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二問

“他們蒙著臉,我實在是分不出,總之不是五個就是六個。”

“五個或六個,所以他們是先殺了你們才回頭去找周銀夫婦的?”

二吉擡起頭來,“周銀夫婦?”

“就是你們托付了證據的那對夫妻,他們當日也被殺了,如果他們是先殺了你們,確認你們身上沒帶東西才去追的周銀夫婦,”唐縣令目光淩厲的看著他問,“你逃了多久被追上,還有,他們沒找到你的屍體,怎麽確定東西不在你身上,而是在第三方身上,他們見過周銀夫妻?還是你告訴他們的?”

二吉抖著嘴唇搖頭,“沒有,我,我什麽都沒說,我不知道他們看沒看到他們,或許是看到了,對,當時匆忙,老爺讓他們快逃,然後就拉著我去引開他們,他們追得那麽急,興許是看見了的。”

唐縣令看了他好一會兒,直到他額頭冒冷汗,這才問道:“那日的事,你現在都記起來了嗎?”

二吉連連點頭,肯定的道:“記起來了,記起來了。”

唐縣令就看向白善,示意他把東西拿出來。

白善抿了抿嘴,從懷裏拿出一張折疊的圖紙,打開來給他們看。

這是他根據清理出來的路畫出來的圖,唐縣令盯著二吉,手指點著圖上的點道:“這是益州城,這是羅江縣,而這是七裏村,這條路是當時你們逃到這兒的路,是不是?”

二吉看了一會兒,點頭,“是。”

“那你告訴我,你們是在哪兒碰見周銀夫婦的?”

二吉遲疑了一下,然後抖著手指點了一處道:“這裏。”

唐縣令看見,微微挑眉,白善也驚訝,問道:“這是進七裏村的路了,你們不是要去羅江縣嗎,怎麽拐到這兒來了?”

二吉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道:“我們是要去羅江縣,但,當時他們追得太緊了,老爺身上帶傷,順著那條路跑根本跑不遠,所以我們路上看見一條小路就拐進去了。”

這時候,二吉總算是意識到自己似乎做錯事了。從沒人拿圖給他指認過,老夫人問他,他們是在哪兒出的事,他說是在羅江縣境內。

當時他們逃往羅江縣,被刺客追殺,路上遇見了一隊路過的夫妻,老爺便把東西給他們帶走……

他有些心虛的看向大吉,問道:“大哥,我是不是說錯話了,那兒,那兒也是羅江縣內吧?”

大吉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羅江縣內,你沒說錯。”

二吉就大松了一口氣。

唐縣令拿了筆在圖上做了標識,繼續問道:“你們在這兒,是遇上了周銀夫婦,還是追上了周銀夫婦?”

二吉想了想後道:“追上,當時他們的車走得很慢,我們從後頭追上去,那男的,就,就是周銀,他回頭看見了我們,便特意拉停了車等我們。”

二吉說到這裏頓了一下,抖了抖嘴唇道:“當時,他問我們,是不是要搭乘車,是想去七裏村,還是去大梨村,或白馬關鎮……”

唐縣令問,“然後呢?”

“然後老爺就把自己的官印拿出來給那對夫婦看,說明緣由,請求他們帶著東西躲藏,等唐大人巡視到這裏,把東西交給唐大人。”

“等一等,”唐縣令坐直了身子問,“那官印呢?”

二吉楞了一下道:“官印也給了他,老爺說,有官印他才好求見人。”

“除了官印,白縣令還給了他什麽東西?”

“證據,哦,還有身上的幾塊金子,說要是需要用錢便用上。”

唐縣令再問,“給了東西後呢?”

“老爺就讓他們趕緊走,然後老爺就帶著空包裹拉著我往回走,出了那條小路,順著往羅江縣去,我們才出去沒多久,刺客就追上來了,老爺說,必須得把人引走,絕對不能讓刺客發現東西不在我們身上,所以老爺便要到山裏去,還和我分開逃命……”

“空包裹是誰帶著的?”

二吉抖著嘴唇道:“是,是老爺……”

唐縣令一掌拍在床上,怒喝,“你撒謊!說,拿來做偽裝的空包裹是誰帶著的?”

二吉冷汗直冒,整個人都瑟瑟發抖起來。

大吉忍不住緊緊地抱住他,手緊握住他的胳膊,將他掐疼了後道:“二吉,告訴唐縣令,是誰拿著空包裹?”

二吉眼淚鼻涕一起往下流,顫顫巍巍的看向白善和滿寶。

伯安忍不住上前一步叫道:“你們嚇著我二叔了。”

二吉“哇”的一聲就哭出來,已經而立的人,卻哭得像個孩子一樣,他哭叫道:“是我拿著的,是我拿著的,老爺跑不快,他受傷了,他說他跑不掉了,讓我帶著東西快點兒跑,能跑就跑,不能跑就找個山谷把東西丟了……我,我是想把它丟到山谷裏去的,但他們追得太快了,劍砍過來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麽就把包袱扔出去擋著了,我沒說,我沒說是他們帶著東西走的,我什麽都沒說,我跳到山坡裏了,我,我什麽都不知道了……”

大吉緊抿著嘴沒說話,但依然抱著二吉沒松手。

白善和滿寶靜靜地站在一旁,袖子觸著袖子,白善憂心的看了滿寶一眼後,伸手悄悄握住了她有些發冷的手。

唐縣令看了二吉一會兒,等他哭得差不多了才繼續問道:“包裹裏都有些什麽東西?”

二吉稍稍平靜了些,抹著眼淚道:“有賬簿,名冊,還有一些信件。”

“賬簿是什麽賬簿,名冊是什麽名冊,信件又是誰與誰的信件?”

二吉搖頭,“我不知道,老爺沒給我看過,只是我偶爾聽老爺和何縣丞說過,東西絕對不能出一點差池,不然不僅他們活不了,整個益州城上下都有可能被牽連其中。”

“有關於益州王的?”

二吉遲疑了一下後點頭,“對。”

唐縣令看了他一眼後問道:“十二年前的事你還能記得嗎?也就是出事前的那半年的事。”

“記得,”二吉道:“這十二年來,我沒日沒夜總回想以前的事,因此記得很清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