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出自王府

不怪他們懷疑,畢竟昨天他們才想找西郊的一個院子呢。

白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站起來就要和那邊的青年搭話,卻被滿寶一把扯住袖子。

她跟著站了起來,目光炯炯的轉身去看那幾個青年。

被倆人盯著的青年們:……

他們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在這兒議論兩個少年少女,人家是聽得到的。

畢竟是弟弟請來的客人,祁大郎頗覺失禮,連忙站起來要致歉,滿寶卻是直接看著關二郎問,“你是城外關家莊關老爺的兒子?”

關二郎一楞,看了滿寶一會兒,然後起身行禮笑道:“我這幾年不在益州城,不知小妹是哪家的小娘子?”

滿寶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沒從他臉上看出和關老爺哪兒相像,所以有些懷疑,“你真是關老爺的兒子?”

關二郎:“……是,小娘子是?”

滿寶道:“我和紀大夫去看過關老爺,只見過關家的大公子。”

關二郎忍不住扭頭去看他的朋友們,祁大郎便笑道:“這位便是跟著紀大夫學醫的周小娘子吧?”

見滿寶點頭,他便扭頭與關二郎介紹道:“周小娘子的醫術可好了,之前還跟著範禦醫治過季家的小公子。”

關二郎懷疑的看著年紀輕輕的滿寶,只能禮貌的笑了笑。

祁大郎見了理解,他當時回來聽他弟弟說起這事時也是一臉的懷疑,但連他父親都說當時季浩很是兇險,多虧了紀大夫身邊的一個小醫女給止住了血,似乎後頭還給了一張藥方,人這才活了過來。

滿寶沒留意祁大郎,而是就盯著關二郎看,她覺得貿然問別院的事不好,於是就以關老爺為突破口,道:“我近來正在整理關老爺的醫案,發現他頭疼的毛病不止十年而已,而是自十一年前就有了……”

滿寶說到這裏頓了一下,先下意識的扭頭看了白善一眼,莫名的覺得這個時間也有些巧。

白善也看了她一眼,微微頷首。

滿寶便對關二郎道:“這頭痛的原因有很多種,但其實不論生的哪一種病都與起居飲食有關……”

滿寶吧啦吧啦的給關二郎普及了一下病因,著重提了一下她認為關老爺生病的主要原因。

不僅關二郎,就是其他人也聽得一楞一楞的,主要是他們從沒這樣細致的了解過生病的原因。

病了,去看大夫,大夫最多說一句“風邪入體”,或是說“肝氣不順”之類的話,可不會跟他們說因起居、時節、飲食的不同原因造成的陰陽失和,然後生病。

幾人聽得一楞一楞的,關二郎聽得不是很明白,但覺得對方很厲害的樣子,於是做傾聽狀,偶爾請教幾句,滿寶都說得細細的。

祁大郎等人感興趣起來,幹脆起身讓了兩個位置出來,讓他們坐下,其中一人還擼了袖子伸出手來,“小娘子這麼厲害,不如幫我看看,我這幾日起居飲食可合宜?”

滿寶不太想搭理他,只想和關二郎說話,好問出更多的別院和關老爺的事。

但她隱約知道她拒絕不好,且大家都還好奇的看著,她便折了折袖子,一邊上下打量他,一邊伸手搭在他的脈上,看了看他的舌苔後道:“不合宜,你吃太多肉了,腹內不消化,傷了胃氣失和,冬時飲酒過多,傷了肝氣,肝腎不順,因此近日難以入眠……”

滿寶看了一眼他臉上的痘痘,委婉的道:“表裏失和,臉色就不好。”

公子聽得一楞一楞的,忍不住擡頭看向朋友們,“說得還真對,我就愛吃肉,去年從臘月起就應酬不斷,酒就沒斷過,我這幾日夜一深反而睡不著了,雞都沒醒,我就先醒了。”

他興奮起來,問滿寶,“可有方子治嗎?”

“有,”滿寶想了想道:“開個調理的方子喝三天就好了,春日裏要少吃肉,多吃五谷和菜蔬,可食些甜食。”

他好奇的問,“為何要食甜食?”

滿寶看了他一眼道:“春日肝氣盛,肝氣旺會影響到脾,甜可強脾,酸入肝中,所以春日要少酸多甜。你肉吃太多了,春天是四季之始,萬物生發之時,因此要多食五谷。”

滿寶好奇的看了他們一眼,有些疑惑,“你們都沒看過《黃帝內經》嗎?”

祁大郎等人:……他們為什麼要看《黃帝內經》,他們又不是大夫。

滿寶指著一旁的白善道:“他就看了,而且我先生也讀過《黃帝內經》。”

祁大郎等人僵笑道:“你們先生真是博才多識。”

滿寶和白善一頭。

然後滿寶就順勢放開了坐著的這位公子,又看向關二郎,“關二公子,我去給關老爺紮過幾次的針,但每次看診都是紀大夫來做的,關老爺貌似也不是很想治病了,所以不論是紀大夫,還是我問的問題他都不喜歡回答,其實我覺得關老爺的頭痛若是調理得當,還是有些機會的。”

滿寶沒有把話說死,只道:“畢竟不是急病,他病了有十一二年了吧?你還記得他第一次說頭痛是什麼時候嗎?”

關二郎沒懷疑,周圍的公子們也沒懷疑,畢竟滿寶年紀小,一個醫者碰到了病人家屬,想趁機了解一些病情是正常的。

關二郎仔細地想了想道:“好似就十年前吧,父親突然倒下,請了許多大夫來看都沒用,連王爺都派了禦醫來看,藥吃了不少,針也沒少紮,就是時好時壞,這些年越發的重了。”

白善眉頭微跳,站在滿寶身邊淺聲笑道:“沒想到關老爺和王爺還有交情。”

祁大郎就笑道:“這就是小郎君來得遲不知道了,關老爺本來就出自王府,王爺待關老爺一向好的。”

滿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子微微一偏,袖子擦著白善的袖子,她的手指輕輕地碰了一下他的,讓他把已經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滿寶眼睛晶亮的問道:“是不是因為關老爺突然換了住處,或是飲食不定,這才引起的頭疼?”

她咽了咽口水問,“才聽你們說有個別院,難道關老爺以前是住在別院裏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