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很熟

羅江縣的信使到了益州城,唐縣令便和唐夫人道:“夫人,春日寒熱不定,為夫好像生病了。”

唐夫人緊張起來,“你病了?”

唐縣令沈重的點頭,“所以這兩日我會閉門養病,外面就有勞夫人了。”

唐夫人一聽便懷疑的看著他,上下打量他的臉色,見他臉色紅潤,聲音也沒毛病,便氣得翻了一個白眼,“你想讓我幫你遮掩就直說,幹嘛要嚇我?你要去哪裏?”

唐縣令:“去一趟羅江縣。”

唐夫人就微微皺眉。

唐縣令連忙安撫道:“沒什麼大事,就是有個案子需要過去一趟。”

“什麼案子竟還需要瞞著明刺史,瞞著外面的人?”

唐縣令就對她討好的笑笑,唐夫人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問。

多年夫妻,唐夫人已經摸清了他的狗脾氣,一些不要緊的小案或奇葩案子他是很願意拿回家與她一樂的,但只要是大案,未破之前,他是打死都不會說的。

唐夫人揮手道:“去吧,去吧,這一次要去多久?”

唐縣令想了想,覺得不可能短,因為楊和書信上說東西找到了;但也不可能長,因為城內的情況不定,他要是太久不出現會引起懷疑的。

唐縣令是想查益州王疑似謀反的事,卻不是要提前逼反他,不然他真的反了,他們這一家子不管是出自哪兒,都別想活著離開益州城了。

反都反了,他還管你老爹是幹什麼的,娘家是哪兒的?

所以唐縣令權衡了一下道:“最多三天。”

唐夫人便放心了,不要像上次一樣一去半個來月就行。

夫妻倆說了些悄悄話便去洗漱睡覺了,明天還得早起悄咪咪的出城去呢。

而這會兒,羅江縣的眾人剛吃完晚食,崔氏便拉著滿寶說話,“讓他們去說話,我們兩個去說說話?”

滿寶也才和崔氏見過面,不太熟,但她本就是個自來熟,反正今天晚上楊縣令是不可能告訴他們包袱裏的那些文件是什麼的,和楊夫人說話也不錯,於是滿寶點頭,“楊夫人先請。”

崔氏就笑道:“我年長你幾歲,你可以叫我崔姐姐,我們家婆母才能叫夫人呢。”

一旁的大丫頭笑著接道:“小姐可以叫我們大奶奶叫楊大奶奶。”

滿寶就知道一定是楊家的人口多,什麼老夫人,夫人都還在,所以他們的輩分還沒升。她點了點頭,幹脆改口叫“崔姐姐”。

崔氏笑了笑,問道:“你們和外子認識許多年了?”

滿寶點頭,“從楊大人來這兒當縣令開始認識的。”

崔氏默默的算了算,笑道:“那有三四年了。”

滿寶自己算了算後點頭,“差不多。”

然後場面一靜,大家突然沒話說了,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滿寶撓了撓腦袋,想起大嫂說過的,新媳婦剛進門都尷尬,因為一時還融不進家裏,所以得照顧著些,這樣後頭才好處關系。

因此滿寶想了想便主動挑了一個話題,“崔姐姐,你以後就常住在羅江縣了吧?”

正在腦海裏搜羅話題,既可以都說上話,又不會冒犯對方的崔氏頓了一下後點頭,“是啊,他在哪兒,我自然就要在哪兒的。”

滿寶點頭,“這樣好,夫妻還是別分開的好,你們是一家人嘛,像我四哥就不行,他常跟我四嫂分開……”

崔氏就這麼和滿寶聊了起來,於是崔氏從滿寶這裏知道了他們是怎麼和楊縣令認識的,又是怎麼成了朋友的;

而滿寶知道了崔氏家中還有幾個姐妹,楊縣令在京中名聲很好,有才華,有相貌,是出了名的乘龍快婿,崔氏能夠嫁給楊縣令還是打敗了好幾個人才跟他定上親的;

倆人說得火熱,一下就忘了時間。

楊縣令回到後院發現滿寶還在,便輕咳一聲走入屋中,看著滿寶道:“你都在林子裏呆了兩天了還不累?”

滿寶悄悄的吐了吐舌頭,和崔氏告別。

楊縣令便扭頭叫來下人,“萬田在外面,送滿小姐出去,讓萬田送回去。”

下人應下,領著滿寶出去。

滿寶便和楊縣令揮了揮手,“那明兒再見。”

楊縣令也笑著和她揮了揮手。

崔氏在一旁看到他的笑容,目光微微一閃,再去看滿寶時,她已經一蹦一跳的跑出去了。

楊縣令回身笑看崔氏,“我們也洗漱休息吧。”

崔氏連忙笑著起身,“是,我服侍大爺。”

雖然這兩天很累,但生物鐘是固定的,一到時間滿寶就醒了,她推開門往院子裏一探頭,白善正好伸著懶腰出來叫水,大吉已經洗漱好在院子裏練拳腳了。

倆人洗漱好便在院子裏碰面,白善道:“白二還睡著呢,我叫了他一下,叫不醒。”

一旁的大吉也道:“周四爺也睡著呢。”

滿寶揮手道:“讓他們睡吧,唐縣令下午才到呢,走,我們去書房裏找本書來讀?”

白善想著他們也沒事做,便點頭答應了。

萬田守著楊縣令的書房呢,看到他們來便領了他們進書房,看著他們在書架上挑了挑,各自拿了一本書出去後才把門重新關上,“善少爺,滿小姐,你們不先吃早食嗎?”

白善就擡頭看了一眼天色,問道:“你家現在開始吃早食了嗎?”

那倒沒有,萬田就笑道:“得再等幾刻鐘,不過善少爺和滿小姐要是餓了,小的也可以去廚房裏叫些吃的來。”

白善就揮手道:“不必了,我們現在也不太餓。”

他左右看了看,問滿寶,“你想去哪兒讀書?”

“去花園?我記得縣太爺家裏有座假山,那裏可以看到好多花花草草,很漂亮的,我們去那兒讀。”

“行。”

白善就拉著滿寶去花園,萬田沒有跟著,由著他們去,反正他們對縣令的府邸也熟得很了,完全不用人領路。

那座假山還不小,頂上有兩個大圓石頭可以坐,是一個挺大的平臺,白善最先爬上去,然後在上面拉著滿寶,叮囑道:“你可抓穩了,摔了我是不管的。”

滿寶回擊,“你不摔就行。”

早上出來正要去客院的崔氏見到,忍不住腳步一頓,扭頭笑問一旁的丫頭,“兩位小客人對我們府上很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