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十五

周老大為了勸他們準備了一肚子的話要說,結果他才開了一個頭,平平就點頭道:“周大伯放心,我們明白的,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

樂樂:“而我們都自認為是君子。”

安安:“這么危險,那些海寇又都是亡命之徒,我們就在廣海衛就好,不會跑出海去找海寇拼命的。”

想了兩個晚上,跟兄弟們搜腸刮肚想出來的勸告之語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憋死在肚子里了。

周老大覺得胸中好似憋了一口氣一樣難受,他控訴的看著三姐弟,你們難道就不能等他勸完了再點頭答應嗎?

三姐弟已經愉快的去商量賑濟的事了。

從肇慶到廣海衛不遠,一行人第二天一早出發,第三天中午便能趕到。

廣海衛只是個小縣城,但因為有水軍駐扎在此,它被定為中縣。因為臨海,且有個天然的港口在,就算此地田地較少,土地貧瘠,這里的百姓也還過得不錯。

但現在整個縣城一片鎬素,縣城里的青石板,墻壁上還殘留有血跡,因為時日久了,血跡呈現出黑紅色。

海寇攻打縣城時,徐將軍和廣海衛的陶縣令只來得及打開另一側的城門讓百姓自行出逃,但因為時間太短,愿意出逃且能逃出去的人太少了。

而徐階和陶縣令全在守城中戰死,而海寇入城后率先清洗的就是徐府和縣衙。徐階只有一在軍中的兒子僥幸活下,而陶縣令一家比較幸運,打開城門時,他的母親帶著家中的孩子都跟著人群往外撤,只有他的妻子和父親留下跟他同進退。

雖然母老子弱,好在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都活下來了。

如今,廣海衛從上到下都沉浸在悲傷的氣氛中,家家戶戶都在辦喪事,從京城緊急趕來的縣令正在緊急救災。

但朝堂調來的兵還在趕來的路上,海寇隨時有可能卷土重來,他根本留不住人。

而且,附近鄉村皆被劫掠一空,需要救濟的災民太多太多了,就算有附近縣城幫忙,廣海衛要恢復也很難。

如果說物資還能夠想辦法,或從其他地方調,或是從客商手里買,那么失去親人和家的悲傷就不是他們想辦法就能平復的。

所以哪怕事情已經過去二十來天,三姐弟一進城還是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氛。

看著十室九空的廣海衛,一臉麻木如同游魂般的百姓,三姐弟都不由板起小臉,從馬上下來慢慢的往里走。

周老大也不由嚴肅起來,嘆息道:“時間是創傷最好的良藥,只希望他們能夠盡快恢復。”

安安三人都緊抿著嘴角沒說話,他們都還小,沒有經歷過生死,還是第一次直面這樣的慘烈和悲傷。

秦伍廢了好大的勁兒才在廣海衛中找到一家仍然在開張的客棧,住進后發現東家也在辦喪事,所以除了主房他們什么東西都不提供。

但廚房和大堂都隨便他們用,東家腰上系著白布帶他們去上房,隨意的指了幾個房間道:“諾,隨便住。”

周老大忙掏出一角銀子塞他手里,問道:“我們在來的路上見很多江湖人和客商往這邊走,他們不在廣海衛嗎?”

掌柜這才抬頭看他們,目光在鐘大郎他們的武器上滑過,臉色微緩,“他們不在廣海衛,而是在離廣海衛二十八里處的灘涂上,那是官軍設立的防線,江湖人去那里殺海寇,客商則是去那里做生意。廣海衛沒多少人了,那些客商帶來了東西也賣不出去,而我們最需要的糧食和藥材又太高,除非賣地賣房,不然哪來的錢買這些東西?”

“可就算把這些賣了也沒多少錢,現在廣海衛的田地及房屋都不值錢,”東家悲傷的道:“我們也就只能靠朝廷的賑濟度日,不餓死就已經很好了。”

說罷唉聲嘆氣的離開。

三姐弟對視一眼,安安低聲道:“明天去找縣令談一談賑濟的事吧,我們帶來的東西不多,但也能幫不少人。”

