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大吉

大吉簡單的說了一下他的情況,他知道,這些東西,恐怕連少爺自己都不知道。

大吉一家是白家的世仆,在他祖父那一輩就被賜姓白,他六歲的時候就被選送到三歲的白啟身邊,任務就是陪白啟玩兒,陪他開蒙。

可惜大吉讀書不太行,白啟五歲後去族學,他跟著一起去伺候,因為白啟無父,學裏的孩子總是欺負白啟。

五六歲的孩子下手沒輕沒重的,大吉便護著他們家少爺跟人打架。

他塊頭本來就比同齡的孩子大,又普遍比那些適學的少爺們大兩三歲,楞是一人能把四五個打趴下。

為這事,白氏中不少人都找上劉氏,要劉氏給個交代。

劉氏楞是咬著牙保下了他,領著少爺一一去道歉,但過後還是讓他陪著少爺去族學,再有欺負少爺的,他還是會打架,從跟主子打,到跟下人打。

劉氏直接讓他跟著家裏的護院學著練些拳腳功夫,後來少爺要學劍和騎術時,請來的先生也是連著他一起教的。

大吉在這一點上也更有天賦,他一直護著少爺,護著他出門去遊學,又去京城讀國子學。

也是在遊學的時候,主仆兩個認識了好幾個江湖遊俠和押鏢的鏢頭。

大吉道:“老爺在京城讀書的時候給我脫了籍,又給我娶了媳婦,不過當時我哪兒都沒去,依然陪在老爺身邊。”

白啟給大吉脫籍是瞞著劉氏的,本來劉氏把大吉的奴籍給他帶上,是為了讓他可以處置下人,誰知道他直接給人脫籍了。

要不是回家過年,劉氏都不知道了。

劉氏心裏雖然很不舍,但嘴上什麼都沒說,只是把二吉挑選了出來,讓他代替大吉照顧二吉,放了大吉自由。

白啟是信得過大吉的,但劉氏私心裏更相信奴籍在手的下人。

大吉也知道這一點兒,於是便告別了白啟和家人,帶著妻子去做了自己喜歡的事,自此分開,主仆倆人很少再見面。

雖然見面少,但他們偶爾也會通信,逢年過節,或是走鏢,大吉走到京城就會去見一下白啟和弟弟,彼此間的關系並沒有淡下。

後來白啟出事,屍體被送回隴州,劉氏怎麼也不相信蜀縣的說辭。

偏她察覺到了自己被人盯著,沒辦法之下只能讓大吉悄悄的帶人去找二吉。

找到二吉後,大吉把他安置在了白家的一個莊子裏,然後又自賣自身的進了白家。

他知道,老夫人最相信的還是奴籍在手的人。

劉老夫人收下了籍書,轉身卻在莊子裏開了一個小學堂,當時四歲的伯安就是第一批入學的學生。

除了大吉一家人和先生,沒有人知道,先生最重要的培養對象就是伯安。

大吉知道,老夫人是想還他什麼東西,可他心裏知道,他重新賣身為奴為的不是這些,而是為了老爺,為了二吉……

大吉擡頭看了一眼白善,心中暗道:也為了小少爺。

不過為了讓老夫人安心,也為了讓老夫人更信任他,大吉是不介意接受老夫人的那些安排的。

白善也想起了伯安,起身和滿寶道:“我們回家吧。”

滿寶點頭。

倆人上了馬車回家,回到家後,白善便和大吉道:“我們不會出門了,大吉,你去看一看伯安吧。”

滿寶連連點頭,道:“我們是爹沒了,可你還在呀,你見著你兒子要好好說話,別總板著個臉。”

滿寶想了想道:“就跟我爹多學學,我爹一看見我就樂,然後我也開心。”

白善點頭,想了想道:“要不你給他買點兒東西去?他比我大好幾歲吧,那給他買些書吧。”

大吉覺得他兒子不會喜歡書的,搖頭拒絕了。

滿寶和白善一臉憂慮,“大吉你這樣不行呀,你看剛才在院子裏他都沒叫你爹,顯然與你生疏得很,這樣怎麼行?”

大吉猶豫了一下後道:“滿小姐,你還有彈弓嗎?”

滿寶眨眨眼,回過味來了,“他這麼大了應該不問彈弓了吧?”

白善:“就是,我們都很少玩兒了。”

主要是也沒時間和地方給他們玩了。

大吉看著他們。

滿寶撓了撓腦袋,這可是大吉第一次找她要東西,她糾結了一下後道:“你等著。”

她一溜煙的跑回房間裏,一邊找科科,讓它在商城裏買了一副新的彈弓,一邊提筆寫了一副藥方,拿出去給大吉,“剛才忘了寫藥方了,你一並拿去吧。”

大吉笑著接過,轉身便走了,他沒趕著馬車走,而是自己走著去的,這樣不太引人註目,也更好偽裝。

白善和滿寶就站在門口目送他走,等他出了巷子,他才回頭看向滿寶,“說了同理心的朋友是誰?”

滿寶對他眨眨眼,心蹦蹦直跳,想要裝傻,“什麼朋友?”

“是你自己說的,有一個朋友告訴你,同理心。”白善盯著滿寶的眼睛看,“從家裏離開後,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從未見你與別人說過話。”

滿寶咽了咽口水,看著他不說話。

白善最後敗下陣來,扭過頭去,“算了,你不想說便不說,不過,”他又回頭蹙眉道:“以後這樣的話你不要在外面說了,尤其是在唐縣令這樣的聰明人面前。”

滿寶連連點頭,小聲道:“我再也不說了。”

不過這次也是她心神有些不定,這才露了這麼大的破綻,滿寶才不肯承認是自己不夠謹慎呢。

正在書房裏生悶氣的白二郎見他們遲遲不進來安慰他,只站在門口說話,忍不住跑了出來,叫道:“你們在幹嘛呢?說話不能進屋說嗎?”

白善和滿寶一起回頭看向他,驚詫道:“咦,你下學回來了呀?”

白二郎氣得掐腰,“你們也不看看這會兒什麼時辰了,天都快要黑了,我能不下學回來嗎?”

他氣鼓鼓的看著倆人,問道:“你們下午幹什麼去了?”

滿寶:“看病去了。”

白善:“買書去了。”

倆人異口異聲。

倆人輕咳一聲,然後滿寶道:“去書鋪了。”

白善:“去藥鋪了。”

白二郎死命的瞪著眼睛看倆人,最後重重的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滿寶和白善互相責備的看了彼此一眼,追了上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