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十四

“姐,前面五里處有家客棧,”樂樂跑在哥哥前面,率先跑回來稟告,“太陽快下山了,我們今天晚上就在這里休息吧。”

安安抬頭看了眼天邊的夕陽,點了點頭。

客棧里已經住了不少人,只余下兩個房間,姐弟三人一間,四個護衛一間。

幾人沒想到野外的客棧也有這么多人,不由好奇的左右張望。除了些許客商,竟然大部分是帶著武器的江湖人。

姐弟三人好奇的看著別人,殊不知他們也被人悄悄打量著。這個時候廣海衛一帶正亂著,連帶著肇慶等地也受了影響,那里的人正往外逃,很少人會往那里走。

更何況,這姐弟三人穿著不凡,氣質也不俗,只帶了四個下人,也不像是來做生意的。

而如今除了商人就只有他們這些江湖人和朝廷的人會去,不是商人,難不成還是他們江湖中人?

總不可能是朝廷的人吧,一個女娃,兩個小少年,他們當官的都講究啥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誰家當官的那么傻缺,這時候讓孩子往這邊跑?

“再下去就是肇慶了,”平平道:“爹和娘肯定留了人在那里。”

“那我們就去找他們唄,”樂樂歡喜的道:“正好省了我們打聽消息的功夫。”

“放心,我們進城后他們自然會來找我們的,”安安坐在倆人的對面,緊盯著他們道:“現在的關鍵是進城后你們想干嘛?”

平平和樂樂撓了撓腦袋道:“也沒想干什么,就是聽說廣海衛幾乎被屠城,我們想著能幫一點是一點。”

他們其實就是想去看看。

安安聞言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怕兩個弟弟不知天高地厚要跑去殺敵呢,知道是在后方救人她就放松多了。

“正好爹娘寄了錢來,到了肇慶我們就買些藥材和糧食,廣海衛被劫掠一空,這些東西都缺。”

姐弟三人往年也沒少參加書院的救災行動,對這些事并不陌生,很快就將可以調用的銀子拿出來,決定到了肇慶就換成物資。

第二天一早,他們一出客棧門就跟一群江湖人碰上,兩個少年一個少年混在一群拿刀帶劍的江湖人中特別顯眼。

一個絡腮胡子的壯漢掃了一眼他們身后的四個護衛,不由笑問,“小孩,你們是道上的人,還是上面的人?”

安安眨眨眼道:“我娘不讓我們報師門的名號,說我們年紀還小,功夫學不到家,這次出來只為長長見識。若是報了師門的名號,只怕給師門丟人。”

大家一聽便知他們是江湖人了,立時哈哈一笑,對他們親近了許多,“原來是后輩,你們娘擔心的也不錯,我們江湖中人還是應該依靠自己闖蕩出來的名氣才行。”

旁邊一個身材修才,氣質溫柔的婦人就笑道:“我猜你們一定是偷偷跑來的,不然你們爹娘哪里放心讓你們來這里?”

“是啊,這姑娘還罷,這兩位少俠的年紀卻有些小。”

平平和樂樂還是頭一次聽人喊自己少俠,激動得臉都紅了,連聲道:“不小了,不小了,我娘跟我們這么大的時候也已經出門跑江湖了。”

眾人聽了一笑,“那必定是跟在長輩身邊吧,不然誰家舍得這么小就把孩子往外攆?”

“沒有長輩,只有我爹,我師公那會兒出不了遠門。”

眾人心思百轉,再次將三人的身份縮減范圍,娘十一二歲就出門闖江湖,跟著師兄一起,還嫁給師兄的……

雖然不能報師門名號,但名字還是要互通的,當然,名字的真假大家是不會去追究的。

不過三姐弟想著他們的名字在江湖上肯定無人知道,所以一點兒也不避諱,直接報了真名。

但一群江湖人堅定的認為他們報的是假名,而且這假名也太不走心了。

都說了是親生的三姐弟,結果還有一個不同姓,簡直是……太不走心了。

不少前輩都搖頭,現在的后輩啊,闖蕩江湖都不經心了,這樣粗心大意,以后有的是虧吃。

簡單互相介紹了一下,大家就開始騎馬上路了,因為都是江湖人,目的地又相同,便相約同行。

騎在馬上大家不好說話,因為一張嘴就能灌一嘴的灰塵和沙子,等中途休息的時候大家卻會互相交流,胡天海底的侃。

于是安安他們就知道這群江湖人去廣海衛的目的了。

他們是去發財的!

不過,就是發財,發海寇的財!

“西南,東南沿海一帶常有海寇,這邊的江湖人也沒少跟他們起沖突,但近幾十年來從未有過如此嚴重的事件,這次海寇也不知發什么瘋,竟然組織了上千人來攻城。在廣海衛和肇慶的江湖人都損失慘重,這次我們前來一是為了替同道們報仇,二就是為了懲惡揚善,將海寇趕出內陸,讓百姓安居樂業。”

樂樂抽了抽嘴,問道:“那第三呢?”

