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忙碌

當然,滿寶不僅自己想,她還問了一下科科,想要借鑒一下他們那個世界的做法。

科科道:“未來人類會使用光腦傳遞信息。”

滿寶在那個世界也是有好幾個朋友的,日常聊天了這麼多年,當然知道光腦是什麼,她憂傷了一下,便問,“那你們古時候的人是怎麼傳遞信息的?”

“也會很多種方法,比如手機、電報等。”

都是滿寶這個世界所沒有的,滿寶不樂意問他了,開始自己想。

楊縣令和唐縣令一覺醒來發現他們都在商量逃命了,半響無語。

楊縣令撫了撫額,道:“放心,益州王真要造反了也沒空搭理你們,不用想著放狼煙什麼的,對了,狼煙可不是隨便放的,你們要是私自放了,我也會抓你們的。”

白善道:“可你們把證據往上一遞,我們不就暴露了嗎?到時候益州王真的不會殺我們嗎?”

唐縣令道:“誰說我們往上遞證據就是拿著到朝堂上一扔的?這東西只要有一兩個人知道就行了,益州王怎麼會輕易得知?所以你們且把心放在肚子裏,老實呆在羅江縣,不往外跑就可以了。”

滿寶:“那關老爺……”

唐縣令頓了頓後道:“關老爺那裏我去查,你們近日就把賬冊理出來就行,然後再抄錄一份留檔,其余的事交給我們。”

白善和滿寶對視一眼,只能點頭應下。

楊縣令就對周四郎笑道:“你回去別嚇著周老丈,像什麼逃命之類的話還是不要提了,就說滿寶他們在我這兒一切安好就行。”

周四郎楞楞的點頭。

楊縣令忍不住失笑,“你們啊,明明是少年人,怎麼這麼怕死?”

滿寶就抖了抖道:“當然怕了,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而且我要是死了,我爹娘得多傷心呀,我親爹娘可只有我一個女兒呢。”

周四郎連連點頭,“就是啊,就是啊,她可是我們家的寶貝疙瘩,我小叔就這麼一條血脈,可不能斷了。”

白善也點頭,“我爹娘也只有我一個兒子,所以我也不能死。”

白二郎左右看看,撓了撓腦袋道:“雖然我爹娘有兩個兒子,但我死了我爹娘也會傷心啊,所以我也不能死。”

楊縣令看著他們半響說不出話來。

唐縣令卻贊道:“惜命好啊,惜命的人通常都不會去找麻煩,麻煩事也很少會找上來,你們再把好奇心收一收,這一輩子就安定了。”

三人就糾結起來,這一點有點兒難啊。

三人吃了早飯便又一頭紮進了書房,唐縣令和楊縣令今天也跟著整理其他的賬冊,大家都忙了起來,甚至連午食都是在書房吃的。

廚房的下人只能把食物送到院外,連書房的院子都進不去,楊縣令難得曠工,也一整天都留在了書房裏。

崔氏不知道他們在忙什麼,也不好多問,雖然她不太願意承認,但紅雪說得對,她現在和楊和書還不太熟。

不太熟的夫妻倆一直到第二天用午食的時候才終於見上面,楊和書道:“一會兒知鶴就要回去了,你準備些小禮讓他帶回去給表姐。”

崔氏眨眨眼。

楊和書便笑道:“你第一次來劍南,身邊也沒個親朋,一定無聊得很,不如和表姐聯系起來,或下了帖子請她過來住幾日陪陪你?”

崔氏見他面色如常,態度與平時也沒什麼兩樣,拿不準他是真的關心她,還是需要她就這樣做,便遲疑道:“表姐恐怕不方便吧,她來了,誰照顧表姐夫呢?而且還有侄子呢。”

楊和書笑道:“知鶴那麼大的人了,哪裏還需要人照顧?至於侄子,讓她帶來就是了,你還沒見過侄子吧,我也許久不見他了,這次正好可以見見。”

崔氏就肯定了,他是需要唐夫人過來,便點了點頭道:“我一會兒就去寫帖子。”

楊和書便對她笑了笑,第一次覺得娶了親也不錯,至少做很多事都有了借口,行事方便很多。

唐縣令吃完午飯告辭離開時明理背上就背了一個包裹,裏面有崔氏給的禮物和一封帖子。

白善和滿寶白二郎站在門前沖他揮手道別,聲音很沈重,臉上的表情很悲戚,“唐大人保重啊。”

正要打馬走的唐大人被這三重奏的聲音嚇得差點從馬上摔下來,他氣得回身淩空抽了一鞭子,回道:“你們給我老實些,少想些有的沒的。”

見他竟然穩住了,三人便惋惜了一下,但還是捧腹哈哈大笑起來,齊齊往後一蹦,躲開鞭子甩過來的余風。

楊縣令也忍不住笑出聲來,也和他揮了揮手,“一路順風,回去後低調些,別整天想著案子,也管一管民政。”

唐知鶴應下,打馬離開。

目送唐縣令走遠,楊和書這才回身笑看向三人,指了指天上的大太陽道:“時間不早了,還不快回去幹活兒?”

白善和滿寶拔腿就往書房跑,只來得及和崔氏揮了揮手。

白二郎卻是哀嚎一聲,耷拉著腦袋慢悠悠的往書房去,他有些後悔了,他幹嘛要跟著他們一起玩呢?

其實回家做大哥的那些作業也是不錯的,至少不會比現在理的這些賬本難。

崔氏見他們三人都跑遠了,這才好奇的問楊和書,“相公讓他們做什麼?我看他們眼睛都有些紅了,顯見是用眼多了。”

楊和書就笑道:“也沒什麼,就是縣衙裏的一些文書需要抄錄規整,你也知道,現在正是春忙的時候,縣裏的文書都被派出去了,忙得不行,所以我就把他們召回來做這個,所以這幾日你讓廚房多給他們送些茶水甜點,別讓他們餓著就行。”

崔氏才不信呢,什麼文書的抄錄規整,還需要唐知鶴大老遠的從益州城跑來?

見丈夫如此不坦誠,她有一些無力。

同樣感覺到被瞞著的唐夫人卻不覺得無力,她覺得自己很有力氣,於是按住唐縣令捶了一頓,這才去收拾東西準備明天抱了兒子去羅江縣。

唐縣令連忙追在後面道:“不必這樣急,我這‘病’剛好呢,要不你等我好兩天再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