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番外 甜死人的日常

黎寶璐伏在案頭寫她的稿子,一旁的顧景云將一局殘棋補充完整,回過頭來看她還在埋頭苦寫,不由丟下棋子上前拿掉她的筆。

“都一個多時辰了,休息一下吧。”

黎寶璐眨了眨酸澀的眼,揉了揉額頭道:“就快要寫完了,我實在不想拖到明天。”

顧景云直接將毛筆放下,強勢的拉起她,“走,隨我到園子里坐坐。”

因為秦信芳與何子佩還健在,所以倆人依然住在秦府,此時院中的梧桐樹枝繁葉茂,在院中遮出一大片陰影,樹下擺著兩張席子,一張矮桌。

紅桃見他們出來,立即便叫人捧來瓜果茶水,放在桌子上后躬身退下。

顧景云指了對面爬滿墻頭的薔薇道:“就看著那里,眼睛會好受些。”

黎寶璐腦子里還在想著她稿子的事,隨意應了一聲,顧景云看了她一眼,牽著她在席子上坐下。

矮桌上擺放了切好的西瓜,似乎是在井里冰過,他拿在手上還有些涼絲絲的。

顧景云將西瓜湊到她嘴邊,黎寶璐順勢咬了一口,這才慢慢回神,接過西瓜道:“天兒越來越熱了,等我寫完稿子,我們帶上舅舅舅母去西山避暑吧。”

“舅舅不愿意動彈。”

“總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冰用多了會感冒的。”黎寶璐轉了轉眼珠子道:“到時把幾個孩子都拉去,家里沒人,舅舅他們就會去了。”

顧景云低頭用手帕細細的擦著手,沒有就此發表看法。

黎寶璐就湊到他面前問,“你這是怎么了,怎么有些悶悶不樂的?”

顧景云垂眸倒茶,道:“已經是第二十六天了,我們單獨相處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時辰。”

黎寶璐眨眨眼,“我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

“哦,你說的是你伏案,眼里心里只裝得下你那些書的時候?”顧景云挑著嘴唇道:“我以為的獨處是你我眼里只有彼此的時候。”

黎寶璐羞得扭過頭去,顧景云看著她紅透的耳尖微微一笑,往她身邊坐了些。

他抓住她的手道:“多留些時間給我好嗎,書可以延后寫,書局是我們家的,他們又不會催你。”

黎寶璐垂眸看著被他當玩具一樣捏的手指,想到這段時間她的確有些疏忽他,便點頭道:“好!”

顧景云高興,立即道:“那就把稿子帶上,我們去西山寫,也不剩多少了,每日寫上一兩個時辰,不到三日便能寫完。西山又涼快,暑氣上來我們便去溪里戲水。”

“那我去和舅母說,把他們都帶上。”

顧景云含笑道:“舅舅不愿意動彈,我們還不是別勉強他們了,現在還不是最熱的時候,待過幾日再把他們接去……”

“我們也要去,我們也要去……”三個孩子你追我趕的從院門外飛奔進來,跑在最后的元寶努力的邁著小短腿跟上前面的哥哥,卻因為跑得太快啪嘰一聲摔在了地上。

不過他哼都沒哼一聲,自己爬起來又追,黎寶璐看見起到一半的身體又慢慢坐下。

三個孩子跑過來,都擠到祖母身前,無視祖父的黑臉嘰嘰喳喳的道:“我們也要去西山,也要玩水!”

黎寶璐就點了一下他們的鼻頭道:“你們耳朵可真尖,隔著老遠就聽見了?”

元寶得意的出賣他爹,“是爹爹聽到告訴我們的。”

黎寶璐挑眉,顧景云則暗暗咬了咬牙。

遠遠的站著,豎著耳朵聽這邊動靜的秦云驥臉都黑了,磨了磨牙道:“這傻小子一定不是我親生的!”

