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誌向

滿寶就憂傷的嘆了一口氣,“看書了唄。”

唐夫人笑問,“看的什麼書竟這麼用功?”她斜睇了楊縣令一眼,“不會是被人抓做苦力了吧?”

楊縣令將唐大郎抱在懷裏,從盤子裏拿了一塊點心給他,臉上笑盈盈的,似乎並不在意她們在說什麼。

滿寶道:“什麼書都看,唐夫人,你是第一次來羅江縣嗎?”

唐夫人嗔怪的看了滿寶一眼,知道她是在敷衍她,但見她臉上笑嘻嘻的,不見一點兒心虛和不好意思就知道她臉皮厚了,恐怕很難從她這裏問出什麼來,只能順著她的話轉移開話題,“是啊,第一次,你明兒要帶我出去逛逛嗎?”

唐夫人從不是個會浪費時間和胡攪蠻纏的人,此路不通那就不走了。

本打算給她介紹幾個地方的滿寶立即一頓,轉而道:“其實我們羅江縣最好玩的就是縣衙了,其他地方都很一般,遠比不上益州城,所以我覺得唐夫人你都不用出門了。”

唐夫人:“……你別騙我,縣衙有什麼好玩的?”

“楊大人家的花園子很好看的,是整個羅江縣最好看的花園子。”

唐夫人問:“比我家的還好看?”

滿寶實話實說,“那倒比不上。”

唐夫人便哼了一句問,“那比季家的呢?”

得,那更比不上了。

一旁的崔氏笑著推了一把唐夫人,“表姐這是嫌棄我這兒簡陋呢。”

崔氏就嗔笑道:“我這是為誰呀,還不是為了我們兩個,他們整天也不知道要幹什麼,這也不給你看,那兒也不告訴你,弄得我現在只要一想到唐知鶴那張臉我就來氣。”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楊和書只能起身行禮,連連告罪道:“公務使然,還請嫂子恕罪。”

“行了,我倒是想怪你,奈何我妹妹在這兒呢,總不好為了打只老鼠傷了玉瓶。”

楊縣令一點兒也不在意被比做老鼠,笑著又行了一禮。

大家和平的吃了一頓接風宴,滿寶和白善白二郎回自個的客院時無比的乖巧,乖巧的告別,乖巧的走在回去的小路上,一進入自己住的客院,三人便同時呼出一口氣。

滿寶道:“我感覺唐夫人好像是一只要不到蟲吃的母雞,好可怕呀。”

白二郎:“我總覺得她渾身都要冒火了。”

白善:“幸虧她克制住了。”

三人對視一眼,齊齊打了一個抖後道:“明天我們還是繼續在書房幹活兒吧,外面都太危險了。”

唐夫人第二天也到書房外晃蕩了一圈,發現守門的萬田特別無情,就是不給她進去,便只能氣呼呼的離開了。

崔氏連忙去安撫她。

唐夫人拉著她在花園裏說話,氣道:“我能不知道他們是有大事要做嗎?但這夫妻一體,這都把我送到這兒來了,還要送回京城去,顯然是生死大事,他什麼都不告訴我,我每日連覺都睡不安穩。他不放心我,倒是放心讓三個孩子知道,怎麼就知道我比不上他們,就會往外漏?”

崔氏楞了一下問,“表姐還要回京?”

唐夫人頓了一下後點頭道:“要回京侍疾呢。”

這自然只是借口,崔氏當然聽出來了,她也不由憂慮起來,“我和相公才成親,他的公事我不好深問,表姐和表姐夫卻是感情不錯,難道表姐夫也什麼都沒說嗎?”

“是啊,所以我才愁呢,之前他從益州王手裏搶地那麼大的事也沒瞞著我呀,這會兒也不知道是什麼事瞞得這麼嚴實。”

倆人對視一眼,都有些憂慮起來。

楊縣令對這些全然不管,他就讓人守好書房,除了滿寶他們三個,誰也不放進去。

而滿寶他們每日加班加點,又有楊縣令幫忙,總算是將賬冊整理出來了,並將各種數值計算了出來。

楊縣令看了他們算出來的數據,忍不住拍了一下冊子,贊道:“不愧是莊先生親自教出來的學生,你們可真行啊。”

三人都驕傲的挺了挺胸膛。

滿寶還給他列了一個表,“我發現數字是變化的,而且起伏很大,所以我給列了一個表,您看看。”

楊縣令接過去看,臉上的笑意慢慢消失,去翻了一下白善計算出來的鐵器,臉色越發沈重,“此事不能耽誤了,你們趕緊把這幾本冊子抄一抄,我要把原件拿走。”

三人:“……這麼多呢,全都要抄嗎?”

楊縣令就一手拍了一人的肩膀,一臉認真的道:“我相信你們。”

三人垮下肩膀,他們一點兒也不想要他的相信,真的。

算東西還有些趣味,抄東西那可真是一點兒趣味都沒有。

這又是賬冊,又不是什麼沒看過的文章,抄一遍還能賞析一下什麼的。

楊縣令已經坐到了桌前道:“整理出來的這些東西也要抄一份留下,剩下的我都要送進京城。”

白二郎頭皮發麻,捂住肚子道:“我,我肚子有點兒疼。”

滿寶就道:“我那兒有針,庫房有藥,你是想紮針還是想吃藥。”

白二郎就把手放下了,耷拉著腦袋坐回桌後,嘟著嘴委屈道:“我兩個都不想!”

楊縣令見了眼中閃過笑意,對還站著的白善和滿寶道:“將來難的事還有許多呢,這是最簡單的,你們以為查個案子這麼簡單?”

倆人也坐了回去,唉聲嘆氣的拿出白紙來抄賬冊,一邊研墨一邊問道:“楊大人,你是不是因為這樣才不喜歡查案的?我聽唐縣令說,你的家世可比他還好,考官的成績也比他好,卻沒有去大縣,而是來了我們這個下縣。”

楊和書一邊抄著手上的冊子一邊笑道:“我不喜歡人心勾結的鬥爭,上縣一般都是郭縣,上有刺史節度使,運氣不好,說不定還有藩王,每日一睜眼便有數不盡的事情在等著你,若如此,我還不如留在翰林院裏,何必外放?”

他道:“我外放便是想看一看民生,我和唐大人誌向不一樣,他是想像老唐大人一樣願天下沒有冤案,我卻是想著糧豐倉滿,天下百姓食能裹腹,衣能暖身就好。”

滿寶忍不住拍掌,樂道:“這個誌向好,倒與我的差不多,嗯,當然,唐大人的也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