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美色

楊和書忍不住擡頭笑了笑,這就是他為什麼喜歡他們三個的原因了,因為誌向總有相和之處,而誌向相似之人對世界的認知也是差不多的。

四人一邊熱鬧的說著話一邊抄著賬冊。

他們還是挑著自己整理過的賬冊來抄,因為看過和研究過一遍,多少有些記憶,像白善和滿寶這樣記性好的,更是一眼過去便能記下內容,然後就悶頭寫,因此速度可比之前又整理,又計算的可快太多了,而且還不太費腦子。

於是書房熱鬧起來,三人嘰嘰喳喳的互相說話,還要拉著還在研究他們做好的賬冊的楊縣令。

這倒難不住楊縣令,他一心也能兩用,於是大家覺得抄賬冊似乎也沒那麼無聊了。

抄的速度要比整理的速度要快得多,唐縣令派來的人剛到羅江縣,他們四個就把所有冊子抄了一遍。

然後楊縣令就領著三個小的一起去堂廳裏看熱鬧,哦,不,是看人演戲。

經過十四天的時間,唐縣令寫給嶽家的信終於到了京城,難以想象他嶽父一家是經過怎樣的思想鬥爭,最後遲遲做出了同意的決定,一邊往外放出消息王夫人生病了,貌似還病得不輕;一邊則派了下人南下接他們家的姑奶奶回來探親侍疾。

因為王夫人生病後就一直念叨著最親愛的閨女。

王家的下人緊趕慢趕的到了益州城,見過自家姑爺後才知道姑奶奶去了羅江縣遊玩兒,於是他們又轉道羅江縣接人。

當然,隨行的人中多了唐縣令派來的人,大家浩浩蕩蕩的到了羅江縣,楊縣令就帶著三個小的一臉關切的站在一旁……看熱鬧。

只見唐夫人按了按眼角,擠出兩滴眼淚來,問了一下她娘的情況,知道不太好,便要立即收拾東西馬上啟程。

崔氏連忙勸,“表姐就算要走,也不急在這一時,還有孩子呢,路上總要帶足了東西,我看,今天就先收拾收拾,明天再啟程。”

楊和書也道:“是呀嫂子,大郎還小,現在春寒乍暖,這樣忽冷忽熱的很容易生病,不如讓滿寶幫著參考參考,我們買些藥備用著,再把衣食做好,總要讓嫂子和侄子平平安安的到京城。”

唐夫人擡眼看了他一下,點頭。

楊和書大松一口氣的模樣,轉頭和崔氏溫和的笑道:“家裏先不必忙,你和滿寶去藥鋪裏準備些藥給嫂子帶上,我這就讓人啟程,沿路定好客棧,安排好飲食,心中再急,路上也要不急不緩,這才不委屈了嫂子和侄子。”

崔氏看著楊和書的笑容,楞楞的應下。

一旁王家的下人都覺得楊家的大爺果然謙遜貼心,難怪全京盛贊。

崔氏和唐夫人商量了一下後就拉著滿寶出去買藥,等出去了才覺著不對,她買藥為什麼要帶著滿寶呀?

但倆人都已經坐上了馬車,滿寶還一臉興致勃勃的模樣,她便不好多問。

馬車一路到了濟世堂外,滿寶踩著車凳跳下馬車,轉身要扶一下崔氏,紅雪已經扶住了崔氏,倆人目光碰上,便相視一笑。

濟世堂的鄭掌櫃探頭往外看了一眼,首先看到的是滿寶,楞了一下,再看到一位陌生的夫人,目光掃過他們乘來的馬車,心中一動,連忙迎出來。

“滿寶,你何時回來的?”

滿寶熱情的和鄭掌櫃打招呼,雖然她沒有拜紀大夫做先生,但紀大夫的確是在教授她,而鄭掌櫃以前也是跟著紀大夫學過的,倆人雖沒有師兄妹的名分,卻有師兄妹之實,所以她毫不臉紅的叫跟她親爹年紀差不多大的鄭掌櫃做“鄭大哥”,然後道:“我回來有半月了。”

鄭掌櫃可是知道的,他爹和紀大夫可是很看重滿寶的,幾乎當一塊寶一樣在培養,他忍不住問,“你不跟紀大夫學了?”

“學呀,只是家中有事所以需要回來一段時間,”滿寶覺得自己還是會回去繼續學習醫術的,“我這次來是買些備用的藥材的,哦,這是我們的縣令夫人,崔姐姐,這是濟世堂的掌櫃,他的醫術還行,以後你要是生病了,或是要買什麼藥可以找他。”

鄭掌櫃覺著這孩子太會說話,也太不會說話了,連忙替她找補道:“見過楊夫人,還請夫人見諒,這孩子快言快語,並無冒犯的意思。”

崔氏這會兒總算是聽明白了,笑道:“我知道,滿寶活潑善良,我自然知道她沒有其他的意思,不過我沒想到滿寶還會醫術呢。”

滿寶憨憨一笑,鄭掌櫃在一旁道:“她的醫術還是很不錯的,連我們益州城裏的紀大夫都誇贊不已呢。”

等和滿寶互吹完,鄭掌櫃也順便介紹了一下他們藥鋪,然後道:“夫人以後要買什麼藥讓人拿了藥方來就行,實不必親自走一趟,我們坐堂的大夫偶爾也會出診的。”

崔氏這才醒過神來,是啊,所以她為什麼會來?

想到臨出門前楊和書沖她露出的笑容,崔氏俏臉微紅,連忙低頭掩飾道:“今日正好出來走走。”

她看向滿寶,笑問,“你說我們應該買些什麼藥?”

“這會兒準備些時疫的藥吧,再有些治風寒,咳嗽和發燒的藥就差不多了。”滿寶說著心裏便有了藥方,一個一個的報出來,鄭掌櫃便和藥童一起抓藥。

滿寶道:“每樣都只抓三副就好,兩副藥若是沒有緩解,還是該當地請個大夫看看比較好。”

鄭掌櫃點頭表示贊同。

他們在這兒抓藥的時候,楊縣令卻把自己的心腹給叫到了書房,白善和白二郎分別將東西包好了交給楊縣令。

楊縣令將包裹放到桌子上道:“你們一起出發,但分兩路進京,一路沿途安排好唐夫人的食宿,一路則直接到唐大人府上,將這包東西和我這封信一並交給唐大人。”

心腹們低聲應下。

楊縣令頓了頓後低聲道:“這東西極重要,若有人截留,寧毀不留。”

心腹們還以為是和往常一樣的信件,聞言心中一緊,連忙低頭鄭重應下。

楊縣令這才點了點頭,揮手道:“去吧。”

為首的一人便上前拿了包袱,將信放進懷裏後離開。

這些人出了書房就去馬廄裏選馬離開,唐夫人沒多久就知道了,她的大丫頭低聲稟報:“……一共是六個人一塊兒走的,騎的都是好馬。”

唐夫人哼了一聲道:“就給我打點客舍就要六個人,楊長博果然看重情義。”

大丫頭默默地不敢說話。

唐夫人甩了甩帕子道:“算了,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的,去收拾東西吧,我們回京。”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