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計算

周四郎點著圖上的好幾個圓圈道:“這幾個地方我們都找過了,現在離我們最近的是這兒,我知道這裏,翻過一座山壁就是,不過那兒難走,好多樹的,所以我們只能從另一邊繞過去。”

滿寶他們全都不懂,自然聽周四郎的。

於是一行人是收了圖紙後往裏走。

白二郎這會兒才有空問,“圖紙上圈圈是什麼地方?”

滿寶看了他一眼道:“是我小叔去過的地方。”

“我們為什麼去你小叔去過的地方?”

滿寶沒回答他,而是扭頭問周四郎,“那麼遠,他為什麼要去那麼遠的地方?”

“打獵嘛,淺的地方獵物少,以前周三叔還在的時候,常帶著大虎哥和小叔進山打獵,有時候一進去就是三四天才出來。”周四郎道:“這地方我也只去過一次,還是小叔和大虎哥偷偷帶我們去的,不過也只在裏面住了一個晚上而已,出去以後,我們幾個全叫爹娘揍了一頓,娘當年那麼疼小叔,楞是把家裏燒火的木棍給打折了。”

滿寶咋舌,沒想到她爹小時候還真皮。

白善則看了滿寶一眼,覺著她可真是一脈相傳。

“更遠的地方我沒去過,不過大虎哥說過,另外三塊比較遠的地方繞過山梁就找到了,隨便翻一翻,找一找吧,我覺著時間那麼緊,小叔不一定有時間去熟的地方查。”

滿寶點頭,一邊跟著周四郎往裏走,一邊讓科科掃描,一路上什麼都沒發現,因為這一片之前他們都走過,不僅沒有周銀留下的東西,連沒收錄過的植物都沒有。

到了那處山壁,周四郎帶著他們順著山壁繞過去,總算在日落前找到了地方,於是他便拉著大吉四處翻找起來。

白二郎累得不行,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從來到這裏後,滿寶就知道這裏沒有了,因為科科直接告訴她,從這裏方圓千米內都沒有她要找的東西。

滿寶重新拿了圖紙出來和白善研究,她從背簍裏摸出一支炭筆,在道路上畫了一個小圓點道:“二吉說,他們大概是在這兒相遇的,那我小叔要是進山,就只會從這一片進,那這一片就可以先排除了……”

滿寶將一部分區域劃掉,這樣一來,他們需要搜索的地方就少了許多。

白善在一旁看著,接過她手裏的筆,直接從七裏村那裏連到那條小道,將他們範圍內輻射的區域畫出來,有一個半的圓圈正好在這片區域中。

滿寶看見,擡頭和白善對視了一眼。

白善想到唐縣令說的,破案有時也要以己度人,便想著自己若是周銀,身邊帶著一個至親之人,手上拿著一個燙手山芋,他要怎麼辦?

怎麼辦呢,自然是盡早將東西藏起來,暫時藏在一個誰也發現不了的地方,然後帶著親近之人趕緊逃,沒人追上來還好,追了上來也可以假裝無辜,他身上沒有東西,說不定能夠逃過一劫……

白善瞬間回神,在靠近小路的那一個圓圈裏點了點道:“我們去這兒找找看。”

周四郎聽見,便湊過來看,立即搖頭道:“不可能是這兒吧,這離那條小路也遠著呢,而且都跑偏了,你看你畫的圖,有半個都在這畫糊的外面呢。”

雖然他不懂這圖是怎麼畫出來的,也不知道這一大個糊是怎麼算的,但他大致看得懂這圖,就是他小叔可能會從這畫了好多斜杠的地方經過,其他地方則是不可能。

滿寶卻道:“不是還有半個圈在裏面嗎?而且周虎哥畫的這幾個圈可沒算過數據,誰知道畫的準不準,既然這是小叔到過的最遠的地方,那我們就去這兒。”

“不是滿寶,你知道這是哪兒嗎?”

“不知道。”

“這兒雖然不是大虎山最中心的地方,卻是大虎山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周三叔在的時候都沒進過呢。”

滿寶:“你怎麼知道的?”

“周虎哥說的呀,他說了,這地方是他們十二歲那年迷路走過去的,因為迷路他們還多在山裏呆了一天,然後那天就下雨了,是因為躲在這裏的一塊大石頭底下才沒事的,第二天太陽出來,他們看著太陽走出林子裏去的,這地方可遠了。”

滿寶就道:“我們去!”

周四郎:……

他連忙看向大吉,道:“我不是怕累啊,我是怕裏頭有老虎啊,狼啊什麼的,我一個人都不敢走,還帶著你們三兒,要是真遇上了,大吉你能打幾個?”

大吉沈默了一下後道:“我能把兩個送到樹上。”

周四郎立即道:“你看,他只能送兩個,滿寶,咱兩肯定是排在最後面的,所以我們今天別去了,你要真想去,明兒我出去多叫幾個人進來,把大哥二哥三哥老五老六他們都叫上,人多了,畜生也怕我們的。”

滿寶虛心的請教科科,“科科,我們這座山裏有老虎嗎?”

“沒有,但有狼,宿主要是能收錄活狼,幾分一定不低,我剛才查詢了一下,狼的收錄積分達兩萬之多。”

滿寶沒有感情的“哇”的一聲,然後問道:“你抽成後能升一級嗎?”

科科:“……還不能。”

察覺到滿寶的積極性深受打擊,它便補充道:“不過會很快了。”

滿寶便又精神一振,然後和她四哥拍著胸脯道:“四哥你放心吧,這山裏沒有老虎,只有狼,到時候遇著了,我自己就能爬樹,等我們爬上去了,讓大吉去打狼,大吉,我想要一頭活狼。”

大吉直接起身問,“這地方不找了嗎?”

“不找了,這裏沒有。”

大吉見她這麼肯定,也沒問為什麼,直接轉身道:“那走吧。”

周四郎驚呆了,連忙跟上去問,“不是,你還真能打狼呀?”

大吉道:“不是狼群應該可以。”

他走鏢的時候也是殺過狼的,不過想活捉是不可能了,倒是可以打死了撐開給滿小姐看一看,權當是活的吧。

一行人繼續往前走,路上周四郎還做了火把,一直到天徹底黑了才停下,找了塊還算可以的空地生火休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