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二十一

三姐弟一臉懵的跟著江湖人們往海邊去,這樣就去殺海寇真的沒問題嗎?

其他江湖人都一臉淡然,顯然習以為常。

他們直接借用村里的漁船,因為船不大,每條船都只坐十個人左右,安安他們四個帶上四個護衛都八個了,所以只有兩個人蹦到船上與他們同坐。

大家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對面的人目光在秦伍等人身上劃過,很快就把目光定在白自省等四人身上。

很顯然,那四個成年男子是這四人的隨從,一個少年,兩個大孩子,還有一個女孩,這樣的年紀敢上船必定有所依仗。

在江湖上,老人,女人和小孩是最需要小心的,這樣的人容易讓人放松戒心,但如果沒有大本事,他們怎么敢行走江湖?

倆人面上的表情更是溫和,先拱手笑道:“在下問緣閣薛凡,這是我弟弟薛善,姑娘和少俠們是出來歷練的?”

白自省年紀最大,因此由他代言,“在下白自省,這是顧姑娘,那是顧姑娘的兩個弟弟。”

平平和樂樂也紛紛自我介紹,“在下顧云騏。”

“在下秦云驥。”

薛凡見他們不報門派也沒往心里去,一會兒就要出手,總能從他們的招式上看出來路。

海上此時風平浪靜,十幾條漁船靜悄悄的從海岸上離開,呈扇形向一個方向駛去,安安他們的船在中后段,見狀不由疑惑,“怎么都往那個方向去?”

鐘大郎邊劃船邊道:“跟著前面的走總不會有錯。”

四人聽到這個理由默了一下,薛凡輕咳了一聲解釋道:“正中間那條船上坐著的是我們問緣閣的分堂長老辛祿,跟著他走是不會有錯的。”

白自省若有所思,“貴閣有海寇的消息?”

安安好奇,“這消息是免費送的?”

薛凡笑道:“我問緣閣不做沒把握的生意,海寇在海上的行蹤飄忽不定,今日我們賣出消息說在南島,明日他們說不定就跑到了北島。理解的人知道他們長了腿,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問緣閣賣的假消息呢,所以與其賣消息,不如親自帶著他們去,找到了我們再提成,找不到就算我們問緣閣前面做了白工。”

薛善一臉是笑道:“我們問緣閣從來童叟無欺,最為顧客著想,以后少俠們若有想買的消息都可以來找我們。”

問緣閣果然會做生意,娘親誠不欺我。

樂樂;“你們問緣閣是不是有個人叫袁善亭、”

薛凡薛善一凜,肅然道:“那是我們總堂的副堂主,少俠認識我們副堂主?”

樂樂開心的笑,“我不認識,但我爹娘認識。我娘說問緣閣很會做生意,今日得見兩位大俠,才知果然如此。”

“過獎,過獎。”薛凡薛善更客氣了兩分,認識他們總堂的副堂主,那肯定是江湖上出了名的人物,只是他們在心里將各大門派的后輩過了一遍,還是沒找出匹配的人來。

但這不妨礙他們繼續跟他們聊天培養感情,三姐弟和白自省都是初入江湖,許多事都是聽長輩們說,和聽切身經歷過的薛凡兄弟說不一樣。

聽到后面,他們已經把劃船的事忘了,專心聽他們說些江湖經歷。

薛凡見秦伍四人能讓他們的船一直保持在中后段,便知道他們游刃有余,也樂得輕松,丟開手和四個年輕人侃起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突然傳來“咚咚”的鼓聲,大家連忙看過去,只見為首的船打出一套旗語,三姐弟不懂,白自省看了立即道:“前面發現敵寇,我們要做好準備了。”

話音才落,前面已經響起喊殺聲,樂樂立即扶著平平的腦袋站起來,踮起腳尖看去。

片刻后嗷嗷叫道:“打起來了,打起來了,快,快,快,把船劃快一些……”

前面的船只已經和海寇船混戰起來,說來也是海寇們倒霉,他們的同伴去搶長福村,卻久不見消息。

他們后來派人去查探,在村口看見壘成一堆一堆的尸體,還看見圍成圈的江湖人。他們就知道同伴們是遇到硬茬子了。

最近大楚的江湖人跟瘋狗似的,只要被看見就會被攆,到這一步也就只能嘆運氣不好。

他們本還想等那些江湖人走了再摸回長福村,誰知道昨天那些人還沒去,反而又來了一大幫江湖人。他們沒辦法,只能放棄長福村,想收拾東西要轉移。

今天醒來,海上風平浪靜,實在是出海尋找落腳點的好時機,所以他們一伙兒人拿上行李就上船去轉悠了。

誰知道轉著轉著,迎面就看到一排排漁船,一開始他們還以為是同行,還打了一套旗語問話。

對面的首船也用旗語回話,那是呂宋那邊一個小幫派的旗語標志,攻打廣海衛時他們就合作過。

因為對方人也不多,只有百來人,所以他們也不怕被黑吃黑,直接劃船過去。

誰知道近了以后看清楚人才發現不對,那根本就不是呂宋人!他們反應還算迅速,立即讓船尾變船頭,反方向快走,結果他們才換好位置那邊就響起了鼓聲,最先的一排漁船已經飛速的向他們靠近……