平平和樂樂完全沒意見。

賑濟也不是擺個臺子就行的,他們希望這點物資能夠用在最需要的人上,而最了解災民情況的必是廣海衛縣衙。

好在新縣令官品還不錯,凡是送來的物資他都交代了下去,切實發到了災民手中。

這個關節上,他可不敢犯禁,別說朝廷,就是留在廣海衛的江湖人就能把他給宰了。

縣令很不想和這些匪氣十足的江湖人合作,可外面海上盤踞著上千的海寇,隨時可能卷土重來,而朝廷派的兵還沒到位,他和廣海衛的百姓實在是很需要他們的武力保護。

見來送物資的姐弟三人都一身貴氣,他很高興的接待了他們,他可不覺得這姐弟三人是江湖人,從氣質上就能看出不是。

見縣令能夠把物資安排好,安安便放心的將東西交給他,然后帶著弟弟們出城去。

不能去危險的灘涂和海上,但他們還是想多了解一些海寇,以便將來做研究。

廣海衛的氣氛太壓抑,他們沒敢找這里的居民問海寇所用的武器,作戰方式和紀律等,只能去外面找。

從縣里那里知道長福村的受災情況比較輕,所以他們決定去那邊看看,或許那里的氣氛會好些。

于是一群人出了城便往東北方向去,走出三十里左右便隱約看見一個小漁村,幾人相視一笑,便要打馬上去,突然平平驚奇的“咦”了一聲,問道:“現在不是才申時嗎,不靠午也不靠晚的,怎么這時候生火燒飯?”

周老大升起脖子望去,果然見長福村里升起一股股濃煙,他眉目一凜,握緊了韁繩道:“不對,這不是生火做飯,是有人縱火!”

樂樂瞪眼,“難道是海寇?”

安安:“他們卷土重來了?”

話音才落,三姐弟已經一踢馬肚急射而出,快速的往長福村去。

周老大伸手要攔已經攔不住,他只能一邊揚鞭去追一邊道:“大小姐,大少爺,二少爺,你們不是說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嗎,你們是要當君子的,我們還是先回去搬救兵,讓官府來處理吧。”

樂樂:“等你回去搬救兵人早被殺光了!”

平平:“我們是君子,但君子也不能見死不救,還是先救人再離開危墻吧。”

安安:“有這說話的功夫還不快點跑……”

一行人快馬加鞭的往長福村趕,才到村口就聽到里面男子的怒吼聲和女子的尖叫聲,孩童的哭喊聲和老人悲泣的哭聲。

平平已經快速的掃了一眼長福村的地形,加上來前做的功課,他快速的從姐姐手里接過指揮權,命令道:“鐘大郎帶著秦伍去后村,盡量將村民疏導出去,侯二和安六從側面入村,從海寇手中救人,讓村民就近躲藏,周大伯,你帶著他們從正面沖進去,我們從另一側面入……”

周老大聽說他們做主攻,而安安三姐弟從側面入便松了一口氣,想也不想就應下,在鐘大郎他們離開后也快馬離開。

待跑到一半才回過神來,不對呀,他們的主要任務是保護三姐弟,這一下把他們都調光了,那誰來保護他們?

可是他才回了一下頭就發現三姐弟早打馬走遠,已經從側面摸上村莊了。

周老大咬咬牙,算了,那他們就從正面吸引火力好了,希望能夠把海寇都吸引過來。

三姐弟已經摸上了村側,三人躍下馬背,悄無聲息的運起輕功飄進村里。

安安的功夫且不說,平平和樂樂的功夫可不怎么樣,也就輕功還算出彩,所以三人從一開始便定了他們的主要任務——偷襲。

只有這樣靈活的戰術才能配得起他們靈巧的身姿。

才從山坡上飄下,迎面就看見兩個海寇正哈哈大笑的將一小媳婦壓在草垛上,安安靈巧的落在他們身后,手刀狠狠地往他脖子上一砍就將人砍暈,另一人立時哇哇大叫起來,嘰里呱啦說著他們聽不懂的話,轉身就要拿他的刀,才一轉頭就被樂樂一塊大石頭砸在頭上,直接給砸暈過去。

樂樂看他滿腦袋血,嚇得往后一跳。

被壓著的小媳婦尖叫著跳起來,平平正在點她穴道和安慰她之間猶豫,就見那小媳婦一邊“啊啊”大叫著,一邊跳起來抓住地上的大刀“噗”一聲扎進海寇的肚子里。

海寇生生的疼醒,睜開眼睛看見小媳婦,不由眼睛瞪得老大。

看見海寇醒來,小媳婦受驚,更是哇哇大叫,手卻更狠,一般尖叫著一邊“噗噗”的往他身上扎刀。

醒過來的海寇一聲都來不及發就被活活扎死了。

三姐弟還是第一次看到死得這么慘烈的人,一時嚇得臉色發白,齊齊往后退了一步。

小媳婦顯然也被嚇到了,她握著刀的手抖了抖,但還是沒扔掉刀。她木木的扭頭看向一旁被安安打暈在地的海寇,想也不想上前對準他的心口就是一刀。

安安臉色發白,但還是咽了口水對小媳婦豎起大拇指,欽佩道:“干得好!”

平平和樂樂也覺得她夠烈性,然而他們還是怕。倆人不忍的將頭扭到一邊,正好看到草垛不遠處有幾根手臂粗的木棍,兄弟倆忙上前撿起來拿在手里,心里總算是踏實了一些。

他們覺得木棍可能比較符合他們的氣質和身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