一直到睡前都還是在學習,也就滿寶的課業比之白善會少一些,因為她還要自學醫術,莊先生特意給她留出了兩個時辰的時間。

紀大夫見她許久都不回益州城,還叫人給她送了信。

滿寶沒敢告訴他實情,只說是家裏有事,可能很長的時間她都不能去益州城裏學習醫術了,不過他們可以用信來往。

滿寶覺得很對不起紀大夫,畢竟說好了大家互相學習,互相進步的,結果她卻跑了。

於是她找莫老師整理出了許多得到過驗證的好藥方,抄錄了一份給紀大夫送去,然後他們現在就是書信來往。

滿寶也從紀大夫那裏知道了關老爺的情況。

關老爺的情況比預想的還要糟,也不知道是不是思慮太重,或憂心太過,他現在連吞咽都困難了,紀大夫來信說,他現在是每天都要去一趟關家,關老爺也就這幾天的功夫了。

但奇怪的是,他就是不許關二郎回來,甚至還下了死命令,關二郎要是帶著長孫回來,他直接就把人趕出去,現在關家正一團糟。

當然,這是因為紀大夫是看病的大夫才知道的,在益州城各家眼裏,就是關老爺的病情有好轉,於是關老爺強硬的讓關二郎帶著長孫一起外出求學,結果關老爺起夜時感染了風寒,病情一下就加重了。

偏關二郎帶著人不是走原來的路線回書院,所以關家的下人一時沒把關二郎及關家的長孫找回來。

這在外人看來是無奈的錯過,怪不得關二郎,自然也不會覺得關老爺奇怪。

滿寶卻不知道,她收到信的時候關老爺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他中途醒了過來,難得的覺得精神還不錯,紀大夫悄悄的對關大郎點了點頭,示意可以準備喪事了。

唐縣令收到消息,急忙趕了過來。

一直對唐縣令很客氣的關老爺這次卻不太控制自己的表情,他直接落下臉來,啞著聲音問,“唐大人是容不得我關家了嗎?”

唐縣令:“不是。”

“那就請唐大人走吧,莫要再來了。”

唐縣令認真的看了他好一會兒後道:“本縣想起剛來益州城時曾受關老爺款待,如今我來送你一程也是應該的。”

關老爺靜靜地看了他好一會兒,然後就閉上眼睛不理他了。

關大郎不明白他們在打什麼啞謎,此時也顧不得了,他越過唐縣令上前,低聲問:“父親,您想吃點兒什麼?”

關老爺想了一下後道:“去煮碗面來吧,突然想吃面了。”

關大郎應下,去吩咐下人後便又回來伺候關老爺。

關老爺也不避諱唐縣令,直接當著他的面叮囑關大郎,“我的喪事從簡,一定不能叫二郎回來,我都吩咐好了,且在城隍廟側的義莊裏停靈,然後你和王府說一聲要扶靈回鄉。”

關老爺頓了一下道:“王爺要是不同意,你就在家中守靈,也不要急著將棺木下葬,我是要回鄉安葬的。”

可是他們家從太爺爺開始就定居在益州城了,相比於益州城,他都沒回過兩次的老家反倒像是陌生地,他到現在都不明白父親為何執意要回老家,還不許二郎回來祭拜。

關老爺說了不少話,又吃了一碗面,那股精神勁兒慢慢便消了。

關家的親眷都到了院子裏,關大郎的妻子也在屋裏幫忙遞送些東西,唐縣令就坐在角落裏喝茶,並不打攪他們。

關府的管家快步進來稟道:“大爺,王府來人了。”

唐縣令擡起頭來,關大郎連忙起身道:“父親,我出去看看。”

關老爺也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放在被子裏的手一下攥成了拳頭,他指了指關大郎的媳婦,關大郎表示明白,“父親放心,我們會招呼好王府的人的。”

關老爺微微點頭,看他們出去了,便看向唐縣令。

唐縣令心中一動,走到了他身邊,見他嘴巴微動,唐縣令便坐到了他身邊,將頭湊到了他嘴邊,“你想說什麼?”

關老爺閉了閉渾濁的雙眼,低不可聞的道:“東溪莊……”

“什麼莊?”

關老爺緊緊地閉了一下嘴巴,然後閉著眼睛又念了一遍,聲音依舊很低,但唐縣令聽到了,“東溪莊……”

關大郎領著王府的人進來時,唐縣令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茶,他輕輕的撫了一下衣角上的茶漬,含笑看向進來的人。

來的是王府的屬官,曾經是關老爺的手下,他進來看到唐縣令微微一楞。

雖然他是王府屬官,但也是有品級的,因此唐縣令站起來與他行禮,解釋了一句,“本縣和關老爺是棋友,聽說關老爺病重,所以來看看。”

王府屬官並沒有懷疑,因為關老爺的確好交友,往前十來年,王爺網羅下來的人才有一大半是通過他交友得來的。

他上前關切的看著關老爺,低聲道:“王爺很擔心大人,所以吩咐下官來看一下大人。”

他剛才看到關家的人在準備喪事了,便知道他沒多少時間了,所以他嘆息了一口氣後問,“大人有什麼未了的心願不如告訴下官,下官回去稟與王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