最后顧景云還是帶上了一家子,倒是顧云騏兄弟二人借口還有公務沒去,他們的妻子自然要留下照顧他們。

一家人天未亮時就啟程,到太陽開始火辣起來時便到了西山。莊子里的管事早準備好,帶了人在莊門口迎接,“老爺,太太,消暑的茶水已經備好了。”

“端上來給大家喝,”黎寶璐道,“老太爺和老夫人的屋里不能放冰,都換上紗簾,既防蚊蟲,也透風。”

“是,”管事立即讓人去把屋里的冰盆拿出,讓人去開庫房找紗簾。

秦信芳和何子佩年紀大了,精力有限,既不能熱也不能冷。山中風大,也涼快,溫度比山下,尤其是京城要低得多,晚上和早上更是涼絲絲的,需要蓋薄被。

這些東西管事都準備好了的,黎寶璐也只是將紗窗換了而已。

秦信芳不愿意動彈,但真到了山上,因天氣涼爽,又有三個孩子鬧著,他也跟著逛了不少地方。

三個孩子最大的只有四歲,最小的只有一歲零八個月,邁著小短腿在莊子里跑了半圈就走不動了。

還是他們的乳母把人抱回來的。

顧景云已經坐在敞軒里愜意的喝茶,見他們一臉是汗的回來就讓下人去打水來梳洗。

何子佩環視了一圈嗔怪道:“你倒是會享福,也不幫著寶璐一些。”

顧景云淡然道:“舅母餓了嗎,廚房的飯菜已經準備好了,我讓他們上菜?”

何子佩橫了他一眼道:“你媳婦還沒來呢,急什么?”

顧景云無奈的對秦信芳道:“舅舅,舅母這兩年越發看我不順眼了,您說到底我是親生的,還是寶璐是親生的?”

秦信芳笑呵呵的問三個孩子,“你們說你們祖父是親生的,還是祖母是親生的?”

三個孩子眼睛都轉圈圈了,盯著祖父看了半天才躲到曾祖身后小聲的道:“祖母是親生的,祖父不是親生的……”

秦信芳聞言哈哈大笑起來,問道:“為何?”

老大搶答,“因為祖母比祖父好!”

顧景云就伸手敲了一下他腦袋,“要是祖父也和祖母一樣,那你們在家里還不翻天?”

秦信芳虎下臉來,拍開他的手道:“你又欺負幾個孩子,這是當先生當久了,學了這動不動就訓人的壞毛病,難道我以前也是這么教你的嗎?”

顧景云只能站起來聽教訓。

黎寶璐過來時他才得以解救,他無奈的看了寶璐一眼,寶璐就笑道:“舅舅,孩子們肚子餓了吧,讓廚房把飯菜端到這兒來,敞軒這里風大涼爽。”

秦信芳這才停下,頷首道:“嗯,還是寶璐知道心疼我們兩個老人家。”

顧景云:“……”他可能真的不是親生的,寶璐才是。

等用完午飯,大家便沿著長廊慢慢散步回屋午睡。

三個孩子的午睡時間是一個半時辰,而秦信芳和何子佩中午也要休息一個時辰左右。

黎寶璐和顧景云等他們都休息了才退下。

顧景云牽著寶璐的手慢慢的往回走,笑道:“有他們在,我們接下來別想清靜了。”

黎寶璐對他眨眨眼,“現在我們不就清靜了嗎?”

顧景云腳步一頓,拉著她轉身道:“我們去溪邊走走。”

西山有一條溪水是從山上一直流到山腳下,最后匯入一河流,那條溪水正好經過他們莊子。

顧景云揮手讓后面跟著的下人退下,帶著寶璐往溪邊去。

溪邊種植了不少的樺樹,樹下綠草成茵,走在樹下偶爾能被透射下來的陽光照到,卻感覺不到一絲炎熱。

黎寶璐的心漸漸靜下來,走到溪邊看了眼清澈的水,干脆脫了鞋襪把腳泡進去。

這是山上流下來的溪水,沁涼心脾,黎寶璐忍不住用腳拍打起來。

顧景云坐在一旁看她,她就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道:“你也脫掉鞋襪下來試試,很舒服的。”

顧景云攏著眉頭看了一下水,雖然溪水清澈,但他還是搖頭拒絕。

黎寶璐忍不住惡作劇心起,一把抱住他就滾到溪里,倆人撲騰一聲摔進水里。

她哈哈大笑的冒出水來看向他,見他一臉無奈的站起來擰衣服,她就把水往他身上潑,道:“這是山里的水,干凈得很,你連海都下得,怎么就不愿意下溪?”

“若是可以,我也不愿意下海的。”顧景云看著她道:“當年要不是你一個勁兒的往海里撲騰,我怕你溺水,我才不去海里學泅水呢。”

“門前就是大海,你不在海里學,難道還想在家里的澡盆子里學嗎?”

