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三十四

安安沒有答應白自省,但也沒拒絕,在思索了兩天后她發覺自己并不討厭白自省對她的這份感情,甚至隱隱有些心動。

于是,她遵從自己的感覺道:“我們回京城。”

白自省眼中迸射出亮光,猶如烈焰一般耀眼,讓安安都不由會心的笑起來。

再回京城,倆人的心情都不一樣了,安安這才發現白自省真的很照顧她,特別是生活上,幾乎是無微不至。

不過這好像有點不對。

她摸著下巴道:“我很少見我父親做這些事,都是我母親替我父親做的。”

白自省撓著腦袋傻笑,“那我既做先生做的,也做師父做的。”

安安看著他傻乎乎的模樣,忍不住笑,心中如同灌了蜜一樣,“好啊,我且等著。”

白自省要做到這一點并不難,因為過去的幾年里他一直都是這么做的。

以前白自省沒捅破這層窗戶紙時安安沒留意,現在表白了,她這才留意到這些。

一般出行行程都是她做,在外她只需打打水,撿撿木柴就行,其他的事都有白自省,以前她覺得他們是在分工協作,現在再看,白自省做的食物,甚至搭的帳篷都是依著她的習慣來。

他們離開京城時走得很慢,回去時卻是馬不停蹄的加快速度,所以第三天就回到了京城。

黎寶璐聽到匯報時還抬頭看了一眼太陽,“太陽沒下山,那就不是做夢了。這才走了七天,怎么就回來了?”

顧景云蹙眉,“讓他們進來。”

一旁的平平樂樂正啃著西瓜,聞言道:“說不定是忘拿什么東西了。”

“什么東西用錢不能買,值當走一半又跑回來?”黎寶璐直覺是出了大事。

果然安安就給他們扔了個大炸彈。

黎寶璐和顧景云還在發愣,平平和樂樂卻直接歡喜的擊掌了,“白大哥,你憋了這么多年總算敢開口了,我還以為你要憋一輩子呢。”

白自省臉色通紅的低下頭。

安安就瞪了兩個弟弟一眼,“原來你們都知道,就瞞著我一人?”

黎寶璐已經慢慢的將嘴巴合上了,嗯,日久生情,師兄師妹什么的太正常不過了。

她揉了揉額頭問,“所以你們半路返回來是想把婚事給辦了?”

安安忐忑,“娘,您不反對我們?”

黎寶璐茫然,“我為什么要反對你們?”

這和安安白自省設想的有些不一樣,“所以您答應我們的婚事了?”

“如果你們想成親的話。”黎寶璐蹙眉道:“怎么,你們覺得我應該反對你們嗎?”

“不不不,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安安糾結道:“可之前您和父親考察那些跟我相看的人時可是挑了很多刺,怎么這次……”

“哦,”黎寶璐明白過來,她看向白自省道:“你們兩個在一起,我不擔心你,我擔心大寶。安安,你以后不要動不動就欺負大寶,要對他好一些知道嗎?大寶啊,師父跟你說,安安脾氣雖大,但她心地是好的,以后她要是對你發脾氣,你就跟她講道理,她沒別的長處,也就還能聽進去道理……”

安安拽著白自省扭頭就走,這哪里是她娘,分明是白自省的。

當然,兩個孩子的婚事當然不可能這么快進行,用安安的說法是,她之前雖想嫁人,卻沒想過自己真的這么早嫁,這次回來也就是跟父母報備一聲。

實際上她還沒想那么早出嫁,至少她對白自省的感情還沒那么深。

女兒不想嫁,黎寶璐當然不會逼她,見她迷迷茫茫不知該去做什么,她干脆收拾了東西交給他們帶去雅州,“拿去給你們祖父祖母,我和你父親打算教完今年的畢業生就告老,你舅婆他們也想去雅州看看,到時候我們一家回去雅州避暑,你們在那里等我們就好。”

安安咋舌,“娘,您就告老了,讓書院里的那些先生心里怎么想?”

“可我們的教齡長,如今你們也都長大可以自主,不用我們擔心什么了。而我們也有我們想做的事情要做。”

如果安安的婚事能定,那平平和樂樂的婚事就更不用他們操心了,這倆孩子從十四歲開始就桃花不斷,雖然沒戀愛過,但后頭追著的姑娘就沒少過。

黎寶璐覺得,以他們從顧景云那里繼承來的精明想要找到共伴一生的人應該不難,而三個孩子主意都正得很,她不覺得還能替他們做主。

秦信芳和何子佩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在知道安安和白自省的事后他們也只是操心了一下他們的婚禮問題。

原本還擔心長輩會反對的平平樂樂徹底放下心來,何子佩看得好笑,點著樂樂的額頭道:“難道祖父祖母在你們的眼里就這么的頑固,不近人情?”

樂樂義正言辭,“祖母,這世上最開明的就是您了,誰說您頑固的,看我不打殘他。”

何子佩就輕哼一聲道:“你們要不這么想,為什么明知自省喜歡安安卻不告訴我們?”

樂樂撒嬌一般的抱住何子佩的手臂,何子佩就笑道:“我知道,你們覺得我們會看重門當戶對嘛。門當戶對是很重要,因為教育,生活環境的差異會讓他們婚后的生活產生矛盾,而門當戶對會減少這種矛盾。但你們姐姐和白大哥顯然不存在這種矛盾,或者說,這種矛盾很小。既如此,我們當然愿意祝福他們。”

“人生短短幾十載,除了要對這世界有所回報外就是過得開心了,只要她開心了,我們這些做長輩的也就滿足了。”何子佩看向樂樂道:“你們也一樣,以后你和平平要是有了喜歡的人可不能瞞著,得告訴我們。不然最后吃苦的還是你們自個。”

“祖母放心,我一定不瞞著,我一有喜歡的女孩就告訴你們,說不定最后還得靠您幫忙追呢。”

“貧嘴貧舌!”何子佩笑著點他的腦袋,被他哄得直樂呵。

平平跟著樂樂走出正院,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斜睇的看向弟弟,贊道:“你現在口舌越來越厲害了,為兄甘拜下風。”

樂樂就翻了一個白眼道:“剛才是誰把祖父哄得呵呵直樂的?”

平平嚴肅,“舅公和舅婆不一樣,我可是以理服人,不撒嬌賣癡的。”

樂樂轉身就要往回走,“我要把這句話告訴祖母。”

平平一把拽住他,“你敢!”

兄弟倆瞬間戰成一團,你追我趕的打鬧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