“咳咳,第三嘛,就是賺些路費,那些海盜身上的錢不少,殺了他們戰利品自然屬于我們。”絡腮胡子沖三孩子擠眉弄眼道:“我們這些江湖人也要吃飯喝水啊。”

三孩子一呆,顯然沒想過這個理由。不過一想也就明白過來,江湖有江湖的道,娘親說過,別看江湖瀟灑自由,貧困的可不少。

沒想到這些海盜倒是給他們了個賺錢的機遇。

絡腮胡子攛掇三個孩子,“你們要不要跟著我們去賺些零花錢?”

三孩子心動,“海寇不是已經退出廣海衛了嗎,你們上哪兒去找?”

“貓有貓道,我們自然有辦法知道,你們只管說去不去吧。”

一旁的美婦人就隨手撿起一塊石頭扔過來,被絡腮胡子一把抓住,“你亂攛掇什么,要是孩子們出了事,小心他們爹娘來找你麻煩。”

美婦人罵完絡腮胡子就對三孩子笑道:“你們別聽他胡說,好好的去肇慶呆著,別往海邊湊,你們還小呢,再長幾年,等功夫再學精些再說。”

安安他們三人相視一眼,乖巧的應了。

一行人快速的往肇慶去,進了肇慶,絡腮胡子們停也不停徑直過肇慶往廣海衛去,而安安他們則在肇慶停下。

肇慶如今戒嚴,出入都很嚴格,那些江湖人似乎有些門路,進城時只拿出一個文書就順利通過,安安跟著他們也很快進城,進城時他們回頭去看,見進城的人寥寥,出城的隊伍卻排了老長,看來就算海寇已經退走,離開的人也不少。

肇慶的人往外逃,但廣海衛一帶的人卻在往肇慶擠,拖家帶口,幾乎家家戴孝,大家神情麻木的排隊進城。

三姐弟看了不忍,“肇慶尚且如此,廣海衛一帶只怕更慘。”

“先找家客棧休息,等爹娘留下的人找上來再說。”安安道:“趁著這功夫準備好糧食和藥材,待得了廣海衛的消息再走。”

秦伍立即去找客棧,訂房間,打聽附近的美食,將三位小主子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三姐弟舒舒服服的洗了個熱水澡,便帶了錢和秦伍鐘大郎去買物資,留下安六和侯二去收集消息。

因為沿海一帶遭海寇,受損嚴重,連帶著肇慶的物價也飛快上漲,糧食和藥材漲得最多。

三姐弟拿出來的那些錢根本買不了多少東西,三人咬咬牙,又從剩下的錢中拿出大半,總算是把預定的份額買齊。

但這樣一來,他們身上就不剩下多少錢了。

在自己省吃儉用和給父母寫信求助中猶豫了一下,三姐弟最后決定另辟蹊徑賺錢。

但這時候在這里,除了發難民財,那就只能跟那些江湖人一樣去殺海盜要錢了。

三人才回到客棧,侯二就上前道:“大小姐,少爺,周老大來了。”

“咦,爹娘派到肇慶的人是周大伯?”

“是,除了周老大,他幾個兄弟也都來了。”侯二低聲道:“他們這段時間也買了些物資,想要把東西送到廣海衛去。”

“白送?”

侯二輕咳一聲道:“是,就當是為他們家孩子祈福。”

三姐弟高興起來,“那我們要跟周大伯一起走嗎?”

“老爺交代他們收集了不少的消息,他們來此也有一段時間了,大小姐和少爺們要是愿意跟他們走自然好。”

周老大看見安安三姐弟連忙起身行禮,雖然名義上他們和顧家是合作關系,但實際上他們都要依靠顧景云和黎寶璐,所以對安安三姐弟很是恭敬。

三姐弟也知道周老大和秦伍等人不一樣,對他也很尊敬,雙方見過禮便單刀直入的說起肇慶和廣海衛的信息。

周老大更是直接問道:“大小姐大少爺和二少爺是想去廣海衛?是去救災,還是也摻和進剿滅海寇的事中?”

安安問:“我們在來的路上碰到一伙兒江湖人,他們說可以到沿海殺敵,海寇不是一直成群結隊活動嗎,他們竟能圍剿海寇?”

“海寇也有分散的時候,”周老大解釋道:“他們才做了這么一大筆生意,等這段風聲過去自然會上岸,就算不上岸,那些江湖人也自有門路。殺了海寇除了他們身上的東西,拿了憑證和耳朵到衙門還能領賞,所以最近有不少江湖人往廣海衛跑,殺一個海寇就能賺一筆,再不濟也算為民除害,在江湖上立一番功勞。”

江湖有江湖的規矩,俠之義是首要,而在江湖中江湖人要揚名要么做惡事成魔,要么就是做好事成俠,而這次無疑是他們的一個機會,哪怕是不能賺錢,他們也會來的。

但他并不贊同顧云安等人也跟著去,海寇可都是亡命之徒,哪怕他們從小習武年紀也很小,他可不希望帶著他們去冒險。

秦顧兩家的孩子都在這里,一旦出事他也落不得好。

:。: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