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二十五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最后這個政策是千難萬難才定下的,戶部直接著令東南沿海各地截留下一定的稅收用作懸賞之用。

為了防止那些江湖人弄虛作假和殺良冒功,兵部的堂官們是費盡了腦筋制定了各種條件,為此還派出一部分軍隊,既是協助他們剿寇也是監督他們。

現在江湖人抱怨的就是這些條條框框,他們覺得跟朝廷打交道就是麻煩,有這么多規矩。

然而他們要想拿人頭換錢,他們還真的得遵守這些規矩。

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朝廷和江湖的合作還是全面展開了,借用朝廷的戰船,江湖俠士們開始分為幾派,在各地開始剿殺海寇。

一開始大楚這邊傷亡慘重,這邊的海寇戰斗力要比廣海衛強得多,而且對方武器精良,船都比他們的戰船好,每次兩船相撞最先沉沒的都是他們的船。

這讓皇帝惱火不已,著令工部研究更適合海戰的戰船,同時又加大了懸賞金額,加派了不少將士前往沿海地區,“海寇不除,沿海百姓不安,商貿不平,整個大楚處于危險之中。”

大臣們雖覺得皇帝夸張了,但海寇的猖獗的確讓他們很生氣,一開始他們是不想用玉石去碰瓦礫,但現在若不打幾場勝仗,大楚的臉就要丟光了。

北邊還臥著一個虎視眈眈的韃靼呢,若要讓他們知道大楚兵力如此不濟,只怕邊關又要出變故了。

這樣一想,大家就都認同了皇帝的意思,向沿海地區增錢增兵,反正到現在總共的花銷也不過三十萬兩而已,還在預算期內。

朝廷震動,江湖更是掀起了軒然大波,各地俠士都在往海邊趕,這次不會水的也跑去了。

之前聚集過來的多是無名之輩和些江湖小幫派,他們為揚名,為利益跑來,一些大門大派和名聲響亮的大俠都沒有過來。

一是他們沒有插手朝廷剿寇的意思,二來,他們覺得現在過去的江湖人也足夠了。

可誰知傷亡會那么重。

這件事挺大,甚至驚動了武林盟主,五門一樓和江湖上的幾個武林世家都派了人過來,加上本來就在其中的凌天門弟子,這次剿寇竟是驚動了整個武林。

和凌天門只派來幾個年幼的弟子不一樣,其他門派和世家都有長輩領隊,東南沿海瞬間聚集了大半個江湖的勢力。

局勢復雜起來,朝廷此時也不知是該開心還是擔憂了。

只能繼續加強地方的武裝力量,同時與武林盟商議,讓他們加強對江湖人的管理,至少在這段時間內不能違法亂紀,亂打亂殺,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百姓生活。

武林盟爽快的應下了,轉身就找來各大門派及世家開研討會,這么多江湖勢力齊聚于此,光憑武林盟帶來的人是管不過來的,只能找這些大門派及世家幫忙。

“師叔,我剛才打聽到凌天門的后人早就在此了,要不要派人去請他們?”

“凌天門?”蘇安簡停下腳步,蹙眉道:“凌天門現任掌門黎寶璐是顧太傅之妻,她何時收徒了?”

“他們共有四人,其中二人姓顧,一人姓秦,還有一人姓白。”

三個姓,不論哪個姓都跟黎寶璐有關,加上他們的確使的是凌天門的武功,所以沒人懷疑過他們的身份。

蘇安簡也一驚,默算了一下黎寶璐三個孩子的年紀,半響才道:“去請他們吧。”

當年他認識黎寶璐時,對方不也才十四歲嗎?

所以她姑娘兒子找個年紀出來闖蕩江湖似乎也很合乎常理?

合乎個屁,難不成她黎寶璐的孩子都是妖孽不成,怎么可能小小年紀就跑出來了?

蘇安簡看到顧云安三姐弟,瞬間確定了他們的身份,瞧那兩兄弟的模樣,凡是見過顧景云的,此時再看他們兄弟就知道他們三兒是父子。

蘇安簡的目光滑過顧云安,定在她身側的的白自省身上,疑惑的問,“你姓白?那白衣飛俠白一堂是你何人?”

白自省猶豫道:“是我師叔?”

蘇安簡明白了,“你是馬一鴻和苗菁菁的兒子?怎么不跟著你爹姓,跟你師叔姓?”

屋里的其他人瞪大了雙眼,目光齊刷刷的掃向白自省,好像他們爹娘跟師叔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二三事一樣。

白自省漲得面色通紅,安安三姐弟更是氣得跳腳,平平怒道:“白大哥是跟老祖宗姓,你有什么意見?”

“就連我祖父都是跟老祖宗姓的,白大哥是老祖宗養大的,跟老祖宗姓有什么不對?”

白自省尷尬的紅著臉道:“我爹娘現在都姓白。”

眾人:“……”

蘇安簡尷尬一笑,“……你爹娘又換姓了呀。”

這句話實在不怎么好聽,白自省抿著嘴不說話。

平平和樂樂見不得白自省受委屈,齊齊瞪著眼看蘇安簡,安安更是不客氣的上前一步護住他,問道:“剛才有武林盟的同道來找我們,說武林盟的前輩要見我們,想必就是前輩了,不知道前輩找我們有何指教?”

蘇安簡輕咳一聲,將武林盟要開會研究管理武林同道的事說了,道:“你們凌天門也是六大上門之一,而黎掌門不在,所以只能找你們,希望到時候你們也能出場。”

安安和弟弟們對視一眼,齊齊看向白自省。

白自省臉上的紅潮慢慢退卻,他沉吟片刻道:“凌天門很少管江湖事,而我們也都是晚輩,又初入江湖,不論經驗能力都比不上諸位前輩。不過既然武林盟相邀,到那天我們會來的。”

蘇安簡頷首,讓他們離開了,在送他們出去時,他還是忍不住對三個孩子道:“我與你們父母有些交情,在這兒若有難處可來武林盟這里找我。”

姐弟三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敷衍的點了一下頭就拉著白自省離開了。

樂樂不太高興的嘟嘴道:“你們剛才干嘛都攔著我,他說話那么難聽,憑什么不讓我懟回去?”

“有些事越描越黑,而且我看他也沒那個意思,”平平皺眉道:“不過這人的確不怎么會說話就是了,爹娘怎么會和這樣的人交朋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