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二吉到啦

流言傳播之快,之深,連很少過問後宅之事的益州王都聽說了。

他有些生氣,更多的是對著王妃,他沒想到這樣的小事她都能鬧得滿城風雨。對方不過是三個沒什麼根基的少年少女,這都能敗成這樣,要說他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在回後院,發現王妃竟然還想去把三人叫來敲打時,忍不住發火,“你嫌現在鬧得還不夠大嗎?縱容刁奴,禦下不嚴,你還要再往上加一條自己飛揚跋扈嗎?”

王妃臉色微白,連忙起身行禮,喃喃道:“那要把人請來道歉?”

“本王還丟不起這個人,他們也沒這麼大的臉,不過是三個孩子罷了,以後有的是機會,”王爺道:“你最近少出門,也少去招惹別人,過個七八日,誰還記得這事?”

益州王妃不甘不願的應下了。

王爺想起幕僚們的話,氣得甩袖而去。

在滿寶這裏,此事已經翻篇了,她現在正忙著研究頭痛呢。

紀大夫帶著滿寶去郊外看兩次關老爺,最近滿寶正在整理關老爺這麼多年的脈案,一邊整理一邊學習,同時還要和找上門來的藥農做生意,把他們送來的沒收錄過的生藥材收了,付給他們一大筆錢。

所以賣花的事兒她早忘得差不多了,甚至連祁玨的生辰都忘了。

不過白善也差點忘了,唯一沒忘的就是白二郎了。

主要是他想忘也忘不了,身邊時常有一個人提醒著他呢。

幾個朋友聚在書院門口裏要告別,祁玨和白二郎揮手,叮囑道:“不要忘了明天我的生辰宴呀。”

白二郎不耐煩的揮手道:“忘不了,忘不了,你今天都說了百八十遍了。”

一旁的單余道:“哪有百八十遍,也就六遍而已,哈哈哈哈……”

祁玨氣得給了單余一腳。

白二郎跑到街上找自家的馬車,結果沒看見大吉和那熟悉的馬車,他懵了一下,左右看了看,一個青年男子就迎上來道:“二郎!”

白二郎扭頭看去,眨眨眼,問道:“你是巷子口那家的劉大哥。”

“是呀,”劉大郎咧開嘴笑道:“大吉今天有事兒不能來了,所以雇了我來接你回去。”

白二郎懷疑的看著他,他可是和滿寶白善研究過拍花子拍人的一百八十種方法,其中就有熟人作案的各種手段。

劉大郎被他的目光看著一頓,噎了好一會兒後才道:“白二公子,咱兩家是鄰居,我總不會害你吧?”

白二郎道:“親爹娘還會賣孩子呢。”

劉大郎:……

他氣得翻了一個白眼,指著大路道:“從書院到我們巷子,跑過去都只要一刻多鐘,我能騙你啥?”

“大吉不會沒空的,他還得去接白善呢。”

“善公子半下午就回家了。”

白二郎立即爬上劉大郎的驢車,叫道:“我們快走,我們快走。”

劉大郎一邊慢悠悠的去牽驢,一邊問,“二公子現在不懷疑我了?”

“哎呀劉大哥你話怎麼這麼多呀,白善輕易不請假的,我們家肯定出事了,快走,快走。”

劉大郎這才跳上驢車,趕著驢子走。

才到巷子口白二郎便跳下車,直奔家門而去。

一推開門,睡在躺椅上昏昏欲睡的莊先生便擡起眼來,看到是他,又靠了下去,揮了揮手到:“回來了?把書籃放下,過來說一說今兒都學了什麼?”

白二郎的目光在家裏掃了一圈,只見廚房有動靜,便跑上去問,“先生,滿寶和善寶呢?”

“嗯?”莊先生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後慢悠悠的道:“你師姐和師兄有事出去忙了,你先背書給為師聽一聽。”

白二郎脊背一寒,雖然被背書的恐懼給支配了,但還是沒忍住問,“他們幹什麼去了?”

莊先生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孩子大了,管不了嘍。”

白二郎忍不住嘀咕,“我比他們還大呢。”

莊先生就睜開眼睛看他,“所以你也不想讓我管了?”

白二郎一激靈,立即搖頭,“沒有。”

莊先生就一瞪眼,“那不快來背書!”

白二郎就放下書籃,苦著臉上前,他覺得他是替人受過,一定是白善和滿寶惹先生生氣了,然後先生卻來欺負他。

白善和滿寶此時正雙雙坐在馬車裏,被大吉領著進了一家茶館,然後訂了一個包間後,又從包間去了後門,從後門上了另一輛車離開。

大吉也跟他們坐在車裏,外頭趕車的事茶館裏慣用的車夫,平時給茶館送東西的。

今天滿寶才從城外關家回來,大吉就悄悄和她說,“二吉到了。”

滿寶頓時讀不進去書,也做不了作業了。

大吉也有些心不在焉,莊先生雖然不知具體是什麼事,但看了倆人許久,還是揮了揮手放滿寶自由。

只是心裏到底有些惆悵,他兒子好歹長到了十八歲上才特意有事瞞著他,那會兒他就知道了,孩子大了,不能什麼事都管,做父母長輩的要學會裝聾作啞,這樣日子才能過得下去,過得順遂。

結果這倆孩子才多大呀,十二三就已經要長大了嗎?

莊先生很悵惋,於是就傷感去了。

滿寶鼓動著大吉去府學裏找白善,借口家裏有事讓他早退,然後倆人就悄咪咪的和大吉出門去見二吉了。

若是別的事,大吉一定不肯這樣幹,但這次來的是他親弟弟,且自他來到七裏村保護少爺以後,他就沒再見過二吉了,於是頭腦一熱就去接少爺了。

其實他才把倆人領出門他就後悔了。

老夫人心底裏不是很願意少爺太深入的介入此事,他還請示過老夫人,少爺和滿小姐是否可以去見二吉。

但人已經出門,大吉根本反悔不了,便只能硬著頭皮把人往外領。

車子越走越熱鬧,街道也越來越小,有人和車夫打招呼,“今天回來得這麼早呀?”

“是啊,今兒掌櫃的結賬快。”

車子到了一個宅院前,車夫跳下車,拆了門檻後將馬車牽進去,他回身去關門,還與人笑談了一聲,這才掩上門,小聲與車內的人道:“到了,下來吧。”

大吉掀開簾子跳下馬車,將白善和滿寶扶下來,皺著眉問道:“怎麼選了這麼個地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