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忌憚

莊先生也在書房裏,他也不太開心,所以只掀起眼皮看了三個孩子一眼便轉過身去,手上還捧著一本書。

追著白二郎進來的白善和滿寶心虛的看著莊先生,就立即放棄白二郎先去討好莊先生。

一個給莊先生泡茶倒茶,一個就給莊先生捶肩膀。

還等著他們來認錯的白二郎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然後見莊先生瞥向他,他就忍不住指著倆人怒道:“無恥!”

滿寶和白善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白二郎顫著手指道:“不要臉!”

莊先生眼裏都忍不住閃過了笑意,揮了揮手讓滿寶不要捶了,他道:“行了,你們玩去吧。”

滿寶這才松了一口氣,和白善行禮告退,退出去的時候倆人路過白二郎身邊的時候一左一右的將他夾住,一人抓了他一只手臂就拖出去。

白二郎沒敢打攪先生,等出了書房門才掙脫開倆人的手,沒好氣的道:“幹什麼?”

白善問道:“還生氣?”

白二郎哼道:“你們有秘密瞞著我。”

白善看了眼滿寶,想了想後道:“我們的秘密有些危險,有可能會死的,你也要知道嗎?”

白二郎眨眼,認真的左看看白善,又右看看滿寶,懷疑的問道:“真的,假的?”

白善和滿寶一起認真的點頭。

白二郎就糾結起來,“怎麼辦,我更好奇了,可你們說過,有危險的事兒不要做。不對呀,你們都說了有危險的事不要做,你們為什麼會有丟命的秘密?”

白善就突然大叫道:“騙你的你也信啊。”

說罷和滿寶轉身就哈哈大笑的跑了,白二郎楞了一下反應過來,氣得鼻子都歪了,拔腿就去追他們。

三人就圍著院子追打著跑了七八圈,白二郎實在是跑不動了才停下,他按著自己的習慣指著他們說不出話來。

白善和滿寶也累得不輕,彎著腰喘氣咽口水,還戒備的看著白二郎。

白善喘著氣道:“還追嗎?”

白二郎幹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沒好氣的道:“不跑了,你們到底幹什麼去了?”

白善搖了搖頭,只道:“去見了一趟唐縣令,你作業做完了,怎麼這麼多的問題?”

“做完了。”

滿寶都忍不住擡頭看他,驚訝道:“這麼快?你怎麼突然變勤奮了?”

白二郎:“你們是不是忘了明天要去參加祁玨生辰宴的事?”

白善和滿寶眨眨眼,問道:“他的生辰不是十二嗎?”

白二郎道:“明天就是。”

白善苦惱,“糟了,明天可是要去上學的。”

“下學後去,”白二郎道:“祁家準備了晚食,我們可以玩到宵禁再回來。”

所以他才早早的做完作業,他們的先生說了,如果他們作業做得好,明天他還可以提早放他們下學離開,只上半日的課。

白二郎本想回來後和他們兩個分享一下這件喜事,誰知道他連大吉都沒見著。

白善和滿寶也走到了白二郎身邊坐下,道:“我還沒想到送什麼禮物呢。”

白二郎也很苦惱,“先生讓我送他文房四寶,但我覺得太俗了。”

白善驚悚,“你還問了先生,什麼時候問的?”

“就剛剛呀,你們總也不回來,我做完了作業就只能和先生聊天了。”

滿寶嘆氣,“小孩子過什麼生辰呀,送禮真難。”

白善和白二郎也嘆氣,“是啊,小孩兒過什麼生辰呀。”

他們就從來不過。

三個人轉了轉眼珠子,白二郎道:“我的生辰在六月。”

白善很生氣,“我的生辰才過沒兩月呢。”

滿寶嘆氣,“我的生辰得到年底呢。”

三人就坐在地上發愁,廚娘出來看見,連忙道:“哎呦我的小主子們,你們怎麼都坐在地上?快起來,地上又臟又冷,萬一病了怎麼辦?”

三人這才爬起來,“容姨,跟我們一樣年紀的人過生辰要送什麼禮?”

容姨笑道:“等少爺小姐們過生,我給你們做好吃的點心吃。”

滿寶道:“我覺得祁玨不會稀罕我們家的點心的。”

“送了他也吃不來這麼多吧,”白善嫌棄麻煩,道:“要不還是送文房四寶吧。”

結果他們到底還是沒送文房四寶,作為同齡人,他們設身處地的一想,也不會覺得收到這禮物會很開心。

而且這東西恐怕大人送的就夠多了。

於是三人便去自己的玩具裏找禮物。

白善最後決定送他一匹玉雕的馬,那是去年他上街去玩兒看到後買的。

白二郎則翻出了一個金佛,那是過年的時候舅舅送他的,因為考校功課時他贏了表兄,這是獎勵。

白二郎找來找去,他自己收藏的玩具一是不舍得送出去,二是看著也不貴重,所以好似這個是最好的。

滿寶則找出了一尊墨玉雕的老子像,這是和白善的那匹玉馬一起買的。

她喜歡老子,這尊墨玉的玉質一般,所以並不貴,當時她又有錢,就買了,這會兒正好拿去送禮。

不過滿寶依然心疼得緊,她一邊裝盒子,一邊念叨著,“今年我也要過生,誰也不請,就請今年過生請我的人。”

科科:……

滿寶裝了盒子後往外偷偷瞄了一眼,見沒人註意這兒,就悄悄的在心裏問科科,“科科,你說善寶是不是猜到了?”

“猜到了你,但一定沒猜到我。”科科不覺得這個世上的人會猜到有它這樣的東西存在。

多半會以為有鬼神跟著滿寶呢,就跟錢氏一樣。

但為了宿主的安全,科科還是提醒了一句,“宿主下次還是要小心一些,不要再露出這樣的破綻了。”

好在這次只有白善和大吉知道了,這兩個都是可信的人,要是被唐縣令聽到了……

科科同樣很忌憚那位縣令。

而此時,二吉也在和大吉說起唐縣令,“大哥,這位大人真的能相信嗎?”

大吉想了想後道:“老夫人說,魏大人太忙,恐怕不會為了我們這一個案子太費心勞力,如果連唐縣令和楊縣令都不肯查,那就只能等少爺長大了。”

二吉沈默了下來。

“可老夫人未必等得到,而且少爺去查也太危險了,”大吉道:“唐縣令很聰明,也厲害,我總覺著他身上有老爺的影子在。”

二吉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