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三十

白百善并沒有大的病痛,他只是老了。

他的歲數別說在這個年代,就是放在現代都很大了,雖然如此,知道他時日不久,白一堂還是很傷心。

從師父搬回凌天門后,他每隔一年都要回來一次,去年本不是他回來的時間,但在知道白自省出去歷練后他便帶著文茵回來了。

師父年紀大了,身邊總要人照顧。

他師兄師姐因為武功被廢,近年來身體也很不好,也幸虧他回來了,才能及時通知到黎寶璐他們。

白百善的身體表現得一直很好,在倒下前還到地里去收割稻谷了呢,但晚上回來覺得困便一躺就起不來了。

曹氏還以為是累到了,但不論是白一堂還是白百善都會些醫術,一探脈便知情況。

活到白百善這個年紀,又經歷了這么多,生死于他早就看淡了。凌天門和白一堂他都不擔心,世間唯一讓他放不下心的就是曹氏和白自省。

他和曹氏沒有親生的兒女,這些年白一堂和黎寶璐很孝順他們,在吃穿上從未短過他們。

他也知道哪怕是他死了他們也不會虧待了曹氏,但不是有吃有穿就可以安怡的。

曹氏年紀大了,他希望能有個人陪著她,不說生病時照顧她,哪怕是平日里聽她說說話就行。

但白一堂居無定所,黎寶璐又遠住京城,誰能陪她呢?

大徒弟和二徒弟他是不想了,他們在這里住了十六年,從一開始的怨忿到現在關系緩和,但就是最緩和的時候他也能看出他們二人對曹氏的輕視。

他哪里肯讓曹氏看他們的臉色?

再就是白自省,這孩子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所用的心比他父母還要多。

但他無門無派,學的雖是凌天門的武功,卻有這么一對父母,想要在江湖上立名容易,但想更進一步就難了。

因為他父母,別人肯定會對他有偏見,他才十六歲,人生也才剛剛起步。白百善實在放心不下。

如今最擔憂的兩個人都在眼前,白百善面上雖笑著,心里卻忍不住擔憂。

但思慮過多身體就越虛弱,越虛弱就越忍不住要想,要擔憂,惡性循環下,四個孩子回來的第三天白百善便連床都下不來了。

曹氏強忍著悲痛讓黎寶璐準備后事,“在走前給他擦身子換衣服,讓他走得體面些。”

黎寶璐眉頭緊皺,低聲道:“師祖母放心,我已經讓景云哥哥去準備了,我再給師祖看看,或許改個方子會有用。”

以白百善前兩天的脈象來看還不至于這么快,總不至于是她開藥開錯了吧?

可她這兩天熬的藥都是溫和的補氣益血之藥,怎么會錯呢?

黎寶璐去給白百善把脈,老半天,她盯著師祖淡然的面色道:“師祖,您可是有什么煩心事,您告訴我,我幫您解決?”

白百善笑道:“好吃好喝的,哪里有什么煩心事?你莫要想太多了。”

“可您的脈象……”

白百善笑著搖頭,“人都要死了,脈象什么的也都快要沒了,哪里還做得準。幾個孩子我都見過了,也算無憾了。你們準備準備吧。”

黎寶璐看向顧景云,顧景云垂眸想了想,看向曹氏。

黎寶璐反應過來,一把握住白百善的手道:“師祖您放心,我們會照顧好師祖母的,若是師祖母愿意跟我們去京城自然好,不愿意,我或者師父會留在這里照顧她的。”

白百善瞳孔緊縮,手不由緊緊握住她,“你,你們家在京城,怎么,怎么好留在這里?”

黎寶璐就笑道:“師祖,這兒也是我們的家呀,而且留在這里也沒什么不好的,偷得浮生半日閑嘛。”

白一堂聽見,拉著秦文茵進來,跪在白百善床前道:“師父,原來您是擔憂這個,徒兒早就應該和您說的,我和文茵之前就商議過了,這幾年該走的地方也都走過了,我們打算找個地方靜修,將之前的圖紙整理出來,地志也要開始寫,所以我們會留下。”

秦文茵連連點頭。

“有我們留在這里照顧師娘,您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呢?”白一堂握住他的手,眼眶微紅道:“您放心,徒兒會像侍奉師父一樣奉養師娘的。”

曹氏捂著嘴唇扭過頭,白百善壓在胸口的那口氣總算是慢慢的吐了出來。

馬一鴻和苗菁菁站在一旁,也跪下道:“師父,還有我們呢,我和師妹也會照顧師娘的。”

白百善低頭看他們,微微點頭道:“你們有這個孝心就很好了。”

馬一鴻臉色漲得通紅,覺得師父看不起他,憑什么師弟說這話時他一臉的欣慰放心,輪到他卻只要孝心就足夠了?

難不成他還會虐待曹氏不成?

他不由攥緊了拳頭,咬牙道:“師父,我和師妹現在也姓白!”

白百善看著他臉上的表情道:“難道你不姓白就不贍養你師娘了嗎?”

他沉著臉道:“我不管你們姓什么,你們都是我的徒弟,既是我的徒弟就有贍養之責。姓不姓白有什么要緊?”

馬一鴻一怔,這才和師妹緩緩低下頭去磕了一個頭,眼睛通紅道:“師父教訓的是,是徒兒想差了。”

白百善心內嘆息,面上一點異色沒露,他看向站在門口的幾個孩子,招了招手道:“孩子們過來,我有些東西要分給你們。”

白百善的好東西當年退位時便都留給了凌天門,這些年他能夠存下的東西也不過是些銀錢罷了。

除此外就是他利用外面的竹子做的一些東西,也就能給幾個孩子留個念想罷了。

他倒也不偏心,四個孩子平均分成四份送個他們,只不過因為白自省是他親自養大的,因此留下的手稿等都給了他。

白自省跪在師祖面前哭得像個孩子一樣,他是白百善和曹氏帶大的,父母雖住在一墻之隔的隔壁,卻很少管他。

他跟兩位老人同吃同住,就是晚上都睡在一張床上,曹氏曾不止一次的笑話過他,說他小時候不懂事,還鬧著要叫白百善做爹,叫曹氏做娘。

在他的記憶里,父親和母親一直陰晴不定,好時對他很好,恨不得把心掏給他,但壞時看著他就像看仇人一樣,更多的時候是悄悄的和他抱怨師叔絕情,師祖偏心,師祖母粗鄙……

:。: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