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二十八

下船時已是傍晚,一行人不敢耽誤,到城里現買了馬就趕緊出城往凌天門去。

他們連夜趕路,是半夜到山腳下的。

山腳下只有零星幾棟房子,全部都漆黑一片,顯然村里的人已經睡熟。

而距離路口最近的兩棟房子也是漆黑一片,白自省借著月光飛馬跑來,因為速度太快,路又有些不平差點從馬上摔下。

他從馬上躍下,一步也不停歇的就往飛進院子,站在正房門口,他深吸了一口氣,因為怕打擾師祖休息,所以猶豫著不敢去敲門,只能豎著耳朵去聽里面的動靜。

半響他什么也沒聽到,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不對。

他站在門口竟然沒有聽到呼吸聲!

師祖內力高深他或許察覺不到他的呼吸,但師祖奶奶卻是常人。白自省面色一變,想也不想的推門進去,“師祖!”

屋里漆黑一片,一點兒人氣也沒有,他嚇得腿腳發軟,跌跌撞撞的跑進內室,見床上空無一人,差點滑倒在地。

安安和兩弟弟從外面跑進來,見狀忙扶住他道:“你別急,或許是我爹娘把老祖宗接到山上去了,不是說凌天門是在山上的嗎?”

白自省精神一振,轉身就往山上跑,安安和平平樂樂連忙跟上,他們可是不止一次的聽娘說過,凌天門山前的竹林是小迷蹤陣,要是無人帶,又不懂陣法,那是怎么繞都繞不進去的。

白自省從小就往返于山上山下,對凌天門熟悉不已,閉著眼睛都不會走錯,因此速度很快的往山上飛。

安安全力以赴才能不跟丟,平平和樂樂就慘了,跟到一半,眼見著姐姐就在身前,結果一個錯眼,她一轉身就消失在了眼前。

倆人知道這是迷蹤陣的效果,只能停下腳步破陣。

算了,好歹也是學過陣法的,這小迷蹤陣應該可以破……吧?

平平和樂樂蹲下計算研究,跟上來的安六默默地站在他們身后等著。

而已經被甩下的秦伍鐘大郎和侯二在林子里轉了一圈后成功的又回到了原點——進林口!

三人面面相覷,最后默默地蹲在地上,算了,還是在這里等吧,待少爺他們發現他們沒跟上自然會來帶他們的。

此時,白自省已經跑出竹林,直接從墻壁上飛過,徑直往后院去,安安跟在他身后飛進去。

兩道身影在夜色中快速的移動,才到第三進,白自省便看到了一襲白色中衣站在廊下的黎寶璐。

他不由腳步一頓,從墻上躍下站在她面前,猶豫著行禮問,“掌門?”

黎寶璐對他微微點頭,抬頭看向從后面飛過來的安安。

安安也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倆人,連忙落下。看到母親,她眼睛不由一亮,“娘!”

黎寶璐頷首,又看了一眼她來的方向,見沒有兩個兒子的身影,這才看向著急無措的白自省,低聲道:“師祖沒事,他現在睡下了,你們趕路也辛苦了,各個院子都是收拾好的,你們隨便選個房間住下吧。”

白自省大松一口氣,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問,“掌門,師祖是生病了,還是想我們了?”

黎寶璐沉默了一下,半響才沉著聲音道:“師祖是老了……”

白自省一愣,臉上的表情凝滯住,心一陣一陣的發慌,病了意味著可以治,想他們了他們可以留在他身邊,可要是老了……

他好像并不能留住時間。

黎寶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叮囑道:“師祖他高興得很,別露出這副模樣給他看見,他會擔心的。”

白自省努力扯了一個笑容應下,但臉上卻比哭還難看。

安安擔憂的看著他,黎寶璐嘆息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下去休息。

安安見他背影蕭瑟,便不由擔憂,她匆忙的和母親行了一禮道:“娘,夜色深了,您快去睡吧,我也去找房間去了。”

說罷追在白自省身后去了。

黎寶璐張開的嘴慢慢的閉上,將手放下,大半年不見女兒了,她還是很想她的,而且她還想問問她兩個弟弟哪兒去了。

黎寶璐蹙著眉想了想,又扭頭看了一眼竹林,正要舉步去看看,屋里就傳來顧景云的聲音,“快進屋吧,露水重了。”

“把你吵醒了?”黎寶璐推門進去。

顧景云靠在迎枕上,打了一個哈欠道:“你起來時便醒了,不過是懶得動彈,既然把他們攔下了那就睡吧。”

“可平平和樂樂好似被困在竹林里了。”黎寶璐想去把他們拎出來。

顧景云卻不在意的道:“山門前的小迷蹤陣并不高深,他們應該能算出來,就當是給他們的一個歷練吧。快過來睡覺,你今天可是很晚才睡的。”

黎寶璐還有些猶豫,顧景云就一把將她拉到了床上,半壓著她道:“快睡吧,他們出外近一年都沒事,回到凌天門就更不會有事了。”

黎寶璐一想也是,在顧景云懷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睡下。

此時,平平和樂樂正撅著屁股在地上計算,安六在一旁給他們舉火把。

平平算出后一抹,將地抹平后蹦起來道:“我的算完了,你的呢?”

“差不多了。”樂樂一邊分心回答,一邊快速的用樹枝在地上寫下一個數字,記下所有的結果后便也抹除痕跡,起身道:“走吧,先往左走三步。”

安六默默地跟在他們后面,一刻鐘后左轉右轉,又是后退前進,這才轉出竹林,一拐彎便能看到一扇朱紅大門,高墻豎立擋住他們的去路。

平平和樂樂上前就要敲門,手舉到一半才想起現在是半夜,想到父親的起床氣,倆人默默地放下手,改而翻墻進去。

這并不難,安六跟在倆人身后進去,見只有第三進的一座偏院里有燈光,三人忍不住跑過去。

去了才發現院子里住的是白自省和他們姐。

安安已經自己摸到廚房拎來熱水洗漱好了,白自省給她做了一盆面,看到三人過來,他們才發覺好像不小心把他們給甩下了。

白自省有些心虛的道:“平平,樂樂,我給你們煮了面,快過來吃吧。”

:。: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