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二十二

因為海寇們一開始就亂了,不少人往外逃,錯過了團結起來抗打的機會,不論團戰,只比單人作戰,還真沒哪一個海寇比得過白自省。

又有安安與他合作,倆人配合默契,運用起凌天門的功夫來駕輕就熟,殺光了一條船上的海寇就躍到另一條船上。

倆人輕功都好,身姿輕靈,讓人看得賞心悅目,不少人都為之側目。

相比之下在側翼默默地掀海寇船的平平和樂樂就顯得太過低調了,至少除了他們附近幾條船上的江湖俠士注意到他們外,誰都沒留意到他們的戰績。

等將全部海寇剿滅,大家這才趕緊打撈掉進海里的江湖俠士,犧牲的放到船上,他們要把尸體帶回去,火化后把骨灰送回他們家,還有他們殺敵所得的戰利品也要寄回去。

而受重傷的則躺在另一條船上,由會醫術的俠士幫忙包扎,其他人則去打撈海寇,把尸體丟上船,亂糟糟的分好尸體后就開始搜刮他們身上的東西,然后割下耳朵回去和衙門領賞。

安安有些接受不能,所以對著分到自己手上的尸體很是糾結,白自省見了就上前幫忙,“你去休息吧,我幫你割。”

安安看了眼他身上的白衣,糾結道:“還是讓秦伍伯他們來吧,別弄臟了你的衣服。”

白自省就憨憨一笑,不在意的道:“現在已經臟了,再臟一些也沒什么,反正都是要換的。”

說罷伸手將安安轉過身去,他開始拿著匕首收割。

平平和樂樂早就抽了自己的匕首興奮的去割了,一邊割還一邊數,連換了賞銀后要做的事他們都想到了。

安安靜靜地看了他們一會兒,轉過身去當不認識他們。

薛凡和薛善去和他們的上司辛祿匯報新收集到的消息,其中最大的一條便是凌天門后人出來闖蕩江湖了。

辛祿瞥了他們一眼道:“已經跟他們說上話了?”

“是,四人都很單純,年紀最大的不過十六歲,像是才出江湖不久,所以很容易接近。”

辛祿轉身就走,“替我引見。”

薛凡兄弟倆連忙跟上,到了安安四人跟前時已經成了他們二人在前,辛祿在后了。

“白少俠,顧姑娘,這位是我們嶺南分堂的長老辛祿。”

辛祿聽到顧云安的姓氏不由微微一笑,更加客氣了三分,“久仰諸位大名,今日能遇見真是辛某人三生有幸啊。”

平平好笑,“我們初入江湖,辛長老是從哪里久仰我們大名的?”

辛祿笑道:“顧公子,我們問緣閣做的是情報的生意,雖三位未曾在江湖行走過,但令堂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因此對你們,我們問緣閣的人的確是久仰大名了。”

“說起來我們問緣閣與凌天門還有些交情呢,多年前我總堂袁副堂主曾與令尊令堂相交,還有幸見到令堂的接位大典呢。”

不論做什么都先攀上關系再說,通過辛祿不懈的努力,終于在吃晚飯前與四人相談甚歡,三姐弟還特別熱情的邀請他一起留下共用晚餐。

此時,他們正駐扎在海邊,從海里抓了幾條魚串起來烤,平平烤肉的手藝最好,所以大家都把魚串塞他手里。

就是秦伍四人都默默地拿著他們的魚串排在后面,沒辦法,烤魚很難做得好吃,這種事還得有天賦的人來。

身份是瞞不過問緣閣了,三人也不再瞞,大大方方地承認他們的爹是顧景云,娘是黎寶璐,但要想知道其他的消息就沒有了。

倒是白自省傻乎乎的被辛祿套去不少話,最后還是安安看不過眼,每次辛祿再把話題引向白自省和凌天門時,她就替他回答,或是再將話題引開。

滿滿的,白自省也回過神來,開始抿著嘴不說話了。

辛祿心中惋惜,但為了不引起他們的反感,他只能順著他們,把話題扯到了吃上。

這下白自省才有了些興趣,也開始時不時的插兩句嘴,倒是相談甚歡起來。

等辛祿和薛凡兄弟吃飽喝足離開,白自省就贊嘆道:“辛長老可真是見多識廣,今日一席話,真正是勝讀十年書啊。”

“那是你太單純了,”安安斜睇了他一眼道:“沒看出來他在套你的話嗎?”

“看出來了,但與他說話如沐春風,我覺得就算他是為了套消息我也生氣不起來。”

顧云安想了想道:“難怪歷史上總出現只愛奸臣的昏君,原來好話真是人人都愛聽呀。”

白自省被比作昏君也不生氣,還深以為然的點頭道:“所以我自制力還是差得多,看來還得自省。”

安安:“……”

海寇被殺完,他們身上的財物是歸殺的人所有,但船上帶的公共財物卻是要另外分的。

這時候問緣閣的作用就凸顯出來了,因為有他們帶路,所以大家才能這么快的找到海寇。

這些共產除了要拿出一部分撫恤犧牲的俠士外,余下的要拿出三成給問緣閣以做他們的報酬,剩下的才平分給大家。

這樣一來大家分到手上的東西就少了,但大家對這樣的分配方式并沒有什么不滿,所以很快就分贓結束。

平平將樂樂的那份也拿過來保管,不然由他拿錢,只怕回城的那天他就能花完。

安安收好自己的錢,目光在平平的包袱上一轉,只看得他們捂著包袱戒備的看著她,她才不屑的撇撇嘴道:“慌什么,還怕我搶你們不成?”

平平和樂樂腹誹,這樣的事你又不是沒干過。

平平將包袱拖到身后,樂樂就慢慢挪到他面前,擋住姐姐的目光,“姐,海寇也剿了,你說下面我們該去哪兒?”

平平已經默默地轉過身去將包袱重新綁一遍,確認就是姐姐親自動手他也會發現后才轉過身來。

安安假裝沒看到他們的小動作,沉吟道:“我們就留在廣海衛,等匪亂結束。”

平平和樂樂驚訝,“那得到什么時候才結束?”

“也不會太久的,”白自省道:“據說朝廷已經派兵前來剿匪了,委派來的軍隊以后還要常駐廣海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