顧景云不置可否,他不喜歡臟東西,而海,湖,溪里的水太多,誰知道里面都混進什么東西?

雖然心里抵觸,但真的下水后心里倒不多難受。

而且,顧景云看著清澈透凈的溪水,感受著絲絲的涼意,也不由愉悅起來。

黎寶璐就知道他悶騷,左右看看見無人,干脆起身將外衣外裙脫了,只穿著一身中衣中褲下水。

顧景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他緊張的左右看看,這才游到她身邊抱住她低吼道:“這成何體統,要是被人看見了怎么辦,快去穿上。”

黎寶璐推開他,不在意的在水里游起來,笑道:“這段溪水是在莊子里,而我們莊子里的下人有限,這時候有誰會來這兒?”

“而且我留意著呢,除非是內功高手,不然他只要一接近我自然會聽出來,你也別穿著外衣了,濕了以后很重,多不方便呀。”

顧景云垂眸靜了靜,轉身就上岸,黎寶璐呆住,這是生氣了?

顧景云走到岸上,將外衣脫去,和寶璐的衣服一起擰干晾曬在草地上,這才轉身回水里去。

黎寶璐見狀松了一口氣,不生氣就好,她轉身又在水里游起來。

結果才游出十幾米就被人一把拉住小腿,她嚇了一跳,連忙回頭過來看,顧景云已經抓住她的小腿一把游到她身邊,將人抱進懷里惡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既然這么想胡鬧,那索性就再荒唐一些。”

黎寶璐瞪大眼睛,伸手就要推開他,顧景云已經先她一步抓住她的手,直接把人往水里帶……

三個孩子醒來不見祖父祖母,鬧著就要去找他們玩,何子佩一邊哄著他們一邊讓下人去找,“這個莊子才多大,不在房間里那必定在什么亭子,敞軒里,你們用些心,分成幾路去找……”

管事娘子一頭是汗的道:“都找過了,奴才是真的沒找著。”

何子佩生氣,“去問紅桃!”

“紅桃說了老爺太太不讓人跟著,所以下人都不知道他們往哪里去了。”

“他們讓下人退下時說了什么?”

管事娘子淚流滿面,“老爺太太不喜歡下人跟得太緊,所以當時下人是遠遠跟著,誰也沒聽到老爺太太說了什么。”

何子佩一邊哄著哭鬧的曾孫子,一邊焦急道:“那就再派人去找,人就在莊子里,難不成還能憑空消失不成?”

一旁若有所思的秦信芳連忙攔住管事娘子道:“行了,不見了就不見了,他們兩個大人難道還能丟了不成?隨他們去吧。”

他回頭哄三個小祖宗道:“曾祖帶你們去馬棚里看小馬駒好不好?你們要是聽話,我還叫你們騎馬。”

三個孩子眼淚瞬間停下,抽噎著問,“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曾祖什么時候騙過你們?”

三孩子這才不哭了,張手讓秦信芳抱。

秦信芳和何子佩帶著三個孩子去馬棚里看馬,先是欣賞了一下小馬駒,然后又給馬兒喂了食物,還給他們洗了一下澡,再讓護衛帶著他們上馬溜了一圈,眼見著太陽要下山了才和馬兒依依惜別。

何子佩也差點忘了“失蹤”的倆人,回到敞軒時才想起來,“老爺和太太還沒回來嗎?”

紅桃低頭道:“沒有。”

何子佩扶額,她也反應過來了,那兩口子必定是嫌他們礙眼,偷偷跑去玩了。

她又好氣又好笑道:“都老夫老妻了,怎么還跟樂樂他們似的?”

秦信芳道:“多半是清和的主意。”

而此時,夫妻倆正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落日,黎寶璐靠在顧景云的懷里,看著天邊火燒云一樣的彩霞,低聲道:“若能這樣靠著一輩子就好了。”

顧景云抱著她,手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拍了拍,輕聲道:“只要是與你在一起,怎樣都好。”

“這是我聽過的最好聽的情話。”

顧景云就微微撐起身子,俯身在她額上落下一吻,輕聲笑道:“那我****說給你聽?”

黎寶璐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我不要你嘴上說,只要你心里一直這么想就足夠了。”

顧景云俯身含住她的嘴唇……

《全劇終》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