最先逼近的江湖人見他們要逃,想也不想就把手中的木漿當武器,狠狠地擊過去,暫時夠不到的直接把木漿扔過去,能阻一時是一時。

江湖人這樣沒有章法的亂打頓時讓場面混亂起來,后面的海寇已經調轉船頭飛速離開,這邊江湖人的船卻堵在了前面,前面的亂成一片,后面的越不過去。

眼見著后面的海寇就要跑了,平平和樂樂急得跳腳,嚷道:“笨蛋,笨蛋,從旁邊走啊,這是大海又不是馬路,怎么還會堵船?”

有人聽到倆人的叫喊,立即調轉船頭往旁邊去追,白自省已經起身,直接借著船只飛過去。

安安見了緊隨其后,平平和樂樂也想飛,但看了看船和船的距離,他們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輕功還是憋屈的蹲下,拿起木漿就拼命的劃——功夫不到家啊。

薛凡和薛善眼里卻閃過驚艷,這樣的輕功……

被白自省和顧云安驚艷的江湖人不少,一少年一少女動作迅捷,身形輕靈的越過重重漁船飛到了后面盜寇的船上,倆人配合默契,同時出劍,一招就掀掉了半船的人。

前面正指揮著大家往旁邊突圍去圍剿海寇的辛祿眼睛一亮,忍不住低聲道:“凌天門?”

“什么?”坐在他身邊奮力殺寇的竇保扭頭過來看他。

辛祿就頂了他一肘子,道:“愣著干什么,還不快上去,后輩少年都比你強了,小心被拍死在沙灘上。”

竇保也看到了白自省和顧云安,瞪眼道:“這兩個小娃娃是誰家的,在大海上這樣的距離也敢飛,也不怕摔跟頭掉海里爬不起來。”

“他們敢飛自然是有本事的,”辛祿斜睇了他一眼道:“凌天門別的不敢說,它的輕功誰敢爭鋒?”

“凌天門?”竇保也一驚,更加慎重了兩分,他咬咬牙,抽起刀就站起來,對辛祿道:“你在這里指揮吧,我先去了。”

說罷提著刀就蹦到海寇船上,因為力道太大差點把整條船都翻了。

辛祿氣得大罵,“你的首要任務是保護我,你跑前面去干嘛,給我回來!”

竇保充耳不聞,大開大合的跟海寇干起來,在后面護著辛祿跟海寇打架束手束腳的,哪里有在前面沖鋒陷陣來得爽?

正如辛祿所說,他要是再不努力可真要被這些后輩拍死在沙灘上了。

被白自省和顧云安刺激的人不少,有能力的全都冒險跳到海寇當中去,沒有能力的就創造條件。

比如平平和安安,在白大哥和姐姐在前面大殺四方時快速的從側面突圍出去,然后迂回的包抄往外逃的海寇船只。

隔著船打架特別不爽,兄弟倆才拉近與海寇船只的距離就飛身而起,踩著水堪堪飛進海寇的船里。

安六想也不想的飛身跟上,貼身保護他們,秦伍三人臉都綠了,奮力往那邊劃船。

回去后他們一定要勤練輕功,至少下次打架的時候不至于被主子們甩下。

跟不上大小姐也就罷了,竟然連兩個少爺都跟不上,他們有何臉面回去見老爺太太?

薛凡和薛善對視一眼,也肯定了他們的身份,這是凌天門的人,可是……

凌天門不是一代只收一個徒弟嗎?上上任掌門破例收了三個,所以現任掌門打算突破極限收四個?

她就不怕再像上任掌門那樣師兄弟為爭掌門之位互相殘殺?

思慮一閃而過,倆人已經起身往海寇船上飛去,其他的事以后再想,現在先賺人頭再說。

顧云安和白自省配合,平平和樂樂則組成二人陣隊,安六都只能在一旁打醬油,插不進去。

沒辦法,若論默契,誰也跟不上倆人的節奏。

誰讓人家從在娘胎的時候就開始在一起,這默契培養的也是沒誰了。

海上作戰對海寇們來說占著地理,畢竟來的江湖人哪怕都會水,那也是比不上在海上討生活的海寇。

可架不住江湖人不按牌理出牌啊,大家在各自的船上打得好好的,你給我一下,我戳你一下,你撞我的船頭,我就碰你的船尾,結果現在你放棄了自己的船全跑到我們的船上來了,一上來就把人踹下水。

本來我們可以一人一刀把跳上來的人砍死的,結果這些江湖人卑鄙無恥,這邊人才跳上來,那邊就兩三條船圍住他們齊刷刷的從背后砍刀,有的更是直接跳進水里,趁著他們轉身之際給他們戳刀。

這哪里是俠士,分明比海寇還不如,太卑鄙了!

:。: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