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開竅

白二郎蹦下馬車就去找先生安慰,一進門就嚷著問,“先生,你大徒弟和二徒弟是不是要結親?”

莊先生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問道:“誰與你說的?”

白二郎就造謠,“他們兩個說的。”

跟在後面跑進來的白善和滿寶:……

倆人瞪著眼睛看他,莊先生則瞪著眼睛看他們,不等他們說話便慢悠悠的道:“私定終身是不對的,親事得長輩們來談。”

滿寶:“先生,他造謠。”

“我沒有,”白二郎分辨,“不然那麼大的事為什麼他早早告訴了你卻不告訴我?我還是他堂兄弟呢。”

滿寶噎住。

“而且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善寶就是動了歪心思,堂祖母也很喜歡你,先生也很看好你們,哼,你們就瞞著我吧。”

莊先生看兩個弟子都瞪圓了眼睛,便輕咳一聲,掃了白二郎一眼後道:“亂叫什麼?”

他仔細的看了一下兩個徒弟的神色,覺得不像是白二郎說的那樣,於是扭頭看向他,問道:“二郎,你最近又在看話本是不是?除了看話本還幹了什麼壞事?”

白二郎身子一僵,連連搖頭,“沒,沒有。”

先生便哼了一聲,罰他去抄書。

白善和滿寶趁機溜了,莊先生看了倆人的背影一眼,什麼都沒說。

晚上,莊先生回屋去休息了,白善和滿寶坐在自己的書桌前寫作業,白二郎不僅要寫作業還得抄書,忍不住小聲憤憤,“為什麼被罰的總是我?明明我就沒說錯。”

白善聽到了,耳朵尖微紅,氣得越過桌子在底下踹了他一腳。

白二郎就擡頭瞪他,他看了一眼對面正認真寫作業的滿寶,壓低聲音和白善道:“別以為我不知道,我都看出來了,你幫我寫作業,不然我就告訴滿寶。”

白善脖子都紅透了,壓低了聲音道:“你別亂說,我沒有!”

“哼,祁玨要說親了,他喜歡單家的二小姐,每次見到單家的二小姐時都是這樣,我們私底下都討論過了的,像你這樣的就是喜歡滿寶。”白二郎畢竟比白善大一歲,在這方面顯然知道的比白善更多,他壓低了聲音威脅白善,“你到底幫不幫?”

白善嫌棄道:“你的作業都太簡單了,我還是幫你抄書吧。”

白二郎:“我又不傻,就算你學著我的筆跡,先生也會看出來的,你就幫我寫學裏的作業,他們分不出筆跡來。”

白善看了他好一會兒後道:“那我和滿寶在做的事你不許再問了,也不許再跟著我們,也不要和先生說起。”

白二郎就皺眉,想了一會兒道:“可以不告訴先生,但我怎麼能不跟你們一起呢?我還是不是你們的哥哥了?”

“不是,你是我們的師弟。”

白二郎:……

“我不管,我要和你們一起。”

那估計連滿寶的身世都要瞞不住了,白善不想讓他知道更多的,道:“會死人的,還會連累堂伯父和大堂哥,祖母都不樂意讓堂伯父多管呢。”

白二郎這才沈默。

白善轉了轉眼珠子道:“這樣吧,你可以幫我們,但一定要保密,不許對除了我們兩個之外的人說。”

白二郎眼睛亮晶晶的,總算是開心了一些,點頭道:“行,一言為定,你們可不許再騙我和瞞我了。”

白善點頭。

倆人在這裏嘀嘀咕咕的說完,一扭頭便見滿寶正盯著他們看,“你們在說什麼呢?”

白二郎就和白善說悄悄話,“你是不是還沒告訴她你喜歡她呀?”

白善紅著臉低喝,“你別瞎說。”

“哼,我告訴你,你最好現在就和堂祖母說了把親事定下,不然等你們再長大點兒,大人們說不定又變了。”白二郎道:“祁家以前就有意和單家定親,雖然沒定下,但彼此都心知肚明,結果祁玨都喜歡上單二小姐了,祁家又不想和單家定親了,現在祁玨就很惱火,昨兒過生辰,還差點因為這事跟單余打起來呢。”

白善目瞪口呆,“我怎麼不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你跟滿寶都跑去跟人家哥哥聊天去了,真是的,我們年紀小,你們怎麼竟跟年紀那麼大的人聊天?”

滿寶實在忍不住了,放下筆走過來。

白二郎一邊盯著她一邊快速的道:“反正這種事宜早不宜遲,知道嗎?上巳我們是不是要回家?幹脆你就和堂祖母提了吧。”

見滿寶走到了他們跟前,白二郎立即坐正了不說話,白善也一下繃直了身體,偷眼看向滿寶。

滿寶好奇的看著倆人,“你們說什麼呢?”

倆人一起搖頭。

白二郎悄悄的扭頭沖白善笑了一下,一臉的我明白。

白善耳朵尖更紅了。

他一把扯過白二郎的作業,幹脆當著滿寶的面做起來。

滿寶來回看著倆人,到底沒問什麼,轉身又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她一轉身,白善就悄悄的長出了一口氣,覺得臉有些發燒。

他不動聲色的揪了一下臉頰,深吸了一口氣後開始給白二郎寫作業。

白二郎肩膀上少了作業兩道大山,罰抄的書就騰騰的寫好了,然後特別貼心的對白善嘿嘿一笑,起身走了,把空間讓給他們。

白善盯著他出去了才松了一口氣,他覺得白二郎一下就變了,難道開了竅的人都這麼恐怖嗎?

等他出去了白善才和滿寶道:“我和他說好了,他不會往外說的,以後讓他幫我們問些小問題就是了,我覺著他打聽消息比我們還方便些,他和祁玨他們很要好。”

滿寶懷疑的看著他,“所以你就給他寫作業了?”

白善硬著頭皮點頭。

滿寶就拿出師姐的架勢教訓道:“這種事可不能再有了,不然養成了壞習慣在怎麼辦?先生知道,不僅你們要被罰,我這個知情人也要被罰的。”

白善點頭。

滿寶就覺得他過分的老實,要是以前,他早跟她駁起來了。

她一臉驚異的看了他好一會兒,見他真的沒跟她吵,便只能狀似滿意的點頭,“好吧,那就這樣了?”

白善對她點頭。

滿寶忍不住撓了撓腦袋,走了兩步又回頭,“你真的沒話和我說了?”

白善搖頭。

滿寶就只能回去睡覺去了。

白善大松一口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