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二十

不到中午,長福村便聚集了大量的江湖人士,還有三個官差。

他們是新縣令派來了解情況的,指望他們剿匪是不可能了,全縣衙的衙役加起來都沒二十個,怎么剿匪?

他們此次來帶著三個任務,一是安撫村民;二是勸說他們遷徙出去,長福村的地理位置不好,現在廣海衛死了許多人,很多村莊都空了,有的是地方安置他們;三則是向前來的江湖人傳達一個信息,縣衙已經準備好了錢,你們盡管殺寇,拿了人頭來就能換,不必擔心錢不夠。

平平和樂樂混在人群中聽衙役的宣傳,不由咋舌道:“縣衙怎么拿得出這么多錢?”

一旁的白自省道:“朝廷出了一些,廣海衛的地主商人也跟著出了一些,就連別的過路客商都捐了錢。”

“一個海寇五十兩,一千個也不過五萬兩銀子,這可比朝廷調兵遣將便宜多了,”安安在心里算了一筆賬,“如果我是兵部和戶部的尚書,我也愿意要江湖人殺寇。”

剿滅海寇跟陸地上的戰爭不一樣,海寇的規模小,且組織分散,各自為政,朝廷要剿寇需要付出許多人力物力財力,可能還收效甚微,但江湖人不一樣。

他們和海寇一樣靈活,出戰只要帶上自己的干糧和武器就行,連船只都能借用漁民的。

現在廣海衛的漁民可是很愿意載這些江湖人去找海寇,大多分文不取。

平平道:“現在消息只怕還未傳回到京城,所以縣衙拿出來的錢還是上頭撥的常例銀,一旦廣海衛的消息傳回京城,只怕戶部撥下來的銀子會更多。”

樂樂:“兵部也會想辦法促成此事的。”

“所以,”兄弟倆轉了轉眼珠子道:“我們是不是也能賺一筆?”

他們現在身上沒多少錢了。

安安就暗暗的瞪了他們一眼,低聲道:“說話小心點,周大伯就在不遠處呢。”

兄弟倆脊背一緊,連忙站直一臉認真的看向衙役,目光卻偷偷的瞟向周老大。

周老大正在跟村長說話,并沒有留意到這邊的動靜,自然也不知道三個孩子暗地里的打算。

但白自省聽到了,他壓低了聲音問,“你們要甩開周大叔,偷偷走嗎?”

安安輕咳一聲,小聲道:“周大伯是我爹娘派來監督我們的,不是我們姐弟的人,所以有些事不能讓他知道。”

白自省猶豫道:“他不讓你們做的事應該是為了你們的安全著想,瞞著他不太好吧?”

“我們已經長大了,可大人們總覺得我們還是孩子,各種阻撓我們做事,”安安沖他眨眼,“難道你就沒有過這方面的苦惱嗎,大人們總是把我們當小孩看,覺得這也危險,那也危險,這也不許我們做,那也不許我們插手。”

白自省若有所思,抿著嘴不再說話。

安安就低聲道:“白大哥,到時候我們一起走吧,也好有個伴兒。”

白自省眼睛一亮,高興的點頭。他很喜歡安安的“一起”,他們三姐弟是他交的第一個朋友,昨天相處得很愉快,他還不舍得跟他們分開。

村長召集村民們開會,下午就拿定了主意,“我們打算全村遷徙,跟著官差們走。”

村長帶著村民們跪下給顧云安等磕頭,安安連忙上前扶起他,“您不必這樣。”

“姑娘義薄云天,救了我們一村老小,這個頭我們該磕,諸位也受得起。”村長含淚道:“這一走只怕再難回來,以后只怕也很難再見到姑娘和少俠們了,待我們安定下來會給諸位俠士立長生牌位,每日三炷香供奉,只希望上天保佑恩人們健康長壽。”

故土難離,要不是逼不得已,誰也不愿意離開家鄉。哪怕長福村土地貧瘠,海岸也不好。外面再好也沒有自己的故鄉好啊。

可是這塊地方讓海寇惦記上了,誰知道他們還會不會回來?

沒了這些俠士幫忙,那些海寇再來,他們就只有等死的份兒。就算他們在這里暫時震懾住那些海寇,但除非能把海寇殺光,不然以他們記仇和愛報復的性格,他們一定會回來找他們報復的。

長福村太偏僻,一旦被海寇侵襲連呼救都不行。

而且這次村中重傷的人不少,他們需要大夫和藥,這些都得出長福村才有。

村長已經決定帶著村民們搬遷,新縣令讓衙役帶來了三個地方供他們選擇落戶,那三個地方他們都認識,地理環境的確要比長福村好得多。

現在的長福村要丟下了,而這些江湖人要剿寇也會留在這里,肯定要用到村里的房子。

村長決定把自家的房子交給安安他們,并給他們留下一些糧食和肉類。報答恩情的話他不敢說,但希望能夠替他們盡一些心意。

安安他們還想著跟這些江湖人去殺海寇呢,自然欣然接受。

周老大則想著他們反正也要回廣海衛,就答應衙役和村長幫忙帶一些傷員,順便護送村民們一起往廣海衛走。

安排好事情,周老大就來通知三姐弟,“大小姐,我們明天一早就走,留半天時間給村民們收拾東西。”

