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主仆

在老夫人還沒拿到那張畫像前,他已經覺得對方兇多吉少了,而在老夫人把畫像拿來給他時,他心裏基本上已經確定,他們和他們一樣,都被追上了。

只是他們沒見著屍體,也不知對方名姓,所以還抱有一絲僥幸而已。

滿寶停住,回頭看向他,抿了一下嘴後道:“我不怪你。”

二吉張著嘴看著她。

滿寶轉身便走,白善對二吉點了點頭,與她一起出去。

二吉低著頭抹掉臉上的淚水,伯安抿了抿嘴角,轉身追出去。

大吉皺了皺眉,就要跟出去,就聽見伯安已經追了出去,叫道:“少爺——”

白善停住回頭,滿寶也跟著停下回頭看向他。

伯安這才看向滿寶,他點了點腳尖後道:“少爺,滿小姐,剛才你們的衣擺要是往上再掀一些就看到了,我二叔身上還有三刀很深很深的刀痕,我家裏人都說,都不知道我二叔是怎麼活下來的,那些刀傷,隨便一刀在別人身上都有可能致命,但我二叔就是活下來了。他不膽小,我覺得他一點兒也不膽小!”

最後一句話伯安喊得特別大聲,大吉忍不住走出來,壓低了聲音斥道:“伯安,噤聲。”

伯安這才低下頭去。

大吉不贊同的看著他,道:“還不快給少爺和滿小姐請罪,這樣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伯安低著頭不說話。

大吉手動了動就要拍他,白善叫了一聲“大吉”,他對他搖了搖頭,對伯安點頭道:“你說得對,他不膽小。”

白善看了滿寶一眼,從腰上取下一塊自己常帶的玉佩來,放進一個荷包來給他,道:“你和二吉叔說,這是我給他的。”

伯安楞楞的接過,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大吉卻是立即單膝跪地,“謝少爺賞。”

白善將荷包放進伯安手裏,拉著滿寶去找唐縣令,“唐大人,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唐大人睜開微微閉著的眼睛,看了他們一會兒後搖頭道:“有,但我不知該怎麼問,所以暫時還是別問了,等下次吧。”

等他查到更多的東西再來找二吉聊聊天。

他起身來,笑道:“不如我與你們同行?”

大福猶豫。

滿寶卻已經點頭,“您把我們送到大街上就行,我們自己走回去。”

唐大人點了點頭,讓三人在院子裏上了他的車,然後再出門。

為了過來方便,唐大人今天選了一匹特別難看的馬,一看就是劣馬,跑的速度很慢,好在承重還行。

它晃晃悠悠的出了這條巷道,上了大路,唐縣令這才看向大吉問話,“我看二吉年紀也就在而立之間,十二年前他多大?”

大吉垂下眼眸道:“十七。”

唐大人點了點頭,道:“大戶人家的貼身仆從一般都會比小主子大上三兩歲,這樣懂事些,也能伺候好主子,那會兒白縣令已及冠了吧?”

大吉捏緊了拳頭,半響才道:“我才是伴著老爺長大的小廝,二吉是我走後送到主子身邊的。”

唐大人就掃了一眼他的坐姿和手掌,輕笑道:“去年我就想問了,你是白家養的部曲,還是去當過兵?”

白善忍不住了,擋在大吉跟前道:“唐大人,我白家是良民,不會養部曲的。”

“嗯,那是養的護衛?”

大吉沈默了一下後道:“我成年後主子給我娶了媳婦,然後我就脫籍去走鏢了,我們的鏢頭是邊衛出身,所以我們坐臥都是軍中的規矩。”

唐大人微微挑眉,“像你這樣的人,你主子竟舍得讓你脫籍,難怪你會守在白善身邊十二年不動彈,兒子都不認得你了吧?”

大吉垂眸沒說話。

白善和滿寶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滿寶覺得這會兒的唐縣令一點也不可愛,於是瞪了他一眼。

唐縣令瞥了她一眼,也在心裏哼了一聲,繼續問道:“出事前,白縣令就沒找過你?”

“找過,但那時我出門走鏢了,送來的信我沒能及時看到,等我回來看到趕回家,人已經沒了。”

唐縣令盯著他問:“那封信呢?”

大吉頓了一下道:“在家裏。”

唐縣令就淺笑道:“我要看。”

大吉張了張嘴,在他的目光下,只能道:“是,小的過後會把信送來。”

唐縣令這才滿意。

到了繁華的大街上,馬車堵住了一個小巷口,滿寶他們一個一個的跳了下來,然後明理就趕著馬車走了。

白善看著馬車消失,忍不住回頭看大吉,問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大吉沒說話,白善問道:“是不是祖母讓你不要說?”

“不是,”大吉看了倆人一眼,最後還是沒忍住道:“唐大人很厲害,少爺和滿小姐不能在一旁看著嗎?”

倆人齊聲道:“不行!”

大吉無奈。

白善和滿寶轉身便走,先回了茶館,在包間裏平復了一下心情。

滿寶想到些不懂的,問道:“為什麼你給二吉一個玉佩,大吉這麼高興?”

白善撓了撓腦袋道:“我母親教過我,說賞人也是有規矩的,出去賞別人的下人,自有跟隨的隨從去做,賞自家的下人,不親近的,給些銅錢,略親近的,給些錁子,貼身伺候的,給些扇墜簪子珠子之類的都可以,只有極親近的人,你願意相信對方就給他玉。玉乃君子之物。”

滿寶就指著一旁站著的大吉道:“那不是應該給大吉嗎?”

白善略想了想後搖頭,“大吉不該是我打賞的,甚至連母親都從不打賞他,他的打賞都是祖母給的。”

大吉就對滿寶笑了笑。

滿寶隱約明白了點兒什麼,但還是忍不住道:“真復雜。”

滿寶今天下午用腦子多,覺得很餓了,於是把桌子上的點心和白善一起分了,好奇的問大吉,“大吉,你現在是良籍是嗎?”

大吉道:“又不是了。”

他將二吉找回來後,他又自賣自身進了白家。

他頓了頓後道:“但伯安是。”

大吉沈默了一下後道:“承老夫人的恩德,伯安在讀書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