“好,周大伯一路順風。”安安祝愿道。

周老大眨眨眼,“我一路順風?大小姐,你們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安安輕咳一聲,左看右望就是不看周老大,“周大伯,您還有事要做不如先回城,我和弟弟們跟白大哥再四處逛逛,我們是出來歷練的嘛,總要多見識一些東西。”

“見識東西要去海寇窩里見識嗎?”周老大臉色難看,瞪眼道:“來之前你們不是說過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嗎?現在是要說話不算話?”

“君子是不立于危墻之下,可如果我們已經不想當君子了呢?”平平探頭過來道:“周大伯,昨天之前我們覺得我們應該做君子,但昨天之后我覺得做俠士也不錯。”

樂樂狠狠地點頭,“昨天我們已經站在危墻之下,做不成君子了,所以我們去做俠士吧,好歹做成了一項。”

周老大臉都青了,“你們就是想去玩,別給我找這些亂七八糟我聽不懂的借口。”

安安調皮的道:“要不周大伯寫信回去問問我爹,看他愿不愿意看我們成為俠士?”

“信到京城再回來起碼要二十天,這二十天你們會聽我的話好好的在城里等著嗎?”

“天啊,周大伯你怎么能有這種可怕的想法,”平平夸張的瞪眼道:“我娘說了,浪費時間就是在浪費生命,你讓我們呆在城里等消息可是要浪費我們二十天的生命,三個人就是六十天的生命,你知道兩個月的生命能做多少事情嗎?”

樂樂嚴肅的接口道:“只要你敢想,就能做無盡的事,史上多少大事都是一瞬間發生的。說不定歷史就因為我們早死六十天而發生巨大的,不可挽回的事。”

安安義正言辭的道:“所以我們不能讓周大伯成為歷史的罪人。”

周老大直接陣亡,一旁的白自省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世界的一道大門在他面前緩緩的打開,原來可以跟長輩這么爭取嗎?

三姐弟完勝,高興的互相擊掌后拽著白自省就走,“我們去村長家看看,我聽那些江湖人的意思他們要在這里住不短時間呢,所以我們得好好的布置布置。”

秦伍四人默默地拎著行李跟在四人身后,算了,這一次殺寇讓小主子們都有些改變,昨天晚上三人可都不同程度的做了噩夢,畢竟是第一次直面生死,第一次殺人,心境肯定會變化。

這種時候順著他們比逆著他們要好。

第二天周老大滿腹擔憂的叮囑秦伍四人道:“你們一定要寸步不離的跟著他們,三個小主子,可一個都不能少。刀劍無眼,上了戰場要十二分的小心,還要提防后背,這些江湖人你們都不知底細,可別沒心沒肺的別人說什么你們就信什么……”

秦伍安靜的聽著,安六則抱了胳膊靠在一邊,閉著眼睛養神,也不知有沒有在聽。

侯二垂著頭站在一旁也不知在想什么,鐘大郎聽了一會兒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他道:“行了,我們都不是小孩了,而且我可是闖過江湖的。再不濟還有侯二和安六呢,有他們二人在,誰能暗算小主子們去。”

周老大揉著額頭道:“可我就是害怕呀,秦顧兩家的孩子可都在這里了,要是出事……”

想到顧景云和秦信芳,他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伸手握住鐘大郎和秦伍懇切的道:“小主子們就拜托你們了,你們可得多長幾個心眼啊。”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寸步不離的跟著的。”鐘大郎推著他往外走,“快走吧,別讓官差和村民們等急了。”

安安等人高興的送走周老大,轉身就鉆進江湖人中,聽著他們制定剿寇計劃。

嗯,他們的剿寇計劃很簡單,巳時出發,根據村民們提供的海圖去找海寇,找到了就殺,找不到酉時就回來,明天繼續去找。

單獨殺的海寇屬于自己的,合作殺的則平均分配,誰也不準窩里橫。

規矩說完,大家一哄而散,紛紛去準備自己的干糧和擦拭武器去了。

三姐弟都有些呆滯,白自省轉身見他們沒跟上就疑惑的問道:“還有什么問題嗎,我們也快去準備吧。”

三姐弟驚呆了,“這就完了?不是應該先派出斥候查探,將路線與敵情查探清楚,然后再制定作戰計劃嗎?”

白自省撓了撓腦袋道:“你說的是軍隊行軍打仗的章程,我們又不是軍隊,就算你制定了他們也不會聽的。”

白自省說到這里一頓,小聲道:“除非武林盟主出面,不過就算他出面也只能提議,很難像軍隊那樣直接命